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八十六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八十六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在甩出任长风的同时,唐寅也窜了过去。

  扑通!谢文东和任长风双双摔倒,不等二人爬起,唐寅一点两人的背身,身形扭动,呈S形向前门跑去。他快,可是五行的枪也不慢,金眼对准唐寅逃窜的背影,抬手就是两枪。扑!只见唐寅的身形明显的一震,然后向前扑倒,接着,他长啸一声,又向前门窜去。

  此时,正门被一面肉墙堵住,唐寅抬头一看,来者正是格桑。

  格桑胸口的伤势不重,上过药做好包扎便无大碍。他现在手中提有一把大号的砍刀,看到冲过来的唐寅,他咧开大嘴笑了,断喝一声:“此路不通!”说着话,他手中的大砍刀横着抡了出去。

  唐寅急忙收住脚步,弹跳而起,向后跃去。当他落地之后,格桑和袁天仲已一前一后,拦住他的去路。

  现在,唐寅总算搞明白了,原来,谢文东到这家小饭店吃饭,就是要引自己上钩,这里早已为自己布下了天罗地网。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肩膀,一个拇指大的圆窟窿正汩汩地流着血。刚才,他在逃跑的时候,身形虽然左右飘忽不定,但还是有一枪将他的肩膀打穿。

  他深吸口气,脸上带着怪异的冷笑,身子猛的一晃,折向窗口方向。不等他到窗台近前,只见外面突然闪出三道银芒,唐寅心头暗惊,当机立断,提腿一脚,将身旁的一张桌子踢起。

  “啪、啪、啪!”三根银针几乎同一时间钉在桌面上,另外桌面还多出两个小圆洞。只见,木子、水镜、土山三人站在窗外,手中都拿有手枪。

  唐寅心头冰凉,倒退两步。

  这时,谢文东搀扶着任长风,慢慢从厨房内走出来,在他身后,进进跟的是金眼和火焰。

  谢文东打量着浑身是伤、血流不止的唐寅,说道:“唐寅,你已无路可逃。”“哈哈——”唐寅仰面大笑,眼中精光闪烁,满脸的兴奋,看向谢文东,说道:“很有意思,你果然没让我失望,我喜欢这样的战斗!”

  “呵呵!”谢文东淡然而笑,摇头轻叹,唐寅身上受了这么多出伤,而且是在身陷囫囵的险境中,竟然还笑得出来,这人的思想不是正常人能理解的。他说道:“我今天必须要杀你,为了桂新,还有他的家人。”

  “想杀我,就尽管来吧!”唐寅笑呵呵道:“何必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你我都是同一类人。”

  唐寅杀人,还能见到血,而谢文东杀人,有时连血都看不到,刘桂新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谢文东目光幽深地看着唐寅,嘴角挑了挑,笑眯眯地点下头,干脆利落地侧头说道:“杀了他!”

  五行兄弟纷纷抬起手,将枪口对准唐寅。这么近的距离,以五行兄弟的枪法,是绝对不会失手的可能。可正在这时,饭店外突然间警笛声大起,人声鼎沸。就在众人一楞的时候,唐寅双腿弯曲,猛的一弹,身子腾空而起,随后脚点桌面,凌空将房顶的铁皮盖撞出个水缸的大窟窿,人也随之跃了出去。

  “哎呀!”五行兄弟惊叫一声,纷纷抬起手,对着房顶一顿乱射。袁天仲招呼一声,飞身跳起,踩着桌子,顺着唐寅撞出的大圆洞,也窜了出去。

  到房顶,向左右观瞧,根本没有唐寅的影子,袁天仲俩眼眯缝着,向饭店后身的小胡同望去,只见一条黑影在胡同里正快速的向前逃窜,他目露精光,甩开双腿,飞步追了上去。

  “好厉害的唐寅!”饭店内,众人仰头看着大窟窿,忍不住连声感叹。谢文东也不例外,他把唐寅所有能逃跑的地方都算计到了,并安排人员堵截,可是,偏偏把房顶漏算了。谢文东握了握拳头,喃喃说道:“此人不除,以后定是心腹之患!”

  金眼俩眼瞪圆,边动身先外边急道:“东哥,我去追他!”木子、水镜等四人纷纷跟上。

  不等他们走出饭店,数名警察开门走了进来,看了看饭店内凌乱不堪的桌椅,然后,开始打量起谢文东等人。当他们看到浑身是血的任长风时,几名警察纷纷把手放到腰间的手枪上,疑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没你们的事,让开!”金眼手中还拎着枪,稍微向袖口藏了藏,擦着说话那名警察的身边走过。

  “你站住!”那警察回手按住他的肩膀,说道:“你们这些人,谁都不能走,统统跟我去警局。

  ”对不起,我没那时间!”说着话,金眼震动肩膀,将警察手狠狠弹开,随后,大步走了出去。

  “哎,***,小子挺横的啊!“警察眼眉立起,将枪掏了出来,刚想顶住金眼的脑袋,旁边的木子上前一步,手中的枪抵在警察的后腰上,笑呵呵地说道:”兄弟,不要找麻烦好吗?”

