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十一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十一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大家别走错了哦!

  这三人根本没注意不远处满面平静的谢文东和如临大敌的姜森,下了车后,直接向路旁的一家小酒吧走去。

  三人步伐矫健快捷,腋下鼓鼓的,快速推开酒吧大门,鱼贯而入。

  看起来对方不是针对自己而来。姜森暗松口气,同时充满疑惑地看向谢文东,似在询问。

  谢文东耸肩一笑,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对方的身份和意图,被这三个神秘又带着杀气的西方人勾起兴趣,他向酒吧仰仰头,道:“我们进去看看。”

  姜森沉吟片刻,顾虑道:“东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对这一带不熟悉,生怕谢文东发生危险。

  谢文东笑道:“怕什么,只是看看热闹而已。”说着,向酒吧走过去。姜森无奈,忙抽身跟上,紧随谢文东左右。

  酒吧门脸不小,低色是红色,表面有黑色的装饰,往上面看,黑底大牌子上龙飞凤舞雕刻有一个斗大的繁体‘龙’字。只看门脸,酒吧就给人一种极强的视觉冲击,让人感觉到一股融合古典的现代气息感。进入其中,酒吧内灯光略微昏暗,放着轻缓柔和的音乐,四下里坐着的大多是外国人。

  姜森环视一周,见那三名大汉正坐在一处阴暗的角落里,六道犀利的目光冷冷注视着吧台。

  顺着他们的目光,姜森注意到坐在吧台前的两名外国男女。男的四十多岁,头发微秃,额宽面厚,从深邃的眼睛中能看出他的沉稳。另外那个女郎很年轻,在姜森看来她不会超过二十,金黄色的头发,雪白的皮肤,配上一对堪蓝的眼睛,是典型的西方美女,即使坐在椅子上,也不难看出她修长而又匀称的身材。

  姜森向谢文东暗使眼色,然后又向那对外国男女弩弩嘴,意思是那三人要对付的人可能这两位。

  谢文东会意地笑了笑,拉着姜森在距离吧台不远处的空位置坐下。时间不长,一位身穿制服的外国女郎走过来,用英语问道:“请问先生喝点什么?”

  姜森对英语一窍不通,听清楚女郎的话,却没明白她的意思,心中不满的暗道什么见鬼的地方,牌子上写着中文,说话却是鸟语……

  他心里正嘀咕着,谢文东已笑呵呵地用英语说道:“来两杯柠檬汁,谢谢!”

  或许没有想到他的英语这么纯熟,或者是因为谢文东的彬彬有礼,女郎愣了一下,接着带着甜甜的笑容道:“请您稍等!”说完,转身离开,临走时还不自觉地深深看了谢文东一眼。

  等她离开,姜森方小声问道:“东哥,你刚才和她说什么了?”

  谢文东道:“我只是要了两杯柠檬汁,怎么了?”

  “没怎么!”姜森挠挠头发,笑道:“我感觉她好象对东哥有意思……”

  “呵呵,别乱说。”

  稍等片刻,女郎端着托盘走过来,把两杯柠檬汁放下,然后又从托盘中拿出一张杯垫,放在谢文东面前,随后小声说道:“我晚上十点下班。”

  谢文东低头一看,杯垫上写有一排电话号码。看着女郎离去的背影,他摇头而笑,即使到现在,他仍无法接受西方人的开放。

  姜森好奇地瞧着杯垫上的电话号码,刚要发问,这时酒吧里的轻音乐变换成激烈的重金属摇滚,有节奏的鼓点声轻易点燃起人们体内融合着酒精的血液。

  很快,酒吧里的客人三三两两跃进中央的场中,随音乐跳起舞来。瞬时间,酒吧内的温度好象一下子声高了二十度,舞场内不时传出尖叫声。

  舞场中的人群挡住那三名大汉的视线,三人不约而同的站起身,走进舞场,慢慢向吧台走过去,同时,把手缓缓伸入怀中。

  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更没有人留意他们充满杀机的目光,人们都全身心地投入舞池中,忘情地扭动身体。但有两个人是例外,谢文东和姜森。

  姜森紧盯着三人的举动,眼睁睁看着他们接近到那对男女的身后,手从怀中抽出,手中握着黑漆漆装着消音器的手枪。他没有动,默不做声地冷眼观瞧,对方要杀的人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只要不威胁到东哥,自己也没有出手的必要。

  这三名大汉显然不是新手,特别沉着冷静,拎着手枪穿过舞池,直至来到那对男女身后不足五米的地方,其中一人才把枪抬起来,对准中年男人的后心。

  “帮他!”一直笑眯眯喝着柠檬水的谢文东,突然开口说道。

  姜森一怔,随之立刻领会东哥要自己救那个中年人,虽然不明白其中的意图,但东哥发话,他别无选择。

  他出手奇快,迅速拿起桌上的玻璃杯,挥臂一甩,将玻璃杯抛了出去。

  啪!扑!哗啦!三个声音几乎同时传出。

  姜森甩出的玻璃杯正砸在那名大汉握枪的手腕上,同一时间,大汉也刚好扣动了扳机。

  因为受到玻璃杯的撞击,大汉手腕抖了一下,弹丸没有打在中年人的后心,却将放在他旁边的酒瓶打个粉碎,溢出的酒液洒满吧台。

  “啊?”开枪的大汉惊讶地倒吸口冷气,他做梦也没想到,行刺最关键的时刻竟然有人在旁作梗。

  那个中年人反应也奇快无比,他身边的酒瓶被击碎的瞬间,马上意识到危险,从椅子上跳下,转回身,看清楚那三名满面杀气、手中拿枪的大汉之后,微微一愣,接着,想也未想,拉起一旁的年轻女郎飞身跃近吧台之内。

