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七十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七十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翌日,谢文东启程前往上海,与他共同前往的除了金蓉还有任长风、五行、袁天仲以及数十名北洪门内千挑万选的精锐人员。姜森和刘波已经带领血杀和暗组人员提前去往上海,毕竟他俩非洪门人员,与谢文东同去,容易引起别人的戒心和提防。

  T市到上海,坐过飞机只有两个小时,当谢文东等人下机时,北洪门在上海得驻守人员前来接机,为首的正是北洪门的青年干部张国男。

  “东哥!”看到谢文东,张国南急忙走上前去,恭恭敬敬的躬身施礼,见金蓉也在,他忙又施礼问好道:“小姐!”

  金蓉对北洪门的人并不认识几个。当然也包括这个张国男,不过后者可认识她。金老爷子的亲孙女,洪门内是没有几个人不认识她的。

  “东哥,酒店我已经安排好了。”张国男自觉的站在谢文东的侧后方,边跟着走边低声说道。

  “不用去酒店了。”谢文东摆摆手,说道:“在分部安排地方就可以了。”

  “啊,我是怕小姐在那里不太习惯。”张国男很细心,毕竟分部里都是些五大三粗的老爷们,万一对金蓉有失礼的地方,他可担待不起。

  “切!”金蓉白了张国男一眼,搂住谢文东的胳膊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无论怎麽样,反正我和哥哥住在一起。”

  张国男苦笑,挠挠头发,转目看向谢文东,后者一笑,回身拍拍张国男的肩膀。说道:“就住在分部里吧!”

  峰会期间,世界各地的洪门老大都会在上海聚集。当然也会带来各自的手下,这段时间,上海的局势会变得非常复杂,住在酒店里远远没有在分部里这么安全,自己倒没什么,谢文东主要是怕金蓉有失。

  “是!”谢文东发话,张国男不再犹豫,忙点头应是。

  出了机场,谢文东和金蓉在数十名北洪门人员的簇拥下坐进汽车内,随后直奔北洪门在上海的分部。上海分部是北洪门抢占青帮的,里面的设施完善,装饰得也不错,虽然没有酒店那么舒适,但毕竟是自己地头,住起来比较随意。

  到达分部之后,谢文东先安置好金蓉,然后走进办公室里,找来张国男,问道:“国男,帮我联系一下南洪门,我要见向问天。”

  在上海,最有势力的社团除了北洪门,就是南洪门,既然望月阁要对付他,谢文东现在必须得弄清楚南洪门究竟是站在哪一边。

  张国男楞了一下,这个时候东哥见向问天干什么?多危险啊!他没敢多问,说道:“好的,东哥,我这就去联系!”说完,快步地退出办公室。

  望月阁要对付谢文东,南洪门也是知道的。

  向问天多聪明,刚一听说望月阁要来参加这个峰会,他就预料到谢文东可能要有麻烦了。

  北洪门相继将香港洪门和日本洪门并入,这可不是小事情,直接破坏了洪门在东南亚的平衡,也引起许多洪门分会的恐慌,望月阁不可能不闻不问的,虽然南洪门也并入了台湾洪门,但和北洪门的并入是两个性质,后者是在台湾没有立足之地主动来投靠的。

  果然,未过两天,望月阁的门徒便找上他,希望向问天能出一份上,在洪门峰会上制住谢文东,若是没有机会将其活捉,那么就直接杀掉,当然,动手的不会是望月阁,而是南洪门。向问天对此嗤之以鼻,这种宵小行径,他不会去做,也不屑去做,对于望月阁的要求,他婉言拒绝了。

  望月阁也不强求,最后只是要求他答应保持中立,不帮望月阁的同时也不要帮谢文东。

  对于这一点,向问天没有异议,点头应允。现在听说谢文东刚到上海就要求见他,他将谢文东找自己的目的也猜出个大概,以谢文东的头脑,十之**猜出望月阁是针对他而来的。

  琢磨了片刻,他让手下人员给北洪门回了电话,同意见谢文东。

  下午两点,谢文东前去南洪门,身边没有带太多的人,只有五行兄弟随同。对于向问天的性格,谢文东太了解了,就算自己一个人都不带,他也不会对自己生出歹意。这就是向问天光明磊落的性格。

  本来金蓉也准备一同前往的,但是被谢文东拒绝了,让她留在家里好好休息。

  南洪门分部。

  谢文东和向问天可算是“老朋友”了,见面之后,没有任何的隔膜,互相热情的握了握手。有意思的是无论南北洪门这两大社团打得有多不可开交,他两人见面时的气氛总是恨融洽。

  分宾主落座之后,向问天笑呵呵的端起茶杯,笑问道:“谢兄弟是为了明天洪门峰会的事而来的吧?!”

