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五十三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五十三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那人虽然浑身是伤,但神志还算清晰,见任长风手提粘到向自己这边走来。下意识的拔出手枪,指向任长风。

  可惜他的动作还是太慢了。

  任长风一步到了他近前,随意的一脚,将那人手中的枪踢飞,接着二话不说,甩手就是一刀。

  这一刀快如闪电,那人连躲闪的意识都没来得及生出,便被唐刀划断了喉咙。任长风低声又看了看车内,见里面还有一人,蜷在车厢里。头上脚下,同样浑身是血,两眼紧闭,动也不动,看样子已昏迷过去,任长风不想也不会留下任何的麻烦,刚想补上一刀,忽见汽车的油箱正在流油,淌了一地,他嘿嘿一笑,倒退数步,虽然拿出香烟,点燃,吸了两口,啪的手指一弹,香烟在空中打着旋,刚好落在地面的汽油上。

  呼的一声,汽油粘火就着,顺着地面和车壁的油迹,飞快的向汽车油箱内烧去。

  任长风再不多看一眼,一甩衣襟,转身走回到自己的车上,拍拍司机的肩膀说道:“兄弟开车,跟上东哥!”

  “是!”司机点头应了一声,急踩油门,轿车如同箭一般的射了出去。刚刚开出数十米远,只听声后传来轰隆隆的一声巨响,瞬时间,后方升起一团巨大的火球,浓烟滚滚,那辆四脚朝天的汽车只眨眼间功夫便变为一堆废铁。

  且说谢文东所在的汽车,在街道上转了一圈,又折了回去,直向城东开去。

  路上无话,成行45分钟,到达那座名叫红豆的服装加工厂。

  当谢文东到时。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北洪门的人,见到谢文东来了,众人的表情皆是一喜,纷纷点头施礼。

  “暗组的兄弟在哪?”谢文东向众人点点头,然后四处观望。

  人群中挤出两名相貌平凡的青年,来到谢文东近前,深深施礼,齐声说道:“东哥,我们在这!”

  谢文东打量他二人,暗暗叹了口气。暗组的人大多数都是相貌平凡、浑身上下毫无出奇之处,加上人员众多,许多人都是他见过的,但是再见面时却没有太深的印象,对这两名青年的感觉也同样如此。他点点头,说道:“兄弟,前面带路!”

  在那两名青年的指引下,谢文东等人坐车向南行驶,刚开始,道路还十分平坦,可过了十多分钟,柏油马路变成了土路,越走越崎岖,在颠簸中,又是足足行了半个多小时,那两名青年才让谢文东下车。

  谢文东在车里向外望了望,只觉得四周黑漆漆的,路边无灯,只能通过月光隐隐的看到道路两侧成排的树木以及茫茫的荒草。他微微皱下眉头,问道:“这里就是天狼帮藏身的地方?”

  两名青年急忙摇头,说道:“不是!距离这里还有一段路途,不过,我们现在还不清楚天狼帮有没有在外面安插暗哨,刘哥担心车开的太近,可能会有被敌人发现的危险。”

  暗道一声有道理。谢文东问道:“老刘现在在哪?”

  青年答道:“正在前面搜查天狼帮的暗哨。”

  谢文东没有继续多问,掏出手机,直接给刘波打去电话。时间不长,电话接通,他直接问道:“老刘,天狼帮的暗哨差得怎么样?”“东面、南面、

  北面都已经查完了,干掉两名天狼帮的眼线,我现在正在查西面,东哥,再给我五分钟的时间。”

  “好,我等你!”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谢文东感觉快要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刘波的电话才打过来,“东哥,西面已经查完了,你们可以继续前进,但不要坐车,天狼帮的人太狡猾,耳朵也尖的很,若让他们察觉到,可能事情又变得麻烦了。”

  “我知道,”谢文东挂断电话,推开车门,飘身下了车,然后让下面的兄弟将汽车开到路边的树林中隐藏好,步行前进。

  这次,谢文东带着东心雷姜森等二十多人在凹凸不平的土路上又走了十多分钟.

  一路上众人嘴里没有说话,但心里都在暗骂,天狼会还真会挑选地方,这样鸟不拉屎的偏僻之地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的.

  众人正向前走着,突然之间,路边的树林中窜出数条黑影.东心雷姜森五行兄弟几乎同一时间拔出阿手枪,指向来人,任长风袁天仲也皆吓了一跳,各亮刀剑,陇目打量来人。

  等众人借着微弱的月光看清楚对方的模样之后,纷纷松了口气,姜森边收起手枪边不满地说道:“老刘,你想吓死人啊?!连声招呼也不打就突然蹦出来!”