  扑!扑!扑!又是一阵低沉的枪声,吧台后面酒柜上的酒瓶接连破碎,两名调酒师还没等明白怎么回事,胸前分别中了数弹,声都未来得及吭一下,颓然倒地,雪白衬衫浮现出朵朵鲜艳的红花。

  一名大汉见对方躲到吧台下,来不及搜寻刚才从中作梗的人,他快步上前,隔着台子,伸出手臂,向下胡乱开了数枪。听到下面没有动静,他这才趴在吧台上,探头查看下方的情况。

  那知他刚把头探出去,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接着,左眼传来刺骨铭心的巨痛。

  原来,中年人慌乱之中从地上摸起一只破碎的酒瓶,当对方露头时,恨恨刺在那大汉的眼睛上。

  大汉哪能忍受得了,双手捂面,连连后退,发出撕声裂肺的嚎叫,鲜血顺着指尖汩汩流出。

  他踉踉跄跄一直退到舞池中,和跳舞的人群撞一起,方摇晃着倒在地上,直到此时,人们才发现酒吧里发生流血事件,兴奋的尖叫声瞬间演变成恐慌的尖叫,一各个争先恐后的向酒吧外跑去,有不少人被吓得抱着脑袋,撅着屁股,钻到桌子底下。

  一时间,酒吧内人仰马翻,叫喊连天,乱成一团。

  那眼睛受伤的大汉痛得满地翻滚,鲜血溅了一地。另外两名杀手互相视一眼,其中一人抬起手,冷酷地对着倒地打滚痛叫的同伴就是一枪。

  子弹精准地打穿大汉的脑袋,叫声随之嘎然而止。开枪的杀手向身旁的同伴甩甩头,作出个手势,两人慢慢分散开来,一左一右向吧台逼过去。

  姜森见状,准备掏枪,谢文东微微摇头,示意他先不要动。姜森端起的肩膀缓缓落下,但伸向后腰的手却没有收回来。

  两名杀手离吧台越来越近,马上要到近前时,里面突然飞出两条人影。二人本能反应地对着人影连开数枪,在空中打出两团血雾。

  扑通!两具尸体摔在地上,杀手低头一眼,脸色顿变,这两具尸体根本不是他们要杀的人,而是那两位无辜受牵连而冤死的调酒师。

  哎呀!俩杀手暗叫一声不好,可再想回头射击已然来不及。

  那中年人和女郎双双跳出,身手矫捷地打掉杀手手中的枪,和对方扭打在一起。

  中年人的身手明显高于女郎,几记重拳下去,把和他撕斗的杀手打得晕头转向。

  反观那名女郎,情况不乐观,被凶猛的杀手逼得连连后退,好在杀手胆怯在先,不敢恋战,把女郎逼开之后,不再追击,掉头就跑。

  当杀手跑到谢文东身边的时候,后者随意地一踢身边的椅子。

  椅子受力倒地,正好滑到杀手脚下,那人注意力都放在后面的男女身上,那注意到身旁还有一个坏到骨子里的谢文东。

  他吭哧一声,被椅子绊个结结实实,身体前扑,飞出五米多远,撞倒一排桌椅,额头破了个口子,血流如柱。摔得好不狼狈。

  那对外国男女先是惊讶地看眼趴在地上的杀手,然后再瞧瞧安坐一旁的谢文东,眼中充满疑惑,不知道这个年纪不大的东方人为什么要帮自己。

  中年人把被他制服的大汉交给女郎,又快速走到正准备爬起身的杀手身后,狠踢两脚,解下鞋带,动作熟练地将大汉双手背到其身后,用鞋带牢牢系住他两根大拇指。他的动作一气呵成,前后没超过十秒钟。

  谢文东和姜森相互看看,一齐笑了,不过是苦笑,看起来,被自己救的这对男女很可能是警察,当然,是外国的警察。

  中年人把杀手硬生生提了起来,转过身形,上下打量谢文东和姜森二人,好一会,用半生不熟的中文说道:“谢谢你们的帮忙!刚才,是你们救了我?”刚才,杀手在他身后那么近的距离下一枪打偏,如果不是有人出手相助,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没看出来,这老外还会中文!谢文东笑道:“没错。”

  中年人再次仔细端详谢文东,忽然感觉这个清秀的青年很眼熟,他问道:“你,是中国人?”

  (PS:回wangxuew兄:北洪门的电影公司早已经成立,在坏蛋2里只是把电影公司的总部移回T市,也就是说更改公司的注册所在地,让它变更成T市的本地企业。)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