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七十三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七十三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酒吧里不少外国人,见他们如此蛮横,纷纷大声叫嚷起来。

  拉扯他们离开的众青年可不管他们是哪国人,是什么身份,一拽衣襟,将腰间别的片刀露出来,冷冷地注释着不满的外国人。

  看到刀,那些外国人马上就闭上嘴巴,就算他们太傻,太不了解中国国情,也能猜出这些人是黑社会。一各个都低下头,不用青年拉扯,主动地走出酒吧。

  见青年把酒吧里的客人往外撵,几名服务生走过来,质问道:“你们干什么?”

  “干什么?干你ma!”一名年岁较大的青年转回身,对着问话的服务生就是一脚。

  咚!这一脚踢的结实,那服务生吭哧一声,坐在地上,脸鳖成酱紫色,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青年的鼻子叫道:“你……”

  “去你ma的!”青年又是一脚,踢在服务生的脸上,随后,拔出片刀,喝道:“兄弟,抄家伙,打!”

  随着青年的喝叫声,众青年纷纷拔出片刀,见到什么就砸什么,看到服务生,先是一顿乱刀抡过去。见这帮人是专门来砸场子的,服务生们吓得四处奔逃,其中有人跑上二楼,连连尖叫道:“不好啦,有人来砸藏子了,不好啦……”

  他高八度的叫喊,马上引出数十名青帮人员,有些人披着衣服,有些提着裤子,面露茫然之色,问道:“怎么了?乱叫什么?”

  “有……有人来砸场子!”

  “什么?”青帮人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无数名青年窜到二楼,举起片刀,对着那些毫无防备的青帮人员冲杀过去。

  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打斗。一方含恨而来,手持片刀,匕首等利器,一方惊慌失色,手无寸铁,青帮人员哪是他们的对手,刚一接触,就有数人被砍翻在地,鲜血直流,其他的青帮人员吓的调头跑回房间,想去找家伙,可是青年们不给他们机会,随后跟上,将青帮人员堵在各房间内,不由分说,上去将其打倒在地,随后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乱刀。

  青帮被袭击个措手不及,整个二楼的人员,还没有组织起来,就被消灭在走廊和各自的房间里。

  楼下的大乱,也惊动了三楼的青帮帮众,当百余人提着刀和枪棍棒冲下楼时,二楼的已方人员已被清楚个干干净净,放眼望去,走廊里都是敌方的人,有人在砸东西,有人正在向墙上浇汽油,往地上看,躺的皆是自己兄弟,有些人连衣服都没穿整齐。

  哎呀!青帮的头目见壮,整个心都抽搐起来,脑袋嗡嗡直响,他回头大声喝道:“快给我上啊,你们还在等什么?!”

  “啊……是!’数十名青帮人员高举片刀,向二楼的敌人杀去。

  顿时间,双方人员又恶战在一起。

  小空间势均力敌的混战是最血腥的。

  只见走廊内刀光霍霍,鲜血崩射。刀与刀的碰状声,刀锋断骨的声音以及人们的掺叫声,怒吼声混杂在一起,合成一首死亡之曲。

  一批批人在刀光剑影中倒地,可是马上又有新的人员投入到战斗中,整个走廊内,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青帮头目观望了一会,带着剩下的人员往一楼跑去。

  可是刚跑到一般,楼下又涌上来无数的青年,双方在楼梯间内狭路相逢,又展开了一场你死我活的大混战。

  那青帮头目倒也英勇善战,带着几名亲信兄弟,硬是杀出一条血路,从楼梯间里冲了出来。

  到了一楼,只见酒吧里空荡荡的,空中还飘扬着“东方红”的音乐。

  他甩甩脑袋,也来不及细想酒吧今晚为什么放这种音乐,深吸口气,他边往外跑边掏手机,准备向分部求援。

  正在这时,一名青年突然从椅子上站起,如同一阵风似的飘到他近前,脚下一个扫堂腿,狠狠踢在青帮头目的脚腕上。

  青帮头目正在打电话,加上来者身形太快,他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人便已经飞了出去。

  扑通!青年头目摔在五米开外,一头扎在地上,在其身后的青帮众人吓得大惊失色,纷纷举刀,向来者猛劈过去。

  来者正式坐在谢文东身边的袁天仲,他哪里将这样的小角色放在眼里,身形晃动,劈开对方的攻击,同时,手脚并用,只听见劈劈啪啪一阵脆响声,几名青帮汉字皆被他打倒在地,有些骨头断了,有些手臂脱臼,躺在地上,痛苦的直哼哼。

