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一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一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李晓芸拿着厚厚的文件夹,刚从袁华的办公室出来,便看到迎面而来的谢文东,她微微一愣,随后面带微笑迎了上来,说道:文东,你来了。

  看到李晓芸,谢文东心情有些复杂,不过脸上没有表露出来,呵呵一笑,道:晓芸,你好!

  李晓芸闻言,心中苦涩,虽然谢文东对自己的态度很是客气,但是与以前比起来却显得疏远了许多。她点点头,牵强笑道:袁部长正在等你,快进去吧!

  好!谢文东应了一声,与李晓芸擦肩而过,刚要敲门,李晓芸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身问道:对了,文东,一会你有时间吗?我想单独和你聊聊。

  谢文东低头看了看手表,苦笑道:恐怕不行!一会我要去见费尔南多。

  李晓芸不放弃地问道:我和你一起去可以吗?

  谢文东无法再拒绝,毕竟李晓芸与费尔南多也算是老朋友了,她和费尔南多的关系甚至比自己还要熟。他点点头,淡笑道:好!

  得到谢文东的首肯,李晓芸这才心满意足地含笑走开了。

  敲了几下办公室的房门,谢文东推门而入。

  看到他,袁华哈哈而笑,略微欠了欠身,摆手道:文东,快坐!由于谢文东在安哥拉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袁华对他也不得不另眼相看,比之以前客气了许多。

  谢文东在袁华的对面坐下,不等他开口,袁华问道:你这次来北京是为了见安哥拉的总理费尔南多先生吧?

  “是的!”谢文东并不隐瞒,实际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他淡然的点点头。

  袁华说道:“你们会面的地方已经安排好了,在钓鱼台国宾馆,记住,费尔南多总理是中央的客人,说话时尽量客气一些,圆滑一些,不要得罪到人家。”

  谢文东笑了,中国是‘礼仪之邦’,尤其是上面人表现的更为明显,对外国人客客气气,对自己人却横眉冷对。他悠然说道:“费尔南多对中央来说是客人,但对我来说是朋友,仅此而已。”

  袁华愣了愣,深深看了一眼谢文东,阴沉着脸说道:“不要给我热出乱子,不然我会找你算帐的。”

  谢文东迎着袁华的目光,笑而未语。

  顿了一下,袁华侧身,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只礼品盒,放在办公桌上,向谢文东面前一推。谢文东一怔,疑问道:“这是什么?”“礼物!给你的。”袁华面无表情的说道:“你的订婚典礼我没有时间去,但不代表我不知道,这是送你的礼物。”

  唉!看着面前的礼盒,谢文东在心中叹了口气。袁华这人是典型的面冷心热,虽然他表面上对你可能是冷冰冰的,但心里却能为你着想,上次谢文东被情报科扣押,也多亏袁华从中周旋,及时将他救出来。此时看到袁华的礼物,令他想起订婚当日发生的一幕,想起现在仍躺在医院里的金蓉,谢文东心中可谓五味俱全,目光幽深,半响回不过神来。

  对于谢文东订婚典礼上发生的事情,袁华也是了解的。

  他站起身,绕过办公桌,走到谢文东身边,按按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叹道:“人生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难免会遇到些挫折,男人嘛,生下来就要学会两件事,一是坚强,二是咬紧牙关。再烦心的事,咬咬牙也就挺过去了。文东你未婚妻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

  谢文东,幽幽叹了口气,摇摇头,神色也随之黯然下来,不过很快,他脸上的阴霾消失,深吸口气,振作精神,说道:“袁部长,谢谢!”说着话,他将桌上的礼品盒拿起,在手中摇了摇,笑道:“总有一天,我会和蓉蓉一起来北京,感谢袁部长赠送的礼物。”

  看着信心十足的谢文东,袁华楞了一会呵呵笑了,暗赞一声好坚强的年轻人。他拍了拍谢文东的肩膀,说道:“去钓鱼台吧!别让安哥拉的总理等你太久。”

  “那好,袁部长,我先告辞了!”谢文东站起,转身向外走去。

  拉开房门,他身形顿住,转回偷,说道:“袁部长!”“什么?”袁华抬头看着他。

  “谢谢!”谢文东脸上带着真诚的笑容,深深点下头。

  不知道他这声谢谢是因为袁华的礼物还是因为他的话。袁华、楞了片刻,咧开大嘴笑了,坐回到椅子上,扬面说道:“你这小子,客气什么,快去吧!”

