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八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八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李晓芸闻言咯咯笑了,说道:“你那么着急干什么呢?书面申请我还没有起草呢!”

  谢文东耸肩道:“这么一大笔钱在我手上,而它又不是我的,早点拿出来早省心嘛!”

  李晓芸翻翻白眼,无奈地摇摇头,道:“你真应该好好补习一下了。这十亿元虽然是拿出来做为注册资金的,但它只是个保证而已,等银行成立之后,这些钱愿意怎么用就怎么用,它还是你的,没有人会把它抢走。”

  “哦!”原来是这样啊!”谢文东恍然大悟,问道:“如此说来,这十亿元只是借用了,早知道这样,即使需要在多的钱我也能拿出来。

  “也不能这么说。”李晓芸笑道:“注册资金是可以暂时挪用,前提是在相关部门不来查的情况下。一旦有人来查,这笔钱还是要立刻存回帐户上。”

  谢文东听得头大,呵呵一笑,道:“这方面的事情我不懂,你来处理就好,我对你绝对放心。”

  李晓芸扁起小嘴,有这样放得开又对自己无比信任的老板,不知道是福气还是麻烦。。

  当天晚间,几名长老以及杨少杰一同来到洪门总部,来找谢文东。看到他们。谢文东稍微有些奇怪,他以为选举掌门的结果会让杨少杰和长老之间出现芥蒂,现在看来,自己是顾虑是有些多余的了。他看看手表,已经九点多了,笑问道:“这么晚了,几位不睡觉,来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几人相互看看,皆未说话。

  谢文东摆摆手,说道:“都坐吧!”说着,他拿出烟来,抽出一根,笑问道:“中环的场子你们都分了?”

  许永忙欠身说道:“东哥没有发花话,我们哪敢私自做主。”

  谢文东仰面大笑,道:“香港洪门有香港洪门的规矩,你们就按照规矩办嘛,不用顾虑我这边。”他嘴上虽然这么说,心中却对许永发的话很受用。

  在他感觉,香港洪门的制度太宽松了,长老和各堂主的权限太大,甚至能影响大掌门大哥的决定,老大不象老大,倒象个联络人,联络这些长老和堂主坐在一起磋商的人。他当然想改变这一点,让香港洪门的各项制度更趋向于北洪门和文东会,只是他现在还没有到时间,而且他刚刚坐到大哥的位置,人心不稳,又无根基,不哈大刀阔斧的变革。

  许永发这人没别的本事,察言观色倒十分在行。他笑说道:“现在是东哥做主,我们都以东哥马首是瞻。”。

  “哈哈!”谢文东吸着烟,笑而不语。

  长老之一的冯昌海没好气的白了许永发一眼,责怪他竟说没用的废话。他说道:“东哥,我们这次来,是因为有人要见你。”

  谢文东一怔,问道:“谁啊?”

  “是李叔。”冯昌海说话时,神情有些紧张。

  谢文东眼睛多尖,见状,猜想这个李叔应该不是一般人。他问道:“那个李叔?”冯昌海道:“是李白山李老爷子。”

  谢文东摇头答:“我没有听过这个人。”

  杨少杰接道:“东哥,如果向前推二十年,李叔在香港黑道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即使用香港黑道之王来形容也不为过,后来,他金盆洗手,移居去了日本,近些年倒很少在香港出现了。”

  谢文东一笑,道:“一个过了时的老江湖,要见我做什么?”

  众人听后,脸色皆为之一变。冯昌海忙道:“东哥,不能因为李叔不在香港而小瞧他,虽然他不在,但他的黑旗帮还在,就目前来说,黑旗帮的实力仍市其他帮派无法相比的。”

  “黑旗帮?”谢文东皱起眉头,翻遍脑海每一个角落,还没想起这个名字。他丫头说道:“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帮派。”

  杨少杰答道:“李叔走后,黑旗帮开始向白道转型,目前,香港比较出名的大企业有数家都和黑旗帮挂钩,黑旗帮的势力更是渗透到各个角落,虽然他们在黑道已没什么名声,但依仗他们吃饭的大帮派实在太多了,所以说,黑旗帮可算是香港黑道的无冕之王。而且,据我所知,阿豹就是由黑旗帮捧起来的。

  谢文东敲敲额头,笑道:“有意思。那么,这个黑旗帮目前老大是谁?”

