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三十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三十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谢文东寻思片刻,回头对金眼说到:开车,趟过去!

  金眼想也没想,答应一声,立刻往回跑去,时间不长,他开了一辆军车回来.谢文东两眼闪烁着精亮的光芒,让皮龙.内贝指挥前方的士兵空出一条通道.

  眼看着金眼开车冲下山坡,皮龙.内贝吓了一跳,急忙说道:谢先生,快让你的手下停车,前面都是地雷,他会被炸死的.

  听完克里斯的翻译,谢文东还没说什么,一旁的木子笑了,说道:这算什么,再大的风浪我们也闯过,几个破地雷,伤不了老大~!

  皮龙.内贝茫然地眨眨眼睛,先看看面带微笑的谢文东和满不在乎的木子,再转头瞧瞧奔雷区而去的军车,他摇头喃喃道:真是一群疯子!

  当军车马上要接近地雷区的时候,金眼脚踩油门,突然加速,另外,他急打方向盘,使汽车横在山坡上,向下急划,完成这一连串的动作,他毫不留情,推开车门,飞身跳了出去

  山坡的坡度,加上汽车下冲的惯性,很快,汽车定立不住,轰然倾倒,厕身紧贴地面,挂着翁翁的劲风,直向安盟的营地滑行而去.

  军车体积庞大,尤其是横这过来,涉及面更广,他连续碰触到数颗地雷,其中还有两颗弹跳式地雷,只听轰隆隆一阵巨响,在连续的爆炸声中,汽车在山坡上翻滚起来,硬是冲出一条5米多宽的通道,最后直接摔进敌方营地的战壕中,停顿两秒中,被炸得残破不堪的车体猛然升起一团火球,随后,爆炸开来.

  周围的独立旅士兵几乎全部看呆了,望这地面上留下的一个个的弹坑,半晌回不过来神

  不知是谁大喊一声:兄弟们,冲啊!

  哗!金眼的勇敢以及敏捷的身手,激发了下面人员的斗志,原本卧倒的独立旅士兵们齐刷刷从地上窜起,手持AK47,叫喊着向敌人的营地全力冲杀过去

  几名躲藏在战壕里的安盟士兵本就让爆炸的汽车震得其昏八素,还没等他们全部清醒过来,独立旅的士兵就已不到十米

  两名安盟青年晃悠悠的拿其枪,刚要向迎面冲来的敌人射击,但斜刺方就扫来一排子弹,打在二人胸口上,两名青年的身子同时一震,站立不住,坐倒在地上,鲜血顺着胸口的穿堂窟窿流出来.

  二人倒下的同时,独立旅的士兵已经到了战壕前,对趴在战壕里还没来来得及战斗的敌兵开始连续的扫射

  随着密集的枪声,几名安盟的士兵被打成血人,浑身都是弹眼

  冲近敌人的战壕内,独立旅这边的气势更加高涨,叫喊声,怒吼声连连,兵分两路,一拨人清扫战壕里的据点和暗堡,一拨人越过战壕,继续向敌人的腹地发生猛攻,这时,那辆被皮龙.内贝当成宝贝的甲车也从后方缓缓开了出来,投入到战斗中.

  此时,安盟营地的饿后方线已经全部瓦解,士兵死的死,逃的逃,许多躲在暗堡里的官兵连枪都没来得及开,就被冲入战壕里的独立旅士兵扔进的手雷,被炸地血肉横飞,有些被对方的喷火枪烧成灰碳,其状惨不忍堵

  安盟营部里的营长坐不住了,带着几名副官跑来一看,只见营地后方火光冲天,己方大批的士兵盔歪甲斜地败推下来,再往后看,满山遍野,都是安人运的的军队,营长的脑袋翁了一声,眼前发黑,差点没坐在地上

  敌....敌人是从哪冒出来的?营长一把抓住手下的副官的脖子,大声吼道.

  我也不.....知道啊!

  副官了解的情况并不比他多,敌人来的太突然了,不仅数量众多,而且还在极短的时间内突破雷区,简直像从天上掉下来的似的

  :吗的!营长一把将副官推开,从肋下拔出手枪,对这向自己这边奔逃的士兵甩手就是两枪.砰.砰!两名跑在最前面的士兵应声而倒,营长大吼道:不许推!给我顶住!谁敢退一步,我就杀了谁!说这,他对副官说道,让督站队顶上去,凡是逃兵,格杀勿论!

  是!副官答应一声,向营部内跑去,营长又叫道:还有,把追杀敌人的两个连给我叫回来,快!

  啊!是!

