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五十四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五十四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大家别走错了哦!

  越南帮的人的确来了,三辆破旧的二手面包车。

  离好远,东心雷已用望远镜看得清清楚楚,三辆汽车的外型与灵敏的描述一模一样,他打个响指,对下面人沉声说道:“点子来了,大家准备!”

  他话音刚落,树林里“喀嚓”声响起一片,人们纷纷把手中的枪拉上膛,打开保险,又是紧张又是兴奋地紧盯道路尽头的方向。

  同一时间,等越南帮的汽车进入预先设定的路段后,北洪门分别在道路两端设下路障,所有的机动车辆及行人,只管出,不许进,如此一来,长达三公里左右的路段成为真空地带,路中空荡荡,静悄悄,别说行人和车辆,鬼影子都看不到一个。

  三辆面包车接近东心雷等人埋伏地点时,似乎也感觉到不对劲,大白天的,公路位置又不是偏僻地带,路上怎么可能连一个人都看不到呢?

  汽车速度减缓,车里的人也在小心观察周围的情况。

  “老雷,动手吗?”任长风见三辆面包车越来越近,有些沉不住气,右手紧紧握住刀把,转头小声问道。

  东心雷可算是将才,在北洪门内是不可多得的文武全才。他微微摇了摇头,冷静道:“等他们再靠近一点的。”

  任长风深吸一口气,没有再说话,但握住刀把的手却抓得更紧了。

  虽然已方埋伏在先,但越南人的凶狠是有目共睹的,那个人体炸弹到现在都让任长风心有余悸,对付不要命的人,谁都没有十足的把握。

  任长风紧张,东心雷又何尝不是,他表面平静,心早已提到嗓子眼,嘭嘭嘭跳得厉害。在枪战中,再高的武艺都是没用的,一颗毫不起眼的流弹就可能人毙命,想生存下来,除了经验和超群的反应,最主要还是看运气。

  北洪门这百余人大多都穿了防弹衣,一各个看起来身材臃肿,匍匐在树林的草地中,屏住呼吸,看着路上的三辆面包车,两眼瞪得溜圆。

  当面包车开到距离东心雷等人不足五米的距离时,他大喝一声:“开火!”

  顿时间,树林中的枪声响起一片,如同爆豆一般,分不清个数。只是瞬间,第一辆面包车被打成了马蜂窝,车体上都是黑窟窿,门缝中滴滴答答流出血水。

  “杀啊!”两名北洪门弟子一手拎枪,一手握着手雷,向面包车冲去。

  刚到近前,从破碎的车窗里伸出一支枪口,哒哒哒,一排子弹喷射出来。

  那两名北洪门弟子的冲杀声变成惨叫,颓然倒地,其中一人胸前的防弹衣被子弹打穿,鲜血汩汩冒出,躺在地上,撕声裂肺的嚎叫,另一人更惨,子弹正中脑门,半个头盖骨被掀掉,当场就没了呼吸。

  东心雷看得真切,他经验丰富,立刻把对方使用的枪认出来,他叫道:“对方手里有AK,大家小心!”

  AK的安全性或许不是很高,经常出现卡壳,但威力绝对是超强的,在如此近的距离,防弹衣根本挡不住AK射出的子弹。

  东心雷刚喊完,第二辆、第三辆轿车车门一拉,从里面跳出五个皮肤黝黑的汉子,手里都端着AK,其中四人躲藏在车后向树林还击,另外一人边躲子弹边向第一辆面包车蹭。

  东心雷冷哼一声,向后面退了退,躲藏在一棵老树后,伏在地上,架起事先准备好的狙击枪。

  对方那人已到了第一辆面包车车后,由于有车体阻挡,从东心雷这边看不到他的准确益,但通过准镜,能看到对方的双脚。

  “嘭!”东心雷果断地扣去板机,那人惊叫一声,摔在地上。

  透过车底,那人也看到树林暗中的东心雷和那黑洞洞的狙击枪枪口。

  他仰面躺着,咬紧牙关,强忍住痛,侧头想要还击。嘭!又是狙击枪特有的闷响声,子弹精准地打在那人拿枪的手腕上,手掌不自然地弯下去,腕骨已被子弹打碎。这人又是一声痛叫,利用瞄准镜,东心雷清楚看到对方扭曲的脸,还有那双布满死灰色的双眼。

