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百二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百二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当张亮反应过来时,格桑已到了他近前.他两人,都是身材高大,体形健壮,格桑两米开外,张亮也是一米90以上,两人狠狠撞在一起,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冲力实在太大了,张亮惊叫一声,身体受力飞了出去,格桑也向前连续哏跄数步,才站稳身子.格桑以蛮力撞开了张亮,这下可苦了被邱平从3楼扔下来的魏东东.只听扑通一声,魏东东结结实实摔在地上,整个人如同一块膏药,四肢张开,呈大字型,很快,鲜血由他身体下流出,身子一动也不动.“哎呀!”张亮回头一看,眼睛险些鼓出来,以这样的姿势从3楼摔落,他都受不了,更何况毫无功底的魏东东了.他又急又气,挥舞双拳,向格桑扑去.

  比拼拳头,格桑还从没怕过谁.见张亮一拳打来,格桑不闪不避,迎着对方的拳头,也击出一拳.

  啪!这是拳头与拳头的碰撞,也是比较谁的骨头更硬.张亮只觉得手臂酸痛,拳掌无力,忍不住倒退3步,低头一看自己的拳头,又红又肿,举目再瞧格桑,他只是身形稍微晃了晃,站在原地,面不红,气不喘,文丝不动,谁高谁低,已见分晓.

  张亮大吃一惊,论拳脚的功夫,他在青帮即使排不到第一,也能排进前三,向来未遇到过敌手,但眼前这个大汉,实力恐怕要远在自己之上.

  他将牙关一咬,身子在旁一纵,抓起挫在地上的大砍刀,拉开架势,准备以武器和格桑拼个高下.

  正在这时,3楼的窗户处传出尖锐的破风声,一道黑芒,直奔格桑的胸口飞去.那是一支利箭,邱平的箭.

  好快,眨眼工夫,就到了格桑的近前.格桑看的清楚,也不闪躲,诚心想试试对方的箭究竟有多大的力道.当对方的箭支近到咫尺时,他猛的一抬手臂,将箭身抓住.

  格桑的力道,大得出奇,用‘单膀一晃千斤力,双膀一晃力无穷’来形容丝毫不为过.他以为自己能抓住对方射出的箭,可是,当他抓住的那一瞬间,立刻意识到他错了,箭身上的力道比他想象中要大得太多.

  嘶!箭身冲力不减,在他掌心硬是磨出一条血痕,随后,刺在他的肩胛骨内,这还是格桑反应够快,在知道箭支力道太大之后,下意识的将手臂向上抬了抬,不然,这一箭将直接刺穿他的心脏.

  “哎!”格桑痛的闷哼一声,退后两步.站在窗台之上的邱平此时又将第二支箭上了弦,也不做声,对准格桑的喉咙,又是一箭.

  这回格桑可学乖了,再也不敢用手去接箭,吓的忙抽身闪躲.喀嚓!这一箭没射中格桑,却深深刺进地面上,半个箭身都没入泥土中,可见其中的力量之恐怖.

  见一箭不中,邱平从3楼飞身纵了下来,疾步冲到趴在地上的魏东东近前,将他翻过来一看,魏东东的脸上,身上都是血,尤其是肋骨和腿骨,短裂处已刺穿皮肉,露到体外,其状惨不忍睹.邱平一探他的鼻息,虽然还没有断气,但气喘如丝,如果不及时医治,离死也不远了.看罢,他心情复杂,是又心痛又自责又着急,他将昏迷不醒的魏东东抱起,侧头对张亮急声说到:“阿亮,你先带着小魏快走,这里我来对付!”

  张亮楞楞的看了他一眼,摇摇脑袋,说道:“我留下,你走!”

  大敌当前,谁留下,就等于要顶住谢文东及其他所带来的精锐,活下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的话,让邱平感动,可越是如此,他就越不可能扔下张亮而独自逃跑.邱平来到张亮近前,将魏东东向他怀里一推,正色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不要再和我争,快走!”

  张亮举目瞧瞧格桑,再望望抢声越来越弱的公寓,知道里面的战斗已经到了尾声,已方的20多名兄弟很可能都已伤亡殆尽.他苦然一笑,说道:“阿平,我从来没有扔下兄弟于不顾,今天也不会例外,下面那些兄弟我没能力带走,但要死,我也要和他们死在一起!”说着,将怀中的魏东东又推还给邱平,低声喝道:“你走!” 说完,他将砍刀往肩上一抗,向着格桑直冲过去.

  “阿亮!”邱平想追过去,可是,公寓内的喊杀声,还有躺在他怀中生命正一点点流逝的魏东东都不允许他这么做.哎呀!邱平急的直跺脚,最后将牙关一咬,对着张亮的背影低声说道:兄弟,保重!”说完,转身向不远处的胡同内飞快跑去.

