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四十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四十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大家别走错了哦!

  “死不了!”谢文东咧嘴,吐口吐沫,可是,这口吐沫里却全是血丝。

  如果没有黑带从给他的防弹背心保护,这颗子弹足可以把他的后腰打穿。

  谢文东缓了好一会,感觉好受了一点,后腰依然疼痛欲裂,但和刚才比起来,强多了。

  他探头向树林外瞧了瞧,那中年人依然高举着双手站在汽车旁,但脚下的地面湿了好大一滩,显然,是被吓尿了裤子。

  仿佛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大汉心有余悸地长长吐出口气。

  谢文东低头看看他的伤腿,问道:“你的伤怎么样?”

  这大汉骨头硬得很,看着血淋淋的小腿,笑道:“东哥,没事!子弹没伤到骨头,只是把腿肚子打穿了。”说着,他顿了一下,问道:“东哥,杀手会追过来吗?”

  谢文东双眼眯缝着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不过,这边树林不小,杂草又多,即使真追过来,我们也不怕!”

  听他这么一说,大汉信心十足地晃了晃手中的枪,冷笑道:“东哥说的对!如果他们敢来,我就让他们来得回不得!”

  谢文东笑了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北洪门的弟子众多,谢文东不可能记住每一个人的名字。

  大汉神色一正,恭敬地回答道:“东哥,我叫刘田!”

  “刘田!”谢文东轻声念了一遍他的名字,然后拍拍他的肩膀,道:“好样的。”

  不管这刘田的身手如何,但看他身中一枪而面不改色的气魄就够让人赞佩的。

  被谢文东夸奖,刘田有些手足无措,老脸一红,不好意思地说道:“东哥过奖了。”顿了一下,他又问道:“东哥,我们得想办法联系上总部……”

  谢文东一笑,摇摇手道:“不用了。”

  “啊?”刘田一愣,茫然地看着谢文东。

  “我们现在只管等就好。”谢文东靠着树身,仰面说道:“等警察或者交警。”

  虽然面对着神秘的杀手,而且受了伤,但谢文东的头脑依然十分冷静。出了交通事故,交警一定会到,就算他们没有及时赶来,那个受自己威胁的中年人也会把警察找来。警察一到,杀手即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再现身,所以,现在选择等待是最好的办法。

  刘田眨眨眼睛,没明白谢文东的意思,在这里等,不是坐以待毙吗?!

  杀手并没有出现,而中年人却跑回到自己的车上,发了疯似的将轿车全速开走。

  正如谢文东料想的那样,时间不长,警察到了。

  此处接近T市,属于T市管辖,赶来的也是T市警察。

  谢文东和低层警察关系不熟,但刘田恰恰相反,他探出头,观望在破废汽车周围调查的警察们,眼睛突的一亮,看到一个熟人。

  他大声叫道:“老李!”

  众警察闻声,纷纷寻音望去,看到探头探脑的刘田,几名警察纷纷把枪拔了出来。

  那叫老李的警察看清楚刘田的相貌,微微一怔,忙对其他的同事说道:“那是我朋友!”说完,皱着眉头走了过去。

  “老刘,你怎么跑到这里了?汽车和地上的尸体是怎么回事?”这警察是带队的队长,和刘田私下里的关系很熟,平时在一起没少喝过酒,也知道他是北洪门的人。

  刘田扶着树站起身,顾忌地向道路对面的草丛看了看,风吹草动,里面好象还隐藏着无数的杀手,刚刚死里逃生,他难免有草木皆兵的错觉,叹口气,说道:“老李,现在什么都不要问了,马上帮我准备一辆车,送东哥和我回T市!”

  “啊?你受伤了?”他站起身,警察才发现他的裤子上湿漉漉的,都是血。转目一瞧,在他身旁还有一个年轻人,相貌清秀,脸色苍白,看起来似曾相识,他说道:“好!我这就去叫救护车,不过……”他看着谢文东,疑问道:“这位是……?”

  不等刘田说话,谢文东先开口道:“我叫谢文东!”

  老天!警察眼前一阵眩晕。谢文东?!北洪门的老大,T市绝对的地下主宰者!他木然吞了口口水,两眼直直看向谢文东,好半晌回不过来神。

  谢文东头脑有些昏沉,刚才的撞车已让他身体受到不小的震荡,那颗打在后腰的子弹更是要命。他疲惫地说道:“麻烦你,快点找辆车来好吗,无论什么车!”