  警察吸了口起,急急地转回头,低头看到顶在自己腰间的黑漆漆手枪,脸色瞬变,难以置信地盯着木子,嘴唇哆嗦着没敢说话。其他的警察见状,又惊又怒,齐刷刷亮出手枪,可是五行兄弟的动作更快,先一步把他们逼住。

  “你们要干什么?”平日里,只有他们敢用枪去指着别人的脑袋,何时被人用枪指过自己?!一各个面红耳赤,大声喝叫。

  谢文动深吸口气,眯了眯眼睛,掏出手机,给萧中联打去电话,开门见山地说道:“萧局长,我是谢文东,让你的人马上撤开,我这边有急事要处理!”说完,将手机直接往那名警察面前一嫡,说道:“朋友,你们的局长和你通话。”

  那警察惊讶地接过电话,将信将疑地放到而边,“喂?啊!萧局长!真是你?!哦.....是.....是......是....是....好的、好的......我明白了!”

  和萧中联通过电话,警察的态度立刻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脸上带着笑,又是点头有是哈腰地说道:“原来是谢先生啊!刚才多有得罪,还请你不要见怪!”说这话,他恭恭敬敬将手机递还给谢文东。

  谢文东向他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对五行兄弟使个颜色,当即快速走出饭店。

  等出来之后,再向街道俩侧观望,哪里还有唐寅的影子。金眼皱着眉头,问道:“东哥,现在怎么办?”

  他的话音刚落,饭店后身闪出一条黑影,金眼反映极快,立刻将手枪举起。

  “是我!”黑影走到众人近前,定睛一看,原来是袁天仲。

  “唐寅呢?让他跑了?”

  袁天仲叹了口气,垂头不好意思地低声说道:“虽然我看到他了,可是,却没有追上,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哦!”谢文东拍下他的肩膀,安慰道:“没关系!唐寅虽然跑了,但是他受的伤不轻,短时间内是无法再找我们麻烦了。”说着,他顿了片刻,又笑道:“天仲,今天多亏有你在,不然,别说伤到唐寅,即使能把他打跑都不容易!对了,你的伤怎么样?”

  袁天仲低头看看自己软肋两侧的刀伤,故作牵强地笑道:“多谢东哥关心,我没事!”说话时,袁天仲的心里却是十分得意,眼中闪烁出兴奋的光芒。能得到谢文东的赞赏,不仅是种荣耀,也是一种极大的肯定。

  正如金鹏所说,袁天仲的野心不小,他想在北洪们内站稳脚步,甚至爬到一个相当高的位置,首先就要得到谢文东的认可。望月阁的光环,再闪亮也是虚的,没有实质性的意义。正因为他明白这一点,所以在和唐寅作战的时候,真是豁出性命去搏斗了。

  谢文东含笑点头,对金眼说道:“金眼,你带长风和天仲去医院,看医生怎么说,需要住院的话就一定要住!”

  “是!东哥!”金眼答应一声,走到任长风近前,准备要搀扶他。

  任长风一晃身,脸色难看地说道:“不用!我没受伤!”说着,他又道:“帮我把下胳膊。”

  金眼没明白他的意思,不过还是伸手将他的手腕抓住。“抓紧了!”任长风猛然抖动肩膀,只听咔嚓一声,脱臼的胳膊恢复正常,他面无表情的又道:“另一只!”

  任长风向来高傲,可是和唐寅没打上一招,双臂就被对方拧脱臼,这口气他哪能咽得下去。

  按理说,唐寅固然厉害,可任长风也不至于如此不济,他吃亏就吃亏在太大意了,也在低估了唐寅。

  见他气鼓鼓的样子,谢文东笑了,让长风吃点亏也好,省得他过于眼高,弄不好以后会吃更大的亏。

  唐寅受伤跑了,分堂口内再没有让谢文东所顾虑的人,当晚文东会发起更加犀利的进攻。

  这一次,王维是真抵挡不住了,尤其是堂口的正门,受到文东会最猛烈的攻击,手下人员被打得结结败退,溃不成军。

  最后,他把压箱底的人力以及身边的保镖都派上阵去,才总算将文东会的攻势打退。

  事实上是谢文东主动下令撤退的,和王维的殊死抵抗没有多大关系。

  见敌人退了,王维以为有机可乘,率队随后掩杀。可他刚刚带人杀出大门,从敌方阵营突然杀出一名蒙面的黑衣人,手持两把残月弯刀,在月光的照射下,散发出阴森冰冷的幽光。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