  邱平抱着摔成重伤的魏东东跑了,格桑大急,这次行动,主要目标就是魏东东,他若跑掉,那也就代表着行动失败了.他大吼一声,将肩胛骨的箭支一把拔掉,动身追了过去.

  没跑出两步,张亮横刀拦住他的去路,冷笑道:你先过我这光!”说着话,横刀向格桑扫去.

  呼!刀势凶狠,挂着破风之声,向格桑的软肋斩来.格桑哼了一声,身子向后一撤,闪过刀锋,不等对方收刀,他猛然近身,抡起双拳,狠击张亮的两耳.

  以格桑的力气,真被他打中了,脑袋都会被打碎.张亮知他力猛,忙弯腰闪躲,只听头顶嘭的一声,格桑自己的两个拳头碰在一起.

  张亮趁机将砍刀向上一挑,从格桑的双腿之间,撩向他的下阴.格桑一惊,急忙双脚蹬地,向后纵出,唰,刀尖是金贴着他的鼻尖掠过.

  格桑站稳身躯,摸摸自己的鼻子,暗道一声好险,同时也不得不赞叹对方的刀法之厉害。

  要知道张亮身为青帮的十把尖刀之一,而且还是带有封号的(十把尖刀里只有五人带有封号),其身手之高强,自然非常人可比,‘追魂刀’的称号也绝非是空穴来风,浪得虚名.若赤手空拳,他确实不敌格桑,但论起刀法,张亮不在任长风之下.

  这时,听到动静的姜森跑了过来,见格桑正与张亮斗在一处,他急忙掏出抢来,大声问道:格桑,怎么回事?”

  格桑猛攻数招,先将张亮逼退,抽空说道:魏东东跑了,快追!”

  他跑了?”姜森急问道:往哪里跑了?”

  往┅┅”格桑正想指指方向,张亮的大砍刀当头劈来,喉叫一声,忍住肩胛骨的疼痛,双臂交叉,高高举起,架过头顶。

  铛啷啷----”砍刀劈在格桑的双腕,火星溅射,格桑被震得倒退两步,而张亮提刀,连退4,5步才站稳身形,面露骇然,惊讶地看着格桑的手腕.

  格桑的衣袖破裂,露出里面白钢打制的护腕.趁着把对方震退的空挡,他手指胡同,说道:老森,他们往那边跑了!”

  姜森举目一望,看了片刻,有些泄气了,胡同幽深,里面又黑暗无比,别说自己一个人进去寻找,即使调动上百人也未必能找得到啊!不过,希望渺茫不代表没有希望.他握了握手中的抢,想直接放倒张亮,可转念一想,又忍住了,转头问道:格桑,你一人能应付得来吧?”

  嘿嘿!”格桑看了看张亮,满面轻松,说道:小意思!”

  那好,他就交给你了!”说着,姜森提抢冲进胡同中.

  肩胛骨的伤,对格桑影响不小,一只手臂即使不上十成力气,又不太灵便,可即便如此,他仍能与张亮打个平分秋色,并隐隐占据上风.

  两人又斗了二十多个回合,格桑面色如故,一脸轻松,可张亮已开始气喘,感觉砍刀的分量越来越重,他的刀法也不如刚才那么灵活,霸道.

  张亮的招法走刚猛一脉,以狂风暴雨的犀利攻势压倒对方,要么直接将对手杀伤,要么逼对方出错,自己从中占到便宜,可是,一旦压制不成,站不倒对方,那刀法自身的缺陷将会爆露出来.比如现在,他杀不伤格桑,自己却渐渐体力不支,刀法中刚猛的气势也随之大减.

  格桑见状,呵呵冷笑,闷声闷气地说道:小子,你肯定打不过我,还是快点投降吧!”

  张亮好象没听见他的话,闷不做声,就是猛抡着砍刀向格桑身上招呼.

  又过了十回合,张亮脸上的汗水越来越多,气喘声也越来越大.

  这时,清理完公寓内青帮帮众的谢文东等人跑过来,看到场中拼杀的二人,谢文东刚要发问,格桑先一指胡同,开口说道:东哥,魏东东向那里跑了,老森已经去追了!”

  怎么能让他跑了?!”谢文东邹邹眉头,来不及细问,嘟囔一声,率先冲了过去.其他人怕他有闪失,也纷纷跟上.

  谢文东刚到胡同口处,突然,眼前黑影一闪,从胡同里跳出一人.众人见状,出于自然反应地将手中家伙举了起来.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2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