  “是……是!”警察身躯一挺,手臂抬了抬,差点给谢文东打个军礼。

  刘田不放心的又补充道:“记得,把车直接开到这里,不要停在路边。”

  “没问题!”警察答应一声,边向外走边让警察把警车开到树林旁边。

  他在旁一直看着谢文东和刘田上了警车,目送他们离开,方长长出了口气。

  一位和他关系不错的青年警察问道:“李队长,那是什么人?”

  “什么人?”警察脱下警帽,捋了捋头发,道:“那个岁数看起来很年轻的人,是谢文东。”

  “谢文东?哪个谢文东?”青年警察疑惑地问道。

  “靠!”警察白了他一眼,气道:“在T市,在中国,还有几个谢文东?当然是做北洪门老大的那个谢文东了,笨蛋!”

  “老……老天!”青年警察站在原地,傻了。

  刘田上了警车,本以为可以高枕无忧,哪知道噩梦才刚刚开始。

  开车的警察年岁不大,二十出头,满脸的稚嫩,谢文东不用问也能猜得出来,他是从警校刚刚毕业的。

  警察边开车边问道:“我先送你们去医院吗?”

  谢文东和刘田身上都有血迹,前者额头被子弹划出个口子,半张脸都快变成红色,而后者更惨,瘸着一条腿,裤腿已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刘田摇摇头,道:“不用!你先送我们到洪武大厦。”洪武大厦正是北洪门总部的大楼。

  警察哦了一声,用倒车镜看了看二人,笑呵呵地问道:“你们和李队长的关系很熟吗?”这警察并不知道谢文东和刘田的准确身份,只是看队长对二人的态度很客气,心里好奇。

  “有些交情!”谢文东没有说话,刘田随口应了一句。

  谢文东浑身上下的骨头没有一根不酸痛,特别是后腰,不时传来钻心的巨痛,虽然有防弹衣保护,但被子弹打中的滋味也同样不好受。不过谢文东的意志力极强,身上的伤痛丝毫没有表现在脸上,看起来和平时没两样,只是脸色苍白了一些。

  不知道为什么,身在警车里,他的心仍然跳得厉害,心绪翻江倒海一般,非常不舒服,有种无法言表的不好预感。

  刘田和警察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他则心烦意乱地往向车外,很多次凶险来临之前,他都有这样的反应。

  警车开进市区,刘田长长松了口气,对谢文东笑道:“东哥,看来我们安全了!”

  谢文东用手帕擦拭脸上的血污,眯着眼睛幽幽道:“希望如此。”

  刘田一愣,不知道东哥为什么这么说。

  这时,道路前方迎面开来一辆大货车,货车陈旧,车身哗啦啦直响,开在道路上,周围的小轿车都避得好远。

  刘田和开车的警察都没有注意它,但谢文东却心跳猛然加速,喝道:“小心!”

  警察没明白他的意思,半转回头问道:“小心什么?”刘田也疑惑不解地侧头看着谢文东。

  不等谢文东说话,那辆马上要和警车擦肩而过的大货车突然一转车头,对着警车直撞过来。

  警察此时再想躲避,已然来不及。

  几乎同一时间,谢文东大喝道:“跳车!”说着话,他拉开车门,纵身跳了出去。

  他这一跳,足足横着跳出一米开外,直接滚进路边的臭水沟里,落地后,又向前轱辘出十数米,身子才算稳住。

  他伏在地上,眼前金光闪闪,周围的景物天旋地转,大脑一片空白。

  突然,后面传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再看他刚才坐的那辆警车,翻着跟头飞到半空,破碎的零件碎块四溅,接着,警车大头朝下摔落,又是轰隆一声,尘土飞扬,警车落地,整个车身扭曲成了U型,血水顺着汽车的门缝中汩汩流出。

  好半晌,谢文东才明白过来,他坐在地上,看着支离破碎的警车,还有里面被积压变了形的两个人,他下意识地握紧拳头,狠狠垂了一下地面,刚才还和他并肩作战的好兄弟就这样永远离他而去,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而无能为力,跳车时留下的刮伤很痛,但和心里的痛楚比起来,已微不足道。

  那辆和警车相撞的货车也好不到哪去,前脸完全凹进去,车门脱落,只听哗啦一声,从驾驶室里滚出一人,身上被玻璃划出无数口子,神志不清地趴在地上,哇哇!连吐两口血。

  看到这人,谢文东双眼充血,眼睛红得几乎放出光来,他艰难地站起身,向那人踉踉跄跄走过去。

  短短十几米的距离,对于谢文东来说仿佛有十公里那么长,他头脑昏沉,耳朵嗡嗡直响,天地似乎都在以他为中心飞速地旋转。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