  谢文东缓缓站起身,漫步向那名青帮头目走去。

  青帮头目摔得头昏眼花,趴在地上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袁天仲到他金钱,对其小腹,又是一脚。

  忍不住闷哼一声,青帮头目再次趴到,咧开嘴巴,五官都挤成了一团,血水顺着嘴角滴落在地。

  谢文东走到他身边,两眼眯缝这含笑看着青帮头目,说道:“我是谢文东。”

  什么?青帮头目听到谢文东这三个字,瞬时忘记了疼痛,翻过身来,惊恐地看向他。

  “我,”谢文东正了正身上的中山装,挺直胸膛,目光垂视,面无表情地说道:“只是想让你死个明白.”说着,他举步迈过那头目,缓缓走了出去。

  袁天仲目光一凝,从地上捡起一把片刀,抓着青帮头目的头发,随谢文东走了出去。

  来到外面,他手掌向下移动,将青帮头目的衣领子扣好,随后向上一提,那头目庞大的身躯凌空而起,袁天仲毫不停顿,将他顶在墙壁上,接着,另一只手握刀,恶狠狠刺下去。

  扑哧!

  这一刀,正刺在青帮头目的胸膛上,由于力道太大,锋利的刀身不仅将他的身体贯穿,也深深刺入他身后的墙壁内。

  青帮头目整个身体挂在墙上,四肢抽搐几下,脑袋向下一耷拉,没了动静。

  袁天仲在青帮头目的尸体上扯下一条衣服,沾着他胸口的鲜血,在酒吧的墙上写下十六个字——“洪武门下,英才辈出,犯我同门,罪责当诛!”这时,酒吧内的青帮人员大部分被解决干净,上百名青年从酒吧内鱼贯而出,连带着,还拖出二十多名服务生、调酒师、唱歌的女郎以及乐队等在酒吧工作的人员。

  这些人从未经历过这样的阵势,早已经吓傻了,一个个坐在地上,充满恐惧的看着众人。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来个**……”

  此时,空中仍然飘扬着东方红的歌声。

  负责领队的那名青年疾步跑到谢文东车前,弯下腰来,问道:“东哥,怎么处置他们?杀吗?”

  “没有必要!”谢文东眯缝着眼睛,手掌随着音乐打着节拍,淡然说到:“放她们走吧!”

  “可是,他们要是对警察说起我们就难办了……”青年面带顾虑地提醒道。

  谢文东对他一笑,说道:“警方即使知道是我做的,又能把我怎么样?!”他的语气虽然平淡,但却带有傲视一切的霸气。

  他说的是实话,别说上海的警方不会倾向于青帮,即使是市领导那边的关系他也早已经打理妥当,正因为这样,他才敢肆无忌惮的找上青帮。

  青年头目闻言,心中思绪为之荡漾,深深点点头,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问道:“东哥,烧吗?”

  “烧!”谢文东说完,拍拍司机的肩膀,说道:“开车!”

  汽车还没开出街头,就见后方的酒吧火光冲天,冒起了滚滚浓烟。

  酒吧是上海的老房子,结构多为木质,上面浇过汽油之后,占火就着,这一把大火烧起来,火势凶猛,顷刻之间就从一楼烧到了三楼。

  坐在副驾驶座位的袁天仲转回头来,笑道:“东哥,想必今天晚上,韩非是睡不安稳了。”

  谢文东幽幽说道:“血债,总是要用血来偿还的。”说完,他闭上眼睛,慢慢扬起头。

  青帮的这个酒吧小聚点被挑,又让北洪门放一把火烧个干净,只是冰山一角而已,这一晚上,北洪门来到上海的全体人员分成数波,在暗组和血杀的配合下,以雷霆万钧之势,对青帮十多家场子展开突然袭击。

  他们来得突然,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势如破竹,给青帮造成极大的损失,十余家场子被挑。

  谢文东来的如此之快,筹备的如此之周密,大出青帮的意料。

  韩非想到谢文东会来报复,只是没有想到,他刚到达上海的第一天,还没有做任何的修整和侦察,就对己方展开大规模的攻击,而且对己方的各个场子、据点的位置、人力、具体情况了如指掌。

  别说韩非没想到,即使是南洪门那边也没想到。

  其实,谢文东还在T市没有动身来上海的时候,就先派出暗组,到上海做了仔细的察探。

  来时的路上,他接到暗组的汇报,已构思出详细的进攻计划,所以人刚到上海,进攻也随之全面展开,根本没给青帮留下任何准备的时间。

  这天夜晚,对于青帮、南北洪门来说,都是个不眠之夜。

  早上八点多时,向问天带着萧方,坐车赶往北洪门据点,要与谢文东会面。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4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