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三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三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魏东东笑道:“韩大哥,我们不能总是被杜天扬逼着做事,适当的时候,也该逼逼他,趁他手里还有实权的时候,让他使点真本事出来!”

  韩非手指敲打着桌面,柔声说道:“你的意思是……?”

  魏东东说道:“谢文东现在在广州,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能错过,但南洪门已站在谢文东那一边,我们不容易得手,以当前的形式来看,警方那些墙头草也指望不上了,我们不如干脆点,直接利用军方,让他们控制住南洪门,然后,我们趁机杀掉谢文东。”

  韩非揉着下巴,问道:“军方如何能控制南洪门?”

  魏东东笑道:“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什么样的借口,只要能压制住南洪门势力两个小时,让他们无法对谢文东进行任何支援,这对我们来说就足够了。”

  韩非仰起头,没有马上答话,背着手慢悠悠地徘徊起来。

  西村别墅。

  谢文东一直都在关注着广州的局势,对南洪门放出消息之后的效果很满意,既然警方的态度发生了动摇,想必南洪门已没有在忌惮青帮的地方。

  他让东心雷带领下面的大批兄弟先返回T市,既然南洪门的形势无忧,没有必要再留在广州浪费人力、财力。另一方面,他自己也订下机票,准备乘坐明天的飞机去往北京,向政治部汇报他在安哥拉的“工作”。

  东心雷带领北洪门大批人力离开,谢文东身边只剩下袁天仲、格桑、五行兄弟以及关锋等人,不过,东心雷走时也给他们留下了充足的武器和弹药。

  东心雷是走了,不过又有两人出现在谢文东的身边,其中一位是姜森,一位是刘波。

  虽然两人不分先后来到的广州,但出发点却不一样,刘波是从日本到的广州,姜森则来自DL。刘波去日本是为了巩固暗组在日本的情报网络,后来姜森给他打电话,称东哥已回到广州,两人一商议,决定一同赶过来。

  暗组和血杀在文东会属于流动性很大的部门,谢文东不在时,不受任何人调遣,做事完全靠自觉,姜森和刘波不象三眼、李爽、高强等人,要管理各自的堂口,他俩没有太多的事务缠身,都很自由。

  看到这两位兄弟赶来,谢文东非常高兴,与二人交谈时,讲了不少关于自己在安哥拉的所见所闻,当然,也包括他强行抢占的金刚石矿的事。

  姜森和刘波听的心动不已,都希望有机会也能随谢文东去安哥拉,开开眼界。

  等谢文东告一段落之后,刘波才突然想起一件事,正色说道:“对了,东哥,有件事差点忘记说了,山口组方面想和你进行一次会谈。”

  “哦?”谢文东笑了,悠悠问道:“他们又要找我谈什么?”

  “肯定是为了高山清司和西胁和美的事。”这两人都是山口组的重要干部,现被谢文东关押在吉乐岛。刘波说道:“消息来自胡子峰,估计,用不了多久,山口组方面的人就会来中国找东哥。”

  听到胡子峰,谢文东笑了,问道:“他在山口组的情况怎么样?”

  刘波哈哈而笑,说道:“如日中天!他现在已是山口组的若众之一,并正式将他的血天使改变为天使组。作为山口组侵入东京的先锋之一,他为山口组立了汗马功劳,山口组在东京所占的地盘,其中有七成都是被子峰打下来的。有消息称,他可能会被提拔为本部长补佐,将直接受山口组总本部长入江贞的指挥。”

  谢文东笑道:“听起来,子峰在山口组干得非常不错。”

  “恩!”刘波点头道:“确实如此。无论是山口组组长筱田建市还是总本部长入江贞,都十分欣赏他的才华。当然,这两人也都有意拉拢他成为自己的心腹。”

  “哦?”谢文东挑起眉毛,疑问道:“山口组内部还有派系之分吗?”

  “山口组的规模那么大,派系还是很多的。”刘波解释道:“最主要的大派系有两个,一是一组长为首的‘组长系’,另一个是以总本部长为首的‘部长系’,现在来看,子峰或许更倾向于后者。”

  “我知道了。”谢文东笑眯眯地点点头,考虑自己是不是该抽出时间,和胡子峰好好谈谈了。

  对于山口组来找自己谈判,他并未放在心上,从内心来讲,他觉得二者之间早已没四名好谈的了.

