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七卷 风起云涌 > 第七卷 风起云涌 第二十三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七卷 风起云涌 第二十三章

所属目录:第七卷 风起云涌      发布时间 : 2012-4-10
  对于谢文东回T市,洪门上下欢呼沸腾,在人们的心目中,东心雷和向问天都算不上自己的老大,只有谢文东才是。

  自南北合并之后,所有行动都由双方商议,经向问天和东心雷一致赞同之后才可以决定下来,北洪门内很大一部分干部感觉自己的权利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瓜分,心存不满。谢文东重回T市,让他们看到了希望,期盼谢文东能带领他们回到以前时的状况。

  晚宴盛大,在北洪门总部进行,只是洪门内部前来的干部就超过百人,加上当地一些有头有脸的黑白两道人物,人数接近二百,总部的大堂已不小,可放眼看去,尽是黑压压的人头,外面大院中,挤满一排排的高档轿车。

  谢文东坐在主位,在他左右,分别是东心雷和任长风,五行五人则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精光闪烁的眼睛不时警惕地打量周围来往的客人。陆寇位于东心雷的旁边,环视一周,摇头叹道:“当初,风哥来T市的时候,远远没有这样热闹。”

  东心雷哈哈大笑,说道:“在北洪门,向兄的威望怎么能比得上东哥呢?!”

  任长风讨厌陆寇,可东心雷对他印象还不错,觉得此人能力极强,但为人随和,经常开一些不伤大雅的玩笑,让人有亲近感。

  陆寇撇撇嘴,说道:“同样是洪门的老大,差距也太大了吧!”

  东心雷道:“其实都一样,如果东哥到广州,受欢迎的程度也肯定远远比不上向兄。”

  陆寇点点头,笑道:“那倒也是!”

  谢文东见大厅内人越来越多,二十多张酒桌找不到一个空位,感觉人来得差不多了,他端起酒杯,站起身,低咳一声,环视左右。

  众人见谢文东有话要说,一各个坐直身躯,自觉地闭上嘴巴,大厅内闹闹哄哄的声音瞬时消失,变得静悄悄的,鸦雀无声。

  谢文东笑了笑,说道:“今天,我回到T市,各位能来捧场,我很感谢大家。”

  “东哥客气了!”北洪门的干部们纷纷站起身,满面正色地看着他。

  谢文东向众人点下头,道:“我离开有将近一年的时间,这期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也发生了很多事情,我知道,大家也受了不少委屈。”

  此言一出,不少北洪门的干部差点哭出来,何止委屈,自南北合并之后,日子大不如以前,原本自己可以做决定的事也要拿出来让两位老大一起审批,各个堂口以前交纳的会费是收益的百分之六十,现在也增加到百分之八十。

  看了看众人的表情,谢文东知道自己的话说到他们的心里。在参加晚宴之前,他曾向东心雷询问帮会的近况,后者用四个字来形容:人心涣散。谢文东当然明白为什么会这样,真正对南北合并不满的是各地堂口,那些堂主们以及下面的干部舒服日子过久了,合并之后,利益受损,当然怨声载道。笑在心里,却没有表现在脸上,他又正色道:“不过,这些只是暂时性的,既然我回来了,自会尽力为大家争取到更多的利益,希望在座的各洪门兄弟能象以前一样,为洪门尽心尽力,打败目前的强敌。”

  陆寇听完这话,脸色一变,感觉他的话里,似乎含有把洪门重新分裂的意思。

  不过,那些堂主们对谢文东的话十分受用,齐刷刷说道:“我们愿誓死追随洪门,追随东哥!”

  哼!谢文东笑在脸上,心里却在冷哼,举起杯子,笑眯眯道:“来,干杯!”

  “干杯——”

  一时间,大厅内响起阵阵的撞杯声。

  这顿饭,谢文东吃了两个多钟头,期间不时应付前来敬酒的干部,到底喝了多少,最后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总之,在他身旁的人很多都喝得大醉,躺到桌子底下。谢文东见众人喝得差不多,他起身告辞,不过现在还能站稳身躯和他打招呼的人已经不多。

  东心雷、任长风、五行五人也跟着谢文东走出来。

  来到他身旁,任长风回头望望大厅内,摇头笑道:“东哥,看起来各地的堂主对你最欢迎啊。”

  谢文东仰面吸了口气,道:“欢迎?是欢迎我为他们改变现状而已。”

  东心雷和任长风一愣,接着,两人又点点头,说道:“确实如此。”

  谢文东冷笑道:“他们的年岁太大了,在堂主的位置上也呆的太久了,舒服日子过习惯,连最基本的容忍都忘了,只知享乐,不知进取,成不了大气,该换一批年轻人来干干。”

  东心雷倒吸一口冷气,三分醉意顿时消失,他惊讶道:“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道:“换血!不过,不是现在,这要一点点的慢慢来。”

  正说着话,陆寇快步从大厅里走出来,看到谢文东,他疾步上前,收起吊二郎当的笑,正色问道:“东哥刚才说的话,可是对洪门的合并表示不满?”

  任长风眉毛竖立,冷道:“陆寇,东哥说什么话,还轮不到你来管!”

  陆寇道:“如果威胁要合并之后的洪门,我就要管了。”

  “哈哈!”任长风气极而笑,他看陆寇不顺眼不是一天两天,早想和他一决高下,他右手背到身后,哼笑道:“你不要忘记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在和谁说话?!”