  杨少杰摇头道:“不清楚。有说黑旗帮的;老大还是李叔的,也有说黑旗帮老大早已换人的。

  谢文东道:“如此说来,这个李叔,我必须得见了?”。

  许永发道:“正因为我们拿不定主意,所以才过来和东哥商讨。”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根掌长,两指宽的黑色木牌,放大茶几上,默默推到谢文东面前。

  谢文东接过,别看木牌是木制,拿在手中去沉甸甸,表面涂有香墨,散发出淡淡的香气。在木牌的一侧,刻有腾龙的图案,另一侧则有三个字———黑旗令。谢文东扬起眉毛,笑问道:“这是什么?”

  许永发道:“是黑旗帮的黑旗令。当年,黑旗帮称雄香港黑道的时候,他们广发黑旗令,接到此令牌的人,代表着是被旗帮眷顾的人,他们可以凭借令牌在外面做任何事情,惹到的麻烦都可以算到黑旗帮的头上,而一旦这个令牌被黑旗帮收回去,那么…………”

  谢文东道:“那么怎样?”

  许永发低头道:“那么,他们收回去的不仅是令牌,还有持有者人的性命。

  谢文东闻言大笑,随手将黑木牌往茶几上一扔,说道:“这都什么年代了,他们还弄这些老掉牙的东西吓唬人。你去告诉你们的送信的人,就说我我会去见这个什么李叔,让他们安排时间和地点吧。”

  杨少杰急道:“东哥,不妥!既然传言阿豹是黑旗帮捧起的人,而你又杀了他,并抢下他的地盘,谁知道黑旗帮会不会因此报复你,还是小心为上,能冒险就不冒险。”

  谢文东道:“如果我不去,岂不是让人耻笑我怕了他们?何况,他们被你们说得那么厉害,我还真想见识见识。”

  “可是…………”杨少杰还想再说什么,谢文东一挥手,道:“不用再说,我已经决定了。”

  谢文东一旦决定的事,别人很难再去改变,即使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人。

  杨少杰显然还不了解谢文东的习性,想继续劝阻他,后者倒干脆,起身上楼睡觉去了。

  自上次谢文东在大排挡斩杀阿豹之后,杨少杰对他心悦诚服,想真心追随,此时见谢文东要去应约,担忧他的安全,他显得比另外几位长老要着急得多。谢文东睡觉了,金眼等人还在大厅,知道他们是谢文东的贴身保镖,比较容易说得上话,杨少杰快步走上前去,忙道:“你们劝劝东哥,不能意气用事………………”

  金眼苦笑着摇摇头,说道:“东哥既然已做了决定,那么其他人再说什么也没有用。”

  杨少杰听了,焦急道:“难道,你们不担心东哥的安全。”

  金眼拍拍杨少杰的肩膀,说道:‘兄弟,担心东哥的安全还不如担心要见东哥的那个人的安全呢!”

  木子呵呵一笑,道:“你没看出来吗,东哥有些发火了。”

  杨少杰茫然地眨眨眼睛。木子笑道:“向来只有东哥给别人发黑帖的催命,何时收过这样的东西。”

  对谢文东以前的事,杨少杰不是很了解,他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李白山定的约会地点并不是众人想象中的偏僻之地,而是在位于香港中心地带的一家豪华日本餐厅。这家日式餐厅的饭菜和料理不仅正宗,而且美味,当然,价格也是不菲的。

  由于地脚繁华,洪门众人多少放下一些心。

  谢文东自做洪门老大之后,给洪门带来的变化还是有目共睹的,不仅地盘飞速扩张,在黑道中的地位也大幅提高,现在,很少有帮会在敢来主动招惹洪门,所以,洪门上下总体来说对谢文东还是比较支持的。包括杨少杰在内,不少骨干都很在乎这个难得的强势老大的安全。

  谢文东向来谨慎,很少去做没有把握的事,虽然答应了负约,不过还是做了充足的准备。

  除了安排洪门的大批帮众守护在附近之外,还有暗中安插了以姜森为首的血杀精锐,以防不备。在他身边,有格桑、五行以及香港洪门的许永发、杨少杰和赵虎。

  把洪门的人带在身边,一是多个帮手,二是他们对香港黑道的情况比较熟悉。

  一切准备就绪,谢文东穿着笔挺的中山装,坐车前去赴约。

  这个餐厅日式得很彻底,连建筑风格也是按照日本习俗设计,没等见到李白山的样子,谢文东对这个人的印象就开始大打折扣。

  处于魂组和山口组的原因,他对日本并不喜欢,甚至有些讨厌,当然,他对赤军一向很好,那是因为在他们身上有利可图。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2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