  袁华送的是一只古董音乐盒,虽然算不上十分名贵,但重点是他的这份心意。谢文东拿着袁华的礼盒,双手背于身后,笑眯眯地从办公室里走出来。

  慢步走出政治部的大楼,等在门口的李晓芸迎上前来,关心地问道:“这么快就谈完了!和袁部长都聊了些什么?”

  “没什么,只是谈谈家常而已。”谢文东笑道:“还有,袁部长警告我不要得罪费尔南多。”

  扑哧!李晓芸笑了,这倒象袁华的作风。这时,她突然看到谢文东手中的小礼盒,忙问道:这是谁送给你的?

  谢文东道:袁部长。

  哦?!李晓芸多少有些吃惊。在他印象中,袁华还从未送过别人礼物,无论是对上级还是对下级。袁华是军人出身,层参加过对越反击战,脾气又臭又硬,对送礼一直都十分不屑。

  感觉得出来,袁华对谢文东是另眼相看的,至少是比较重视和喜欢他的。

  钓鱼台。

  谢文东不是第一次来,但这回也仅仅是第二次。钓鱼台对他来讲不是福地,第一次到这里,之后就被逼出了国,这回是第二次,他不知道厄运是否还会光临自己。

  在钓鱼台国宾馆的豪华会客厅里,谢文东见到了费尔南多。后者还是老样子,身上穿着考究的西装,整整齐齐,一尘不染,皮肤还是象以前一样的黝黑发亮,在谢文东看来,无论给他穿上多少干净,高档的衣服,都显得很埋汰。

  两人亲热地握了握手,相互问候,随后费尔南多目光一转。看到谢文东身边的李晓芸,十分绅士地搭起她的手,在其手背上轻轻亲吻一下。

  费尔南多曾在英国读过大学,只是学会多少别人不知道,但绅士风度倒学会很多。

  相互谦让落座,谢文东笑问道:总理先生是第一次到中国来吧!

  费尔南多点点头,道:没错,是第一次。

  感觉怎么样?比我预想中的要好很多。

  两人闲聊了一会,谢文东首先把话切入正题,说道:“总理先生可帮我问过贵国成立电信公司的事?”

  费尔南多点点头,说道:“昨天晚上我给埃米里奥打过电话,也说起了此事,不过他的态度很坚决,不同意这件事。”

  丝毫不感到意外,谢文东笑道:“哦,是这样。我这边也派人去找埃米里奥谈了,结果还不知道,不过如果谈判结果不理想,我可能会考虑使用一些‘激烈点’的手段。”

  暗暗吸了口气,费尔南多皱起眉头,问道:“谢先生这个‘激烈点’的手段是指什么?”

  谢文东身子向前凑了凑,低声说道:“杀掉他!”

  “啊?”费尔南多脸色一变,不过在他漆黑的面膛上看起来并不明显。他惊讶道:“杀掉他?这……这个……恐怕有点……”谢文东的话,让他不知所措。

  “这么做,会给总理先生添麻烦吗?”谢文东挑起眉毛问道。

  费尔南多默默摇头。

  他身为安哥拉的总理,必须想获得安人运内部的支持,当然,他有自己的嫡系和规模庞大的派系,不过仅仅这些还是不够的,他需要和安人运各个重要的成员都搞好关系,埃米里奥就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埃米里奥是安人运的元老之一,声望高,派系大,得到他的支持是十分重要。费尔南多对他一直都是尊敬有加,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也把他安置在最肥的部门做部长,以此来换取他对自己的支持。

  如果艾米利奥死了,对他来说是件好事,可以减轻许多威胁和压力,但是如果刺杀失败了,结果不堪设想。

  一旦让艾米利奥查出是谢文东干的,那么自己也脱不开干系,毕竟谢文东等于是他一手带进安哥拉的。

  当初,如果不是他强烈要求和坚持把国家银行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卖给谢文东,后者的势力哪能在安哥拉如此的根深蒂固,不可动摇?艾米利奥不能去中国找谢文东算帐,却能找到自己,到那时,自己总理的位置恐怕也保不住了。

  想到这里,费尔南多惊出一身冷汗,连连摇手,说道:“谢先生,不可,万万不可,事关重大,务必得谨慎行使,从长计议!”

  见费尔南多的脸色时阴时晴,谢文东心中暗笑,他问道:“总理先生,我只想知道艾米利奥的死,对你来说究竟是有利还是没有利。”

  “这不是有没有利益的问题,而是……”

  不等他说完,谢文东摆手,毫不松口地追问道:“我只想知道这一点,有利还没利!”

  费尔南多眨眨眼睛,沉默良久,方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说道:“有!”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6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