  陆寇没有看他,而是直盯着谢文东。

  看他对自己的话置若罔闻,任长风心中火烧,低喝一声,拔刀就想上前,谢文东拉住他,拍拍他肩膀,含笑摇头,然后对陆寇道:“南北洪门的合并,是我和向兄共同决定的,你认为我会把以前的决定推翻吗?”

  陆寇没有答话,盯着谢文东的眼睛,想从中看出他的话究竟是真是假。可是,他失望了,在谢文东的眼睛里,他什么都看不到,漆黑的眼眸,好象无底的黑洞,谁都不知道里面隐藏了什么。

  谢文东说的没错,当初,确实是他和向问天商议之后才决定把南北洪门合二为一,但是,当时的情况是他刚刚炸掉魂组在日本的总部,日本对中国政府施压,要求惩治他,那时候,谢文东已预感到自己可能会有危险,一旦发生不测,或者被迫逃亡国外,北洪门群龙无首,定然大乱,根本不是南洪门的对手,被其吞并是早晚的事,所以,他才想出先合并这个下策。而向问天在和谢文东的对峙中连连吃亏,八大天王损失大半,元气大伤,实力上大不如前,而且,从心眼里他也不希望再打下去,当谢文东提出合并,他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下来。

  陆寇对这些情况十分清楚,谢文东提出合并,只不过是权宜之计,现在他平安无事的从国外回来,会不会毁掉当初的承诺,谁都说不准,一旦他暗中捣鬼,使南北洪门再次分裂,那对南洪门的打击太大了。

  现在,洪门与青帮打的昏天暗地,但青帮最恨的不是谢文东和东心雷,而是向问天以及南洪门,毕竟谢文东在国外期间,东心雷几乎不做主,将自己所有的权限都交给向问天,青帮把两个帮会结怨的仇恨,当然要记到向问天头上,而且,争斗是起因也是因为他收留台湾洪门的老大引起。一旦分裂,南洪门将要面对青帮和北洪门两大帮派的夹击,离灭亡也就不远了。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陆寇握了握拳头,目光越发阴冷。

  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敌意,谢文东哈哈大笑,说道:“陆兄不用紧张,我做过的承诺,自然会遵守的。”

  未必!陆寇了解谢文东的为人,他对朋友,说过的话向来都是做到的,但是对敌人,他从来没有守信过,他把向问天看成朋友还是敌人,只有他自己知道。

  陆寇握紧拳头,接着,手指松开,微微弯曲,手臂下垂,看了谢文东半晌,又瞧瞧旁边东心雷、任长风等人,他深深吸了口气,幽幽道:“我希望你能遵守诺言。”说完,头也不回,快步走开。

  谢文东笑吟吟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说道:“他想杀我。”

  “什么?”任长风脸色一变,惊讶地转过头。

  “呵呵!”谢文东淡然地笑道:“不过因为有你们在场,他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杀掉我,所以放弃了。”

  “那……那怎么可能?”任长风暗想,就算陆寇的胆子再大,也不会光天化日之下杀东哥啊,除非,他连自己的命也不想要了。

  “我去干掉他!”任长风目中寒光一闪,作势就想追过去。

  谢文东拉住他衣袖,说道:“不用了,现在还不是和南洪门闹翻的时候。”

  谢文东的猜测没有错,刚才那一瞬间,陆寇确实想杀掉他,但他并没有这么做。一是有东心雷、任长风、五行这样的高手在场,他成功的希望不大,再者,他若杀掉谢文东,不但禁锢不了洪门,而且会加速分裂。

  陆寇出了洪门总部,快速拿出手机,拨打向问天的电话,接通后,他直截了当地说道:“天哥,我这边需要帮手。”

  向问天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说愣了,问道:“怎么了?”

  陆寇把谢文东回来的情况以及自己心中的顾忌说出来,最后,他道:“谢文东不是屈居人下的人,也不是能和别人平起平做的人,他这次回来,很可能会使洪门再次陷入分裂,到那时,我们的处境非常不妙,天哥,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

  向问天一直没说话,静静听着陆寇的分析,琢磨他的话,等他告一段落,他问道:“什么办法?”

  陆寇冷冷道:“秘密干掉谢文东。”

  向问天眉头一皱。

  陆寇道:“杀死谢文东,然后把责任推倒青帮身上,如此一来,南北洪门都有一个共同的大敌,合并关系更加紧密。”

  向问天摇头道:“谢文东不是那么好杀的。”

  陆寇道:“但也不是没有机会,只要给我足够的人手,我有八成的把握。”

  向问天几乎想也没想,干脆利落地说道:“小寇,你不要冲动。谢文东不能杀,而且他一死,北洪门大乱,容易被青帮钻空子,况且,谢文东也没有表明分裂洪门的意图,怎能因为你的臆测而草率做出这么重大的决定呢?”

  陆寇闻言大急,说道:“天哥,谢文东心思周密,做事风雨不透,一旦当他露出意图,那就大事已去,我们再没有周旋的余地了。”

  向问天道:“不管怎么样,谢文东现在是我们的合作伙伴,若把他杀掉,别人会怎么看我们洪门,我们自己的良心也难安!”

  唉!陆寇长叹一声,挂断电话。如果,天哥能有谢文东一半的阴险和狡诈,那天下黑道早已经归南洪门了……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