  他想把两个连叫回来,可是,此时已经来不及了

  当安盟的两个连追到卢安多山区边缘的时,突然之间,道路两旁的树林枪声大震,数以百计的子弹从树林中射出,只是眨眼,安盟就有二十多名士兵重弹倒地,随着林中的枪声,原本败逃的安人运也停了下来,重新折回,对追杀而来的安盟士兵给予强烈的反击

  另一方面,早被谢文东安置好的两架加农炮齐齐开火,对着山间小路的安盟士兵狂轰乱炸

  战场内,锋利的弹片四处横飞,任意肆略,打在人身上,轻而易举的将人体切断,撕碎,粘着鲜血的弹片钉在路边的大树上.石头上,劈啪作响,地面上弹坑密布,三密多宽的弹坑周围到处是残肢断臂以及碎肉块,密集的子弹,像雨点一样,由四面八方倾斜而来,让安盟士兵无法躲避,无处逃脱

  这条对安盟士兵来说无比熟悉的小路,此时边成了地狱,自己的地狱.成派成片的人群在枪弹炮火中倒下,可紧接着,又有更多的士兵惨死在他们的身上

  场中到处弥漫着硝烟味,血腥味,以及人肉烧焦的臭味,流弹乱飞1的飕飕上,在战场交织成一首仿佛来自地狱的死亡之曲

  此时,人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那么的脆弱不堪一击,平日里呼风唤雨的英雄,现在只是一颗流弹就可轻取他的性命,死亡像阴影一样,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

  在两侧的夹击,前方的反扑以及火炮的打击下,几乎没有任何招架的能力,安盟两个连,二百多人全线溃败,可整整逃出来的,却不足五十人,而且大多身上都带着伤。

  土道上的泥土几乎全都被鲜血染红,黄土变成了红土。

  独立旅人员当然不会轻易放炮对方,随后掩杀,一路疯狂的追杀,直把队长打得哭爹喊娘,逃回到营地中时,只剩下十余人。两名连长,现已剩下一个。

  看着他浑身是血的连长站在自己面前,营长觉得自己快要疯了,目光在这十余人身上慢慢扫过,最后,猛的抓住那连长的头发,怒声叫喊道:“我的人呢?你吧我的人都弄哪去了?”

  二百多名兄弟,现在只回来十多个残兵败将,营长哪里能受得了。

  “死了,他们都死了!”连长木然地抹抹脸上的血迹,神志模糊,表情呆滞地说道:“我们中了敌人的埋伏,兄弟们统统都死光了......”

  “那你他妈为什么不死!”营长气急败坏地一脚将他踢倒,接着,对着他的胸口和脑袋就是两枪。

  枪决了那名连长,营长喘着粗气对副官喊道:“把全部的人都带给我顶上去,无论如何,也要给我守住营地!”

  副官暗暗苦笑,此时说守,谈何容易,敌人的大批士兵已经冲进来了,只凭已方现在这点人,根本不是敌手,别说守,能逃命就算不错了。

  他咽口吐沫,低声提醒道:“马维拉少校,我们……我们现在唯一的出路不是抵抗,而是撤退。”

  “撤退?我们往哪撤?”营长瞪着血红的眼睛,冷冷瞅着他。

  副官说道:“向卢安多撤退,毕竟那里的镇长诺马是我们安盟的朋友!”

  营长冷如冰霜的脸色缓和了一些.疑问到:再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副官点点头钓:敌人是有备而来,现在又设计吃掉我们两个连的人力,此时他们还突破营地的后防,我们根本抵御不住,马维拉少校,现在不是忧郁的时候,应当机立断!

  唉...营长叹了口气,停顿片刻,转头看向身旁一名警卫,他边解开上衣的扣子边对警卫说:把你的衣服给我!

  营长和副官都换上普通士兵的衣服,然后带上数十名亲信以及士兵,毛腰跑出营部.

  这时候的营地已经乱成了一团,安人运和安盟的士兵混杂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很难分清谁是谁.

  不过,安人运在战局上有绝对优势,营地中,,绝大多数都是安人运的士兵.

  他们将安盟的人分皮围剿,有些被堵进营帐里,有些被迫躲进地堡中,有些干脆跪在地上,交械投降,不过他们的下场并没有太大分别,基本上都被安人运的士兵直接开枪射杀.

  在战场中,没有人去分心照顾俘虏,如果双方的处境调换,安盟的人也会这么做.

  营长带着十余人,连躲带藏,总算有惊无险地跑到东侧的战壕处,还没等他们送口气,就看到数十名安人运的士兵在战壕里围杀安盟人员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4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