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八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八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啊!”袁天仲惊叫出声,急忙站起身形。

  再看唐寅,好象没事人似的,仍然坐在椅子上,大口吃着铁钎上剩下的烤肉。

  袁天仲擦擦额头的油渍,怒火中烧,提腿一脚,将桌子踢翻,同时,手腕一抖,亮出软剑,银光闪烁,剑锋直取唐寅喉咙。唐寅动作也快,两脚猛蹬地面,身形向后退去,连人带椅子滑出两米多远,接着,手腕一甩,将手中的铁钎子向袁天仲射去。

  袁天仲脑袋一晃,闪过铁钎,不等他前冲,唐寅站起,脚尖一勾身下的椅子,又甩向袁天仲。

  “咔嚓!”椅子刚飞到袁天仲近前,他手起剑落,将木椅劈成两半。软剑是种难以使用的武器,由于剑身柔软,不容易发力,但是对于高手来说,可是硬如钢丝,软如丝线。袁天仲的脾气不好,但一身的本事可绝非常人能比。

  唐寅楞了一下,接着大笑一声,双手向后腰一伸,抽出两把片刀,身子前冲,双刀突然向谢文东的胸口狠刺过来。

  不等谢文东躲避,袁天仲在旁横下一剑,将唐寅的双刀挑开,同时,他向前一近身,挡在谢文东的前面,冷笑说道:“唐寅,想伤东哥,你得先过我这关!”

  “你是找死!”唐寅两眼一瞪,带着怪笑,双刀连舞,与袁仲天战在一处。

  东北人脾气火暴,一言不和,大打出手是常有的事,不过,真动刀动枪的打起来,敢在近前看热闹的还没有几个。袁仲天的唐寅各抄家伙,在饭店里拼杀起来,把周围的食客吓得面容失色,大呼小叫的向外跑去。时间不长,饭店里的客人已逃得一干二净。

  且说打斗的二人,唐寅出招极快,如同利电,身法诡异,好似旋风,他双刀齐出,猛刺袁天仲的双目。

  袁天仲弯腰闪躲,同时,软剑切向唐寅的腿筋。唐寅腾空跃起,手中的双刀变刺为劈,直取袁天仲的头颅,后者向后仰身,避开锋芒,不过,他的动作慢了一点,刀尖在他的眉毛上划出一条小口子,但袁天仲的软剑也在唐寅的脚踝处抽出一条血淋子。

  两人一触即分,各自退后两步,袁天仲的眉梢凝出血滴,而唐寅的脚腕也是火辣辣的疼痛,谁都没占到对方的便宜。

  江湖中人的搏杀,基本都是一招即分高下,连续打上几十个回合或者上百回合的,那是武侠小说,或者是黑道人物势均力敌的对砍。

  袁天仲用双指擦掉眉梢的血珠,表情变得凝重,唐寅活动活动脚踝,虽然脸上还挂着笑,但是已不在那么轻松。

  “两位,要打的话就出去打,要死也别死在我这,我们这里还要做生意呢!”小饭店的老板听闻打斗声,忙从里面跑出来,见有两名青年在各拿刀剑对峙,先是吓了一跳,可再看左右,原本吃饭的客人连帐都未结都跑光了,顿时气得直哆嗦。

  唐寅和袁天仲正在对视着对方,谁都没有理会老板,高手对绝,容不得半点分心。

  看两人象木偶一样不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老板心口的怒火更旺,走向离他最近的唐寅,伸手就去抓他的衣服,怒声说道:“小子,我的话你没听见吗。。。”

  他的手刚刚要接触到唐寅的衣服时,突然觉得胸口一凉,接着,传来钻心的巨痛,他慢慢低下头,发现自己的胸口处插着一把片刀,唐寅的刀。

  “啊------”老板发出一声掺叫,脸色瞬间毫无血色。正在这时,袁天仲也出手了,软剑一抖,挽出三朵剑花,分刺唐寅的喉咙、心口和小腹。几乎是同一时间,谢文东将衣襟提起,拔出肋下的手枪,枪口对准唐寅的脑袋。

  唐寅冷笑一声,手臂用力一抡,片刀挑起老板的身体,向谢文东砸去,随后,双刀一分,反辞袁天仲软肋。

  他的动作极快,一气呵成,算计得分秒不差。

  谢文东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就见老板的身躯向自己横飞过来他运足力气,提腿就是一脚,想将老板踢开,可是,他却低估了唐寅的力气。当他的脚接触到老板的身体时,立刻意识到不好,因为其中的力道实在太大了。

  扑通!哗啦啦!

