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七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七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谢文东点点头,笑眯眯地说道:“豹兄,再会!”

  “再会!”阿豹说完,带人迅速下了楼。刚刚打完一场大仗,己方人员疲惫不堪,且伤亡不少,多停留一秒钟、就多一分危险,无论是警察来还是洪门的援军来,后果都是不可想象的。

  阿豹等人走得急,安北虽然是最后一个,可也不慢,紧随着阿豹等人的后面,就要往楼下走。

  当他路过谢文东身边的时候,后者一伸手,按住他的肩胛,柔声说道:“安北,我想和你谈谈。”

  安北一愣,猛的一晃肩胛,说道“改天吧!我现在没空。”他以为自己能震开谢文东的手臂,哪知后者的手掌如同一把铁钳,牢牢扣住他的肩胛骨,稳丝未动,反倒是把他自己疼得暗暗咧嘴。他脸色一变,惊讶地看着谢文东,很难想象,这个看起来弱不柒风的年轻人,身体里竟然会隐藏如此霸道的力量,他眉头大皱,冷声问道: “谢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文东柔声笑道:“我只是想和你谈谈,关于洪门,也关于你!”说话间,他眼中精光闪烁,亮得灼人。

  安北心虚的低下头,避开谢文东的目光心中嘀咕,谢文东找自己谈什么,难道,他想拿自己开刀?想到这,他脸色难看、咽口吐沫,说道:“谢先生找我,我本应该去的,但今天情况特殊,我以后…………”

  不等他说完,谢文东摇头道:“我只要现在和你谈。”

  安北暗中握拳,举目打量左右,见谢文东身旁只有七人,其中还有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而己方除掉受伤的人员,还有三十号兄弟,以现在形势,自己没有必要惧怕谢文东。他哼了一声,反问道:“如果我硬是不去,谢先生你又能把我如何?”

  谢文东淡然而笑,道:“那我只好亲自请你去了。”

  安北嗤笑一声,道:“只怕你没有那个能耐!”说罢,他突然拉开衣襟,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猛向谢文东胸前划去。他出招虽然迅猛,却没有下杀手,只是想把谢文东逼退好让自己脱身。他快,谢文东的动作更快,在他掏出匕首的时候,后者的手臂就已加足力气,当他一刀划来的时候,谢文东低喝一声,抓住他肩胛骨的手臂猛的一抡,安北怪叫一声,身子随之弹了出去,扑通,他飞出三米多远,结结实实摔在地上,瞬间,他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疼得两眼直冒金星,没等他站起身,金眼一个箭步窜到他眼前,三指弯曲,紧紧扣住他的喉咙,他冷声说道:“再动一下,我捏碎你的脖子!”

  安北心中一颤,感觉到金眼身上浓重的杀气,果然不敢再轻举妄动。

  他受制于人,他手下三十多号兄弟不干了,他们可不管谢文东是谁,有多么厉害的背景,一各个亮出片刀,吼叫着向谢文东冲来。

  谢文东动也未动,嘴角挑起,脸上带着让人心寒的邪笑。

  忽然,一条人影站在谢文东的身前,以身体挡出仁联帮的帮众。

  这人正是格桑,他体形健壮、庞大,将谢文东挡得严严实实。面对数十手持片刀、冲杀来过的大汉,他面无惧色,两只大巴掌抡起,随手一挥,只听啪啪两声脆响,正打在两名冲在最前面大汉的脸人。这两人怪叫一声,几乎整个身体都被掀了起来,摔落在地,各吐了一口血水,其中还夹杂着数颗洁自的大槽牙,半张脸瞬间红肿了起来,好象个小馒头。

  “哎呀!”仁联帮帮众无不惊骇,下手也随之更加狠毒,尽往格桑周身的要害招呼。

  格桑哪将这些不如流的大汉放在眼里,身躯晃动,双拳连舞,只是眨眼的工夫,又有数名大汉被打得骨断筋折,倒地不起。

  趴在一旁的安北看得真切,冷汗也不自觉地流了出来。人人都说谢文东有实力,可真正见识过的没有几个,他今天算是长了眼界。只一名手下,就打得自己三十号兄弟找不到北,另外还有五人没有动手,谢文东手下人的身手之强,简直到了骇人的地步。

  如果他知道格桑口经跟上百人大战,丝毫不落下风,反将对方追得到处乱跑,恐怕安北的眼珠都会冒出来。

  明自自己的手下讨不到好处,他喝道:“住手!都给我住手!”说着,他扭头对谢文东说道:“谢先生,我们不要再这里争斗了,警察马上就要到了,到时你我都没有好处。”

