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一十四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一十四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这次望月阁连同十五家洪门分会共三千余人分皮潜入北洪门控制的各个省份,准备对其进行突然袭击。

  另外,侯广俭,曲青庭,颜俊伟,沈红松四名望月阁长老连同麾下门徒共计一百余人来到了北京,安身下来。

  T 市是北洪门的总部,也是北洪门的根据地,势力庞大,史文俊被杀就是吃了这方面的亏,忘月阁吃一堑,长一智,这回学聪明了,没敢轻易进入T市,而是选择了北京,毕竟这里是首都,北洪门就算知道己方在这,也不敢轻举妄动,而且北京距离T市又近,只一两个小时的车程,无论进攻还是撤退都比较便捷。

  忘月阁选择北京落脚还是比较明智的,谢文东得到消息后,悠悠而笑,对身边的众干部们说道:“忘月阁这次变得谨慎多了,恐怕不再那么容易对付。”

  东心雷,任长风等人看着他,暗自叹气,都到这个时候了,东哥怎么还这么轻松?要知道此时面对的敌人可是望月阁!

  谢文东问道:“格桑的伤势怎么样了?”

  东心雷答道:“恢复得很快!不过他受的伤太重,现在还不能下床。”

  “哦!”谢文东应了一声,微微摇了摇头。现在与望月阁交战,他正是用人只际,缺少了格桑这远悍将,对他来说是个重大的损失。低头沉思片刻,他说道:“明天,我要去趟北京。”

  “什么?”东心雷等人闻言皆大吃一惊,明知道望月阁的长老,门徒们都在北京,还要去那里,这不等于主动往火坑里跳嘛!灵敏秀眉皱起,摇头担忧地说道:“东哥,我觉得你现在去北京有些不太合适吧?!”她的话说得很委婉,同时也讲出大家的心声。

  谢文东无奈地笑了笑。望月阁长老的身手,他是见识过的,都是一群老来成精的怪物,随便挑出一个,功夫都和唐寅差不多,现在四名长老以及上百的门徒齐聚北京,他去哪里都相当危险,但是,他又不得不去的理由,在费尔南多来中国之前他就已经答应以他在北京秘密会面,若是因为惧怕望月阁而不去,对费尔南多那便实在说不过去。

  看出众人的忧虑,谢文东单然说道:“快去快回,不会出事的。”

  众人相互看看,皆没有说话,但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沉重,感觉东哥这趟北京之行未必会太平*

  谢文东将他要去北京的事告诉了曲青庭,让他帮自己盯紧望月阁的举动,而曲青庭倒也干脆,回头便把谢文东要到北京的消息通知了侯广俭、严俊伟、沈红松三位长老。

  侯广俭、严俊伟、沈红松三人听完都很惊讶,但心中所想却大不想同。沈红松和曲青庭关系交好,甚至可以说穿一条腿的裤子,他知道曲青庭秘密联系了谢文东,准备要做望月阁阁主的宝座,现在怎么又把谢文东出卖了呢?

  至于侯广俭、严俊伟二人吃惊的事曲青庭的消息,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谢文东要来北京的,消息是否准确。

  侯广俭小心的问道:“曲兄,你这个消息可靠吗?”

  曲青庭自信满满的说道:“绝对可靠!”

  “哦?”侯广俭挑起眉毛,笑道:“曲兄为何如此肯定?”

  “是我的徒弟袁天仲告诉我的。”曲青庭满带傲气的说道。

  “天仲?”侯广俭三人的脸色同是一变,在洪门峰会上,袁天仲不是已经背叛望月阁,投靠谢文东了吗?现在怎么又把谢文东的消息透露给己方了呢?三人皆有些头大,一个各莫名其妙,等曲青庭解释。

  曲青庭先是哈哈一阵大笑,说道:“天中是我的徒弟,而我的徒弟又怎么可能背叛我呢?在峰会上,他之所以会站在谢文东那边,完全是按照我的安排,我是有意在谢文东身边安插一只眼睛,现在,这只眼睛终于能够派上用场了。”

  他信口胡邹,但也说得合情合理。

  侯广检、颜俊伟、沈红松三人相互看看,异口同声地问道:“谢文东来北京的目的是做什么?”

  曲青庭这回实话实说,道:“他来见安哥拉的总理费尔南多。不知道三位有没有听说过,谢文东收购了安哥拉国家银行股份的事,他和安哥拉政府关系交好,这次费儿南多访问中国,于情于理他都是要来见一见的。”

  “原来如此!”广检、颜俊伟、沈红松纷纷点头。

  曲青庭的话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不明白内情的人根本判断不出其中的真伪。

  侯广检对他的话已深信不疑,兴奋的一拍巴掌,对曲青庭赞叹道:“曲兄,这个消息实在太重要了,而且也太难得了,谢文东既然主动送上门来,倒省去咱们不少麻烦,我们现在好好策划一下,无论如何都不能浪费这个绝佳的机会!”