  那人似乎已经绝望,但东心雷却没有再开枪。

  看到同伴受伤,四个正还击的越南人又有一个飞速跑过来,想把受伤的同伴拉走,可是刚到近前,突然脚下一软,身体不受控制的倒下去,低头一看,脚脖子上出现两个血窟窿。

  接连倒下去两人,越南人变得更加疯狂,手中的AK象火龙一般,盲目的将子弹一梭梭打进密林之中。

  越南人向来关于打丛林从一而终战,可此时被人家偷袭,他们也想不出更多办法。

  他们疯狂的还击对北洪门造成一定伤害,有数人被流弹击中,庆幸的是都非致命伤。

  时间不长,三个越南人把口袋中的弹夹全部用光,但却没有逃跑的意思,而是从腰间拔出军刺。

  这种军刺呈三角形,不适合砍劈,但是要被其刺中,所造成的伤害是惊人的,伤口极难愈合,如果得不到急救,人很容易会失血过多而亡。

  见对面没了枪声,东心雷和任长风皆意识到对方没有子弹了,带北洪门众弟子从树林中走出来。

  此时的三辆面包车已惨不忍睹,密密麻麻的弹坑让原本白色的车身几乎变成半透明状。

  东心雷先没理那三个手拿军刺、满脸狰狞的越南人,而是向身旁的手下一甩头,示意他们先去查看车里的情况。

  几名北洪门北子端着枪,小心翼翼地接近面包车,先用头晃了一下,见里面毫无动静,这才壮着胆子探头查看。

  等他们看完之后,面色不约而同的变得惨白,有两人转回身,看了东心雷一眼,嘴角动了动,话没说出来,蹲在地上大吐起来。

  三辆面包车里的情况用人间地狱来形容也并不过分。

  里面横七竖八都是尸体,三辆车加一起,尸体不下十五具之多,而且每具尸体上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窟窿,身子冒着青烟,十五个人,几乎快被密集的子弹打熟,散发出硝烟夹杂着焦臭的气味。他们有被北洪门第一波偷袭打死的,也有受伤没来得及爬出去,让后续的戟打死的,死状奇惨,让人看后,不寒而栗。

  东心雷不用看也差不多猜到车里的情况,暗中摇头,叹了口气,他举目对那三个越南人说道:“你们还是放下武器吧!”

  没有人答话,三个越南人,目光凶狠地瞪着东心雷,眼睛几乎快要喷出火来。

  “我想,他们是不会放下枪的!”任长风慢悠悠拔出唐刀。

  东心雷停顿片刻,又说道:“放下武器,我或许还能给你们一条生路。”

  “啊——”三个载南人根本没领会东心雷的好意,或者没有听懂他的话,挥舞着军刺,向东心雷直冲过来。三人都在刚才的交战中挂了彩,浑身是血,两眼通红,张着血盆大口,样子好似从地狱里外出的魔鬼,好不吓人。

  没等东心雷出手,旁边的任长风提刀迎了上去。

  论枪战,任长风难有作为,但要是打起近战,那绝对是他的天下。

  他身子如同泥鳅,在那三个越南人之间的缝隙中与其擦肩而过,只见空中闪过几道寒芒,接下来,世界沉寂了。三个越南人的嗓子好象被什么东西堵住,再也发不出任何声响。

  三刀。快如闪电又毒如蛇蝎的三刀,刁钻诡异又让人预想不到的三刀,将三个越南人的喉咙硬生生切开。

  刀上没有粘一滴血,任长风仍习惯性地甩了甩唐九,将其缓缓收回到刀鞘中。

  嘶!嘶!嘶!他的身后,喷出三道血泉,猩红的血浆在空中形成一团漂亮的血雾。

  三个越南人倒了下去,六只眼睛瞪得又圆又大,即使到死,他们也没有看出任长风是如何出刀的。

  东心雷对任长风的刀法太了解了,两人在一起也没有切磋过,但看到这里,心中实在忍不住喝了一声彩,暗叹不如。

  他揉了揉下巴,看着地上的尸体喃喃道:“这样杀了他们,太可惜了。”他说的可惜,不知道是因为任长风没有留下活口,还是因为他佩服对方是条汉子。

  任长风向第一辆面包车车后弩弩嘴,笑道:“那里还有两个命大没死的。”

  他说的这两个是没有死,但此时却比死还难受。二人的双脚双手都被东心雷用狙击枪打断,碎裂的骨头想接上已然是不可能,而且两人的嘴巴还被北洪门的弟子用力捏住,有了上回的教训,生怕这两人也选择自杀。

  这两人手脚不能动,连自杀的机会都没有,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嚎叫。

  “越南狗!”任长风巡视三辆面包车,冷酷地看着里面红血的尸体,幽幽冷笑,好象里面死的不是人,而是畜生一般。

  东心雷开始让人打扫战场,长时间的封路是不可能的,这里必须得在短时间内清理干净。同时,他又派人将伤亡的兄弟送到医院。

  此次偷袭,北洪门有两人死亡,十人受伤。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