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九十六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九十六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我还谈不上有什么成就,更没有什么让人佩服的地方。”谢文东抬手一指铜像,笑道:“维多利亚十八岁就做了女王,我和她比起,差远了。”

  中年人先是一怔,接着,心中顿生不快之感,谢文东拿自己和英国女王比,此人也太过狂妄了。他哧笑一声,说道:“谢先生的知识很丰富啊,竟然还知道维多利亚女皇是在十八岁时加冕的。”

  谢文东淡然一笑,随口道:“上学的时候学过而已。”说着他环视一周,问道:“还有多久能到。”

  “快了,李叔就在前面。”他这个“快了”,让谢文东有足足走了十分钟。

  中年人把谢文东领到一处广场,只见其中人头涌涌,放眼看去,黑压压一片。广场的台子上正有一位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在将着什么,模样虽然一般,但却富有激情,说话时,双手用力的挥舞,下面不时传来阵阵的掌声。

  “谢先生,这边请!”中年人向广场边角处指了指,然后,率先走了过去。

  谢文东举目望去,那里有一张近两米长供游客休息的坐椅,椅子上坐着一位老者,定眼细看,不是李白山还是谁。中年人走到李白山近前,恭恭敬敬施了一礼,然后走上前,在李白山耳边低声细语了几句,眼神顺势向谢文东所在的方向飘了飘,说完之后,垂手站到李白山的身后。

  自始自终,李白山都是面带微笑,他抬起头,向谢文东看去,两人的目光刚好在空中相遇,顿时间碰撞出一连串的火星。

  谢文东身子稍微向后仰了仰,笑眯眯地说道:“金眼,附近有多少敌人?”

  金眼低声说道:“绝对不少于二十人,这只是我冷眼能判断出来的。”五行兄弟虽然只负责谢文东的安全,可能他们的任务却一点都不轻松,尤其是在这种人数很多的公共场合。自谢文东走进公园之后,他们的眼睛就没闲者,仔细观察了所有能被他们看到的人,再凭借杀手的敏锐的洞察力去判断对方有没有敌意。看似很简单,但若没有丰富的经验,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听金眼这么说,谢文东点了点头,道:“做好准备,一旦动手,先把这些虾兵蟹将解决掉!”

  “恩!”金眼点头道:“我明白,东哥”即使不用谢文东发话,五行五人业已把枪上了膛,并装上消音器,藏于袖口之内,万一有变,他们可在第一时间开枪射击。

  若说五行的身手,或许还有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枪法绝对是一等一的。有他们五人在自己身边,即使有再厉害的敌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谢文东也不会有所惧怕,何况自己还有个近战骁勇无敌的格桑。他面无惧色,一身轻松,笑吟吟地慢步走到李白山近前,说道:“李先生为了把我约到这里,可真是费了不少苦心啊!现在,我来了。”

  “年轻人,坐吧!”李白山指了指自己身旁的空位,谢文东也不客气,从容的一提裤腿,与李白山并肩而坐。李白山继续道:“年轻人,你为了把我找出来,不是也同样煞费苦心马!呵呵,我们彼此彼此。”

  谢文东耸耸肩,不置可否,本来他想问李晓芸现在在哪,可话到嘴边,他有咽了回去。如果自己先发问,显得太着急,也太被动,那样无疑是在告诉对方,他们手中真的握有一张王牌。他压住心中焦急的情绪,如无其事地看向广场中那位年轻的演讲者,笑而不语,等李白山先说话。

  两人无言,谁都没有再说话,这一坐,足足坐了十分钟。坐椅虽有大树遮阳,可天气实在燥热,加上凝重紧张的气氛,神经紧绷,周围人的脸上都见了汗。

  谢文东和李白山也不例外,只是前者还能忍住,后者却不行了。李白山掏出手帕,擦擦额头的汗珠,斜目偷看了谢文东一眼,见他仍是满面的安然,好像没事人似的,忍不住在心中打个突。谢文东虽然狂,但这人却很不简单啊!他暗暗叹了口气,首先开口说道:“年轻人,难道你不想知道李小姐现在身在何处吗?”

  “如果你想说,即使我不问,你自然会说的。”谢文东淡淡道:“如果你不想告诉我,我又何必浪费口舌呢?!”