  “恩,我也是这个意思!”曲青庭附和的大点起头。

  等四人商议完之后,各自回去准备,沈红松故意留在最后,等侯广检、颜俊伟二人离开之后,他拉了拉曲青庭的衣袖,低声问道:“老曲,这是干什么?你不是说要利用谢文东帮你得到阁主的位置吗?怎么现在又把他卖了?”

  “你懂什么?”曲青庭脸上得和善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阴沉喝奸险,他嘴角挑起,嘿嘿冷笑一声,说道:“如果正常去打,谢文东得先干掉那些洪门分会的人,才能有精力去解决侯广检、颜俊伟这两人,可是如此一来得消耗多少时间,也许是几个月,也许是几年,这么久的时间仅仅是为了除掉两名异己,我等不了,一会,我会把刚才商议的攻击计划告诉谢文东,让他明天久除掉侯广检喝颜俊伟,容纳后再向阁主报急增派更多的长老过来,你我的任务就是将平时那些和我们作对长老一个个的送到谢文东的刀口上,等到时机成熟时,我们一鼓作气推翻那个老不死的东西,望月阁也就是我们的了。”

  “啊!原来是这样!”沈红松恍然大悟,随后脸上露出奸笑,挑起大拇指,心悦诚服的赞道:“老曲,高啊,实在高啊!”

  沈兄,你只要尽心尽力的为我做事,等我坐上阁主之后绝不会亏待你的。”曲青庭边说话边用力拍了拍沈红松的肩膀说道:“谢文东向我许诺过,一但我做上了望月阁的阁主,每年洪门对王玉个的供奉会翻倍,到时财源滚滚花之不尽,你我名利双收,也就可以安心的去享受这花花世界了。”

  “哎呀,那要多谢老。。。不,曲阁主提携了!”沈红松双手抱拳,向曲青庭毕恭毕敬的深施一礼。

  “哈哈——”曲青庭见状,仰面哈哈大笑,脑海中满是对未来的憧憬。

  当晚,曲青庭便将他喝另外三名长老商议的计划通知给谢文东,让他加紧防范,无比将侯广颜俊伟这两人一举歼灭。当然他没有说是自己把谢文东要去北京的消息讲出来的而是称侯广检喝颜俊伟从其他渠道得到的消息。

  谢文东多聪明,眼里不揉沙子,他要去北京的消息很隐秘,除了几名主要的干部知道外,再就是曲青庭了,自己身边的兄弟绝不会把消息透露出去,哪么只有曲青庭往外说了,但他为什么把

  此事告诉望月阁的长老呢?自己和他可是合作的伙伴!转念一想,谢文东明白了,这曲老头是把自己当枪使,让自己帮他干掉侯广俭和颜俊伟,换句话说,是逼自己帮他铲除异己。

  好个阴险狡诈的曲青庭啊!谢文东心里明镜似的,把一切都弄明白了,但是并不点破,反而对曲青庭连连道谢,表现出很感激的样子。

  现在,曲青庭对他有利用价值,对他的所作所为,谢文东只能忍了,等日后曲青庭把望月阁搞得元气大伤之时,也就是他死期临近之时。

  谢文东喜欢利用别人,而一旦被别人利用,心里象堵块石头似的不舒服。

  他二人各怀鬼胎,表面上一个比一个和气,实际上,都是满肚子坏水,时时刻刻在谋算着对方。

  第二天,谢文东前往北京。三辆车,加上谢文东在内才十二个人。

  根据曲青庭传来的消息,望月阁不会在他刚进北京的时候动手,而是会在他离开的时候半路截杀。这个进攻时间段掌握得还是很好的,正常来说,人在刚去一个地方的时候警惕性都是最强的,离开是则是警惕性最松的,这个时候进攻,比较容易得手。

  正是因为这样,谢文东才敢放心大胆的只带十一名手下进北京,同时也为了起到麻痹望月阁的目的。

  可是在暗中,北洪门的精锐以及血杀、暗组的人员都在秘密向北京聚集,准备对前来进攻的望月阁长老、门徒们给予致命一击。

  平安到达北京,谢文东先去了政治部的总部,见部长袁华。

  不管他的势力做得有多大,现在毕竟还是政治部的人,既然来到北京,不来见见自己的顶头上司实在太说不过去了。

  没等进袁华的办公室,谢文东先碰到了李晓云。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