  “警察?”谢文东笑道:“我不怕!至于你怕不怕,那我就不知道。”

  看着他胜上轻松的笑容,安北叹了口气说道:“好吧!谢先生想和我谈,我奉陪就是,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谢文东呵呵而笑,道:“如果你早这么说,事情不就简单了嘛!”说着,他向金眼扬下头。

  金眼收回手掌,顺便将安北从地上拉起来,面无表情地站到一旁。

  谢文东‘亲密’地一拉安北的胳膊,笑道:“我们走吧!”说着,他硬拉着安北下了楼,双方人员立刻跟了上去。

  只有李晓芸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在原地,表情复杂,面色变换不定。木子看出她的异样,故意放慢脚步,等众人全部离开后,他来到李晓芸身旁,问道:“李小姐,你怎么不走?”

  看了一眼木子,李晓芸漠漠摇了摇头,说道:“我在考虑一些事情。”

  木子很机灵,一见她那副表情,就把她的心思猜出个大概,他没有说话,而是聪明的等李晓芸来说。

  果然。李晓芸先忍不住,转头看着他,问道:“你不觉得你们的东哥做事太狠毒了吗?”

  木子一笑,道:“对敌人是这样的,但对朋友,东哥是很讲意气的。”

  李晓芸撇撇嘴,道:“我没有看出来,我甚至觉得,在他心中,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朋友。”

  木子脸色一正,说道:“我只知道,今晚,东哥已经决定离开香港,接到那些人发来的请贴,东哥根本就没有要参与的意思,不过,在得知你落到他们的手上之后,东哥想也没想,立刻就赶过来,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在对方来者不善的情况下,东哥还是来了,为什么,因为他担心你的安危。”

  李晓芸暗吃了一惊,杏眼圃睁,吸气道:“他…………他没有和我说这些。”

  木子笑了,道:“东哥不是个善于表达的人,也不是喜于邀功炫耀的人。他只做他认为正确的事,不需要别人的理解,甚至不需要别人知道。和东哥接触时间长了,这点你就慢慢有体会了。”

  “哦…………”李晓芸垂下头,没有再说话,不过,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同时,她也越来越看不懂谢文东,连带着,对他的兴趣也难以抑制的越来越浓。

  谢文东等一行人出了酒楼,在安北的指引下,来到不远处一条相对比较僻静的胡同中。

  走到胡同深处,安北深吸口气,说道:“谢先生,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谢文东瞧瞧他的手下,道:“让他们的回家休息吧!,”

  “这个…………”安北犹豫一下,没有马上做决定。下面的兄弟一走,自己可就变成一个人了,到时,谢文东对自己要杀要剐可就随便了。

  看出他的心思,谢文东幽幽笑道:“如果我想杀你,即使你身边有再多的人,你也跑不掉,你说呢?”

  想起刚才格桑表现出的武力,他苦笑一声,说道:“谢先生误会了,我并没有这个意思。”说着,他对手下人挥挥手,道:“你们都走吧!“

  “老大…………”他的手下还算忠心,不放心把他一个人留下来。

  安北语气不满地说道:“没听到我的话吗?都给我回家去!”

  见他发怒,手下人不敢再多言,纷纷答应一声,慢慢走出了胡同。

  等他们走出胡同,安北再按耐不住,问道:“谢先生,你究竟有什么事情?”

  谢文东没有马上说话,而是仰面望着天际,过了好半晌,就在安北的忍耐就极限的时候、谢文东终于开口,他问道:“于嬴死后,香港洪门的老大会由谁来做?”

  安北一怔,沉思片刻,道:“这个…………需要洪门的长老们来推选…………”

  谢文东垂下头,直视安北,平和地问道:“你认为,那些长老们会选谁呢?”

  安北想了想,说道:“杨少杰的可能性比较大。以现在的洪门来说,他的实力最强,黑白两道的生意做得最大,许多长老都和他有金钱挂钩,如果不出意外,长老们肯定会选他做老大。”

  “呵呵!”谢文东轻笑两声,话锋一转道:你说,如果我要做香港洪门的老大,现在,我需要做些什么呢?”

  “啊?”安北倒吸口气,惊讶地看着谢文东,半晌回不过来神。

  还一会,他有些结巴地说道:“谢先生想…………想做洪门大哥?可是你…………你不是已经是北洪门的老大了嘛!”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