  谢文东这一脚,非但没将尸体踢开,反而受到尸体的冲击力,直接被撞了出去,身体挤碎玻璃,从饭店里一直轱辘到饭店之外。

  他在地上躺了片刻,方摇摇头站起,低头一看,身上都是破碎的玻璃片,如果不是有防弹内衣护体,不知道要被划出多少条口子。他暗叹一声好险,举目再看饭店内,袁天仲和唐寅又已经分开。

  只不过,两人的身上又增添了伤口。袁天仲的双肋多出两条口子,鲜血直流,而唐寅也好不到哪去,心口和小腹被刺出两个指甲宽的小窟窿,虽然伤口不大,却是很深,他的额头也见了冷汗。

  “唐寅,今天你是插翅难飞了!”袁天仲一抖软剑,甩掉剑尖上的血珠,冷声说道。

  “哼哼!”唐寅嗤笑,说道:“如果我的刀没有丢失,你现在早已没命说话了。”

  他这倒是实话,由于唐寅的钩镰刀被谢文东拣去,他一时间找不到适手的武器,没有办法,只能用两把普通的片刀代替,如此一来,其犀利的刀法大打折扣,远不如钱。不过,即便如此,他仍和袁天仲打个不分输赢。

  “那是你的问题,而不是我的问题。”袁天仲阴阴的笑了,说到:我的任务,就是拿下你的性命!说着话,他打开架势,再次出招。

  高手的搏杀是十分枯燥的,也没有任何的欣赏性,只不过其中异常凶险,任何一个失误,都会使自己瞬间丢了性命。

  石火电闪的接触,过后,二、人又已最快的速度退回,两人的身上,又各增加一条新的伤口。

  虽然前后只打了三个回合,但两人的身上却都是鲜血直流,汗水早已将内衣湿透,侵入到伤口处,火辣辣的疼痛。

  袁天仲和唐寅喘着粗气,二人的目光一个比一个冰冷,活象是两只杀红了眼的困兽。

  突然见摔到饭店之外的谢文东站在窗外,枪口正准备指向自己,唐寅叹口气,既然有袁天仲这个高手在场,那么,想杀谢文东是不可能了!想罢,他身形一晃,猛然向饭店门口窜去。

  他的速度快得惊人,只是眨眼的工夫,就到门前,刚把房门拉开,冷然间眼前银光一闪,一把唐刀无声无息的向他迎面劈来。

  若在平时,这或许对唐寅构不成危险,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同,除了有伤在身外,后面还有一个更加难缠的袁天仲追杀过来。

  唐寅的反应之快,让人咋舌,只见他身子一躬,呈倒‘U’形向后窜去。

  唰!

  唐刀在他两腿之间劈过,而袁天仲由后刺来的一剑贴着他的脊梁骨划过。

  躲过一刀一剑的进攻,唐寅落地后毫不停顿,借着惯性又轱辘出好远,随后如同弹簧一般从地上跃起,向饭店的后门冲去。

  去饭店的后门要路过厨房,当他进入厨房时,原本躲在里面的服务生吓得妈呀一声,拔腿就跑。可他的速度和唐寅比起来,简直变得和蜗牛一般。后者几个箭步追上他,手起刀落,硬生生劈下他的脑袋,接着,抓在手中向后甩去。

  他在身后有两个人,其一是袁天仲,其二是任长风,刚才在大门外那一记重刀,也正是由他劈的。

  见一颗断头飞来,任长风和袁天仲本能向旁躲闪,唐寅怪笑月声道:“我让你们尝尝狗血喷头的滋味!”说着,他绕过无头的尸体,随后猛的一脚,将尸体向任、袁二人踢去。

  尸体未到,但那一腔子滚烫的鲜血却先喷来了。任长风和袁天仲二人无人躲闪,被鲜血淋得满脸满身。

  “啊——”

  二人又惊又怒,纷纷擦拭脸上的鲜血,借着这个空挡,唐寅哈哈一笑,全速向后门奔去。

  咣当!

  到了后门前,他一脚将房门踢开,不过,映入他眼中的是两把黑洞洞的枪口。

  糟糕,这里也有埋伏!唐寅连想都没想,身子向后一仰,马力地倒在地上。

  嘭、嘭——|

  随着两声枪响,唐寅的额头上出现两条血沟。而在他身后的任长风和袁天仲惊叫一声,双双趴在地上。这两颗子弹,虽然伤了唐寅,却也差点打穿任、袁二人的脑袋。

  唐寅躺在地上,不给对方再打第二枪的机会,手脚并用,猛的一拍地面,向一旁滚去。

  这时,谢文东冲到厨房的门口处,对着在地上翻滚的唐寅率手就是两枪。

  此时,如果换成是站在后门外的五行兄弟来开这两枪,唐寅恐怕就要交代了,但谢文东的枪法毕竟不是五行,两枪打出,唐寅毫发未伤。

  任长风从地上站起来,怒吼一声,飞身向唐寅扑去。

  唐寅嗤笑一声,旋身避开唐刀的锋芒,然后出手如电,抓住任长风的双腕,先是向外一分,只听嘎嘎两声脆响,硬是将任长风的胳膊拧脱臼,接着,双手一甩,将任长风向厨房门口的谢文东狠砸过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