  “呵呵!”李白山笑了,心中不得不佩服谢文东的这份沉稳的劲头。他说道:“我的手下,龙蛇混杂,象李小姐这样的漂亮的女人,落到他们手上,可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他说话时,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谢文东,看他有什么反应。他这话,当然是出于试探性的,想看看李晓芸在谢文东的心中的地位究竟有多重。

  谢文东闻言,仰面哈哈大笑,说道:“她一条命,能换九条命,想来也算值了,你说是不是?李先生。”

  李白山脸色骤变,他两眼冒着寒光,问道:“告诉我,怎么才能让你把他们都放了?”

  谢文东笑眯眯地说道:“如果你死了,他们自然就安全了。”

  李白山沉默片刻,凝声说道:“谢文东,你这是在逼我。”

  谢文东柔然笑道:“我就是在逼比。既然,当初你已经做出与我敌对的选择,并且付之于行动,那么,现在你不得不再做一次选择,要么你死,要么,让你的家人陪陪你一同去死!”

  李白山缓缓咽下一口吐沫,沉声道:“他们是无辜的,和黑道没有任何瓜葛,和你更没有任何冤仇,你不应该伤害他们。”

  谢文东幽幽说道:“这个世道,没有什么是应该的,也没有什么是不应该的,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每个人都在不择手段,是不吗?”

  现在,李白山终于能体会到谢文东的可怕之处,你根本就看不懂这个人,更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虽然和你近在咫尺地坐在一起,可是,感觉上,两人之间好像相距了十万八千里。

  他微微地抬了抬手,说道:“和你敌对,是我不得已做出的选择。”顿了饿一下,他深吸口气,语气一冷,又道:“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究竟肯不肯放了我的家人?”

  谢文东双眼眯缝着,反问道:“如果我说不呢?”

  李白山脸上突然露出不自然地笑容,说道:“就算我死了,我也会拉上很多人一同去死!”

  谢文东正琢磨他这话什么意思的时候,他身边的金眼伏下身来,小声提醒道:“东哥!”说着,他目光看向左侧。

  谢文东一楞,顺着金眼的目光看去,之见李晓芸站在自己左侧二十米开外的地方,在她身边,还站有两名大汉,暗中有手枪顶住李晓芸的腰眼。

  似乎也砍刀谢文东向自己望来,李晓芸面陋惊喜,刚要喊话,那两大汉抓住他胳膊的手掌猛然一缩,顿时,李晓芸流露痛楚之色,喊到嘴边的话有咽回到肚子里。

  谢文东看得真切,他收回目光,转头瞧向李白山。

  李白山低头看者自己抬起的手臂,说道:“你已经看到了吧!只要的的手放下,她立刻就会死在你面前!”

  谢文东心中一颤,不过,脸上没有丝毫的表露,他笑道:“那你为什么还不放手呢?”

  李白山凝视谢文东,没有说话。

  谢文东道:“你是担心你的家人会成为陪葬品。”

  李白山脸色煞白,但双眼却变得血红,他的手没有放下,但是伸入怀中。

  他的这个动作,立即引来连锁反应。先是金眼震动手臂,袖口中的饿手枪落入掌中,他一抬手,将枪口指向李白山的太阳穴。李白山深厚的中年人见状,想也没想,掏出手枪,顶住他的后腰,木子、水镜四人纷纷亮出家伙,对准中年人。站在周围的李白山手下一起将手伸入怀中,抓住暗藏的手枪,准备动手。

  李白山伸入怀中的手慢慢抽了出来,周围人的心弦也随之拉紧,出于意料的事,他从怀中掏出的不是手枪,而是钱夹。

  他长叹一声,将钱夹打开,透明夹层里有一张李白山的全家福。他将钱夹递到谢文东面前,说道:“我的小孙女只有十一岁,小孙子才五岁,他们还只是孩子,我求你,放了他们。我这辈子,没有求过人。”

  说话时,李白山脸上的肌肉微微颤抖着,充血的双眼蒙上一层灰色。谢文东从来没见过人的表情能如此痛苦。他接过钱夹,低头细看。

  李白山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坐在正中,后面站有他的饿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前面蹲着两个一大一小的孩子,脸上挂满纯真无邪的笑容。

  看罢,谢文东为之动容,将钱夹递还给李白山,别过头,幽幽长叹。

  如果只是嘴上说,他感觉不到什么,可是看过照片只下,再让他下手,对两个孩子下毒手,他已经没有这个勇气。他正准备说话,突然,左侧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那是李晓芸的尖叫。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