  站在几条黑影最前面的那位正是刘波。听完姜森的埋怨,他呵呵干笑两声,走到谢文东近前,说道:“东哥,天狼帮折腾了大半夜,大部分人员都已经睡觉了,现在正是动手的最佳时机。”

  仔细看,不难发现刘波的袖口和脸上还粘有血珠子,显然是刚解决天狼帮哨卡时留下来的。

  谢文东点下头,随后向黑糊糊的前方望了望,问道:“前面是什么地方?”

  “再向前五百米左右就是天狼帮的落脚点了。”刘波介绍到:“那里只有一条街,住着十多户人家,似村非村的,这地方连地图上都没有显示。天狼帮的人都聚在第三户人家里。”

  “好!”谢文东嘴角一挑,冷笑一声,说道:“我们过去!”

  “等一下!”刘波阻拦到:“在街口还有两名天狼帮的眼线我没有来得及解决。”

  一旁的袁天仲有意在众人面前表现,抢先说道:“东哥,让我去吧!”

  谢文东看了他一眼,想了片刻,说道:“好!不过天仲,务必要小心,下手快一点,千万不要发出响声!”

  “放心吧,东哥,交给我了!”说着话,袁天仲猫腰向前跑去。

  他身法以敏捷见长,全力奔跑起来的速度奇快,转瞬之间,他的身影便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之中。

  正如刘波所说,当他快要接近街口的时候,果然看到街道左侧的房檐下站有两名身穿休闲装,双手插兜的青年人,这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低头闲聊着,由于距离较远,袁天仲听不真切他们在说什么。

  天仲蹲在土路的阴暗角落里,默默观察了一会,心思飞转,随即晃身钻进路边的树林中。

  虽然他对自己的身法很有信心,但此时也不敢托大,对方都是天狼帮的人,身上肯定带有枪械,万一直冲过去被对方发现,自己受不受伤是小事,若传出枪声,引起天狼帮的警觉那事情可就严重了。

  在树林和荒草中他绕了很大一个弯子,悄悄潜伏到了二人身后的房顶上,身形巧的如同狸猫,在房檐上小心翼翼地向那二人接近,踩过瓦片十,竟未发出半点声响。

  当他到了那两人的头顶正上方时,两名天狼帮的眼线还在用越语叽里咕噜的聊着天,时不时的发出阵阵轻笑。

  袁天仲暗中冷笑,在房檐上站直身躯,随后,直挺挺地向下倒去。

  他的身子倒下去了,但双脚却没有离开房檐,当他与房檐垂直时,双脚如同钩子一般,死死钩住房檐,这时看过去,袁天仲就如同一只巨大的蝙蝠,倒挂着房檐上,而他面前,背对着他的两名天狼帮眼线还毫无察觉。

  我送你俩上路!袁天仲在心里嘲讽一句,接着,从腰间抽出软剑,对准一人的脖子,狠狠劈了下去。

  扑哧!那名眼线连怎么回事都没弄明白,突然觉得眼前天旋地转,原来他的脑袋已被袁天仲这一剑硬生生削了下来。

  他身旁的那名同伴闻身不对,急忙转回头,这一看,只见同伴还站在自己身边,但项上的人头却不知了去向,这般景象,把他吓得脸色苍白,嘴巴不自觉地开成了“0”型。

  他想尖叫,可是喉咙里好象塞了一团鹅毛,喊声只能憋在肚子里,嘴巴发不出任何声音。

  不是他不想喊,也不是他被吓傻了,而是在他张开嘴巴的同时,袁天仲那把还挂着血珠的软剑已由他的嘴巴刺入,剑尖在他后根探出好大一块。

  袁天仲手腕一抖,将软剑抽出,随后双脚一登房檐,人随之飘落在地。在他落地的同时,身后传出扑通、扑通两声重物倒地的声音。

  由出手到杀人,再到落地,一连串的动作可谓一气呵成,轻松,游刃有余。

  这时,谢文东、姜森、刘波等人纷纷从不远处的树林里走出来,脸上带有敬佩的笑容,向他挑起大拇指。

  刚才笑纹动等人就隐藏在二十多米开外的小树林里,由头到尾看的清清楚楚。

  袁天仲毕竟只是身手好,偷袭可以,可一定暴露目标,后果不堪设想,谢文东一是不放心他的安全,再者也担心惊动天狼帮的人,所以和姜森等人在暗中观望,如果袁天仲有失,姜森和刘波都能及时补枪,让对方瞬间毙命。

  “东哥……”

  不等袁天仲说话,谢文东向他笑了笑,然后手指街道里端,眼睛眯缝着,射出森森寒光。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5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