  谢文东含笑点点头,说道:“没错!”说着话,他叹了口气,又道:“俗话说树大招风!想必这次洪门峰会未必会像往常那样太平!”

  向问天哈哈而笑,别有所指地说道:“只是谢兄弟这棵大树实在太大了。”

  “哦?”闻言,谢文东笑了,挑起眉毛,问道:“原来向兄也听到了风声。”

  “何止听到。”向问天说道:“我差点要涉及进去。”

  谢文东皱起眉头,疑问道:“向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向问天也不隐瞒,说道:“数日前,望月阁的人来找过我,希望,我能助他们一臂之力。”

  谢文东吸了口气,不动声色地端起杯子,喝了口茶,笑眯眯地问道:“助望月阁什么?”

  “哈哈!”向问天仰面而笑,道:“当然是帮望月阁对付谢兄弟你了!”

  “向兄同意了?”谢问东的眼睛眯缝着更深,只留出两条细缝,同样的也将那精光四射的目光隐藏起来。

  向问天摇头道:“当然没有。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谢兄弟应该了解我的为人。”

  一旁的萧方听完这话,急的抓耳挠腮,向大哥也太实在了吧?有必要对谢文东这么坦诚吗?

  谢文东看着向问天的眼睛,过了良久,他哈哈大笑,说道:“向兄的为人,果然磊落!”对于向问天的话,谢文东是相信的,那也是向问天的一贯作风。知道南洪门不会站在望月阁那边,这让谢文东在心里也长长出了口起,少了南洪门这个强劲的敌人,在峰会上他的压力会减轻许多。

  向问天放下茶杯,慢慢抬起头,对上谢文东的目光,正色说道:“我虽然不会为望月阁出力,但是并不代表其他地区的洪门也是如此,站在朋友的立场上,我希望谢兄弟不要参加这次峰会,当然,对谢兄弟而言这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只能奉劝谢兄弟一句:多加小心,早做安排。”

  谢文东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多谢向兄提醒。”说着话,他站起身,又道:“向兄是令人敬佩的朋友和对手,等峰会结束之后,他定请向兄痛饮一顿!”

  何必等峰会结束?“向问天乐道:”现在就可以嘛!“说着话,他转头对萧方说道:”安排一桌酒席,我和谢兄弟要好好喝一回!“

  萧方翻翻白眼,有气无力地答应一声,心不甘情不愿的转身出去,找人安排酒菜。

  向问天是光明磊落,但也不是傻子,他告诉谢文东这些,并非毫无目的。

  谢文东要和望月阁开战,对于南洪门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

  望月阁除了自身的实力之外,它最大的优势在于声望,可以调动其他地区的洪门为其做事,这次峰会,谢文东若赢了望月阁,只会将后者激怒,为了挽回颜面,下场要么是被杀,要么是被软禁,连带着北洪门也会受到打压,所以说无论谢文东是输是赢,对于向问天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提醒谢文东多做准备,第一,向问天确实不希望谢文东就这样被望月阁废掉,第二,他也希望看场好戏,最好是谢文东能在峰会上压过望月阁,使其双方全面开战,到那时,北洪门自身难保,也就无力再来图谋南洪门,己方也可以专心对付青帮。

  向问天看起来坦荡,其实也只是相对坦荡罢了,该说的说,该为自己考虑的还是会考虑的,不过话说回来,在尔虞我诈的黑道中能像他这样坚守原则的大哥是没有几个的。

  谢文东留下来与向问天喝酒,可急坏了北洪门分部里的金蓉、任长风、张国男等人。

  见谢文东许久没有回来,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最后没有办法,任长风只好给金眼打去电话,询问究竟,这才弄清楚原来东哥在和向问天喝酒。

  金蓉不解地问道:“哥哥和向问天究竟是敌人还是朋友?”

  任长风想了许久,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谢文东和向问天的关系本来就不是能用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的。他苦笑道:“宿命中的敌人,情感上的朋友。”

  第二天,洪门峰会在上海浦东的香格里拉酒店召开。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