  当天晚间,谢文东受向问天的邀请,去其总部参与南洪门举办的聚会,南洪门邀请的不只有谢文东,同时,广州黑道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在邀请的范围之内.

  其中有与南洪门关系交好的老大,也有暗中与青帮勾结的大哥,向问天的目的很明确,一是向众黑道人物做出表态,南洪门即将开始全面反击青帮,另一方面,也是对那些向青帮示好的老大施加压力,破坏他们与青帮的关系,与青帮开战,使青帮陷入孤立,这点对南洪门很重要.

  接到请贴的老大基本都来了,与南洪门关系好的自然不用多,即使是那些倾向青帮的老大们也想来探探风声,看看南洪门的动静.

  南洪门的总部已好久没有这么热闹,地下停车场已饱和,总部大门外的汽车都排出好远.

  谢文东到时,看到的就是这般场景.

  他微微一笑,对身边的姜森说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如此逆境的情况下,南洪门还有这么强的号召力,其在广州根深蒂固的地位,真是达到难以撼动的程度.”

  姜森点点头,笑呵呵说道:“也许青帮今天在广州多面临的问题,将来就是我们所要面对的.”

  谢文东仰面而笑,拍拍姜森的隔壁,没有多说什么,大步走了进去.

  谢文东的身份,不同其他黑帮老大可比,向问天携南洪门的一干骨干亲自出来迎接,这也算给足了谢文东面子.

  现在布置一新,原来的桌椅全部撤掉,换上崭新气派的实木大桌.

  此时,里面全部是人,站着的,要比坐着的多得多,老大有坐的位置.下面的小弟只能站在一旁.

  大厅内人声鼎沸,打招呼声,谈天说笑声,连成一片,人们的服饰也各异,穿什么的都有,不少人敞开衣怀,露出挂在脖子上又粗又长的金项链.

  广州的黑道不能说是全国最大,但可算是最杂的.

  广州本身就是移民的城市,天南地北,哪的人都有,区域划分得也明显,甚至涉及到来广州的打工者,湖南的打工者若去东北帮所占的地盘找工作,很可能会挨顿狠打,同样,东北人去湖南帮的地头找工作,下场也不会好到哪去.再加上广州本地的黑帮组织,整个黑道哪是一个乱字能表达,如果没有南洪门在广州压阵,这里的黑帮不知道要争斗到什么程度.

  当谢文东和向问天并肩走进大厅之后,吵杂声顿时间小了下去,时间不长,偌大的厅堂,已变得鸦雀无声,人们都瞪大眼睛,看着这两位跺一脚,各个中国黑道都要颤三颤的顶级人物。

  对他们来说,向问天是再熟悉不过了,但对谢文东,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不少人都是伸长了脖子,探头观望,可看清楚之后,无不面露失望,连连摇头,毕竟,谢文东的模样对于倔们来说,实在是太稀松平常了,丝毫没有引人注意的地方。

  对于众人的反应,谢文东见怪不怪,脸上带着微笑,穿过众人,与向问天来到大厅内最里面的那张桌子旁。

  向问天对众人摆摆手,笑道:“站在我身边的这位就是北洪门的掌门人,谢文东谢兄弟,想必,不再用我过多介绍了吧”顿了一下,他环视众人,又道:“首先,我很感谢各位老大能来到这里,来者即是朋友,无论以前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样不愉快的事,只要你能把我向问天当成朋友,今天之后,都可以一笔勾销。”

  厅堂里出奇的安静,人们都在静耳倾听向问天的话。

  向问天继续道:”其次,我要和大家谈谈青帮的事,最近一段时间,青帮入侵广州,对我洪门势力大加打压,由于警方的从中配合,洪门确实吃了不少亏,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在未来的时间里,警方将会保持中立,我洪门也会对青帮展开全面的反击,只要各位老大能坚定不移地站在我这边,我相信,最终胜利的将会是我们。当然,如果你继续选择投靠青帮,那凶也没有办法,不过,你将会成为我洪门的敌人,青帮被打败之后,我将会使用最屡利的手段来对付你,到那时,你可别怪我向问天翻脸不认人,不讲情面!“

  说到最后时,他的语气变得冰冷虎目中闪烁出精亮的电光,象是两把刀子,在众人的脸上慢慢划过。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