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七卷 风起云涌 > 第七卷 风起云涌 第十七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七卷 风起云涌 第十七章

所属目录:第七卷 风起云涌      发布时间 : 2012-4-10
  众人听完谢文东的话,相互看看,一时没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这些人中,只是林鑫听懂了谢文东的意思,不过他笑而不语,并未说话。文东会内实力最庞大的要算龙堂,而在龙堂内掌控实权的有两人,一是三眼,一是陈百成,三眼是老大的出生入死的兄弟,背叛的可能性不大,老大也不可能对付他,另外那个陈百成为人嚣张跋扈,口碑极差,看起来,此人可能快有危险了。林鑫低着头,眼珠提溜乱转。

  谢文东挺直腰身,回头望望,他刚才扔出的气球已落在二百米开外的海面上,他用手一指,问道:“谁能把那只气球打破?”

  众人纷纷转头看去,不少人开始跃跃欲试。时间不长,一青年挺身而出,道:“东哥,我想试试!”

  谢文东点点头,让手下人把船停住。那青年拔出枪,duizhun气球,瞄了一会,连开两枪。他开枪的速度很快,但准头却有偏差,两枪过后,气球依旧。其实,并不能怪青年枪法不佳,二百米的距离已经够远,而且海面浪淘汹涌,不仅船在上下晃动,那只气球更飘的厉害,即使让姜森、金眼这样的枪法高手来打,恐怕都要仔细瞄一会。

  青年脸色一红,没敢正眼看谢文东,尴尬地退到一旁。

  谢文东见状,抚掌笑道:“不错不错,虽然未中,但勇气可嘉。”

  在青年之后,又有数人来试,皆未能命中目标。谢文东看向林鑫,问道:“你认为自己能不能打中?”

  听老大向自己问话,林鑫忙站直身躯,恭恭敬敬地说道:“只有六成把握。”

  谢文东甩下头,笑道:“来!试试看!”

  林鑫再不客气,掏出枪来,几乎瞄都未瞄,抬手就是一枪。枪声响过,气球随之破裂,周围惊叹之声久久不绝。一旁的赵辉惊讶地看眼他,低声赞叹道:“好枪法!”

  谢文东也暗吸一口气,想不到林鑫的枪法竟然精准到这般地步,他问道:“你以前练过枪吗?”

  林鑫摇头道:“东哥,我以前从来没练过,甚至都没有碰过,只是到吉乐岛这两个月才开始练习的。”

  谢文东一笑,道:“把你的枪给我看看。”

  林鑫一愣,不明白老大为什么要看自己的枪,心里不解,不过不敢违命,必恭必敬地把枪递上前去。

  谢文东接过,不过动作极慢,其实,他看枪是假,看林鑫的手倒是真。如果他以前练过枪,手掌必然有茧子,可是他接枪时发现,林鑫的手掌只有水疱,那是近期练枪时磨的。点点头,谢文东把玩一会他的枪,感觉质地一般,拿在手上有粗糙感,他随手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配枪,交给林鑫,说道:“以后,就用这把吧。”

  林鑫吓了一跳,没敢去接,看着谢文东,懦懦说不出话来。谢文东向来低调,即使在文东会,见过他的人也不多,在众人的心目中,他是一个即神秘又可怕,如同神一样的人物。能得到老大的赠送,简直是天大的舒荣,林鑫一时反应不过来。

  “来!拿着!”谢文东笑道:“好枪,要有一个会用枪的人使用才能发挥出威力,你的枪法比我好,这把枪正适合你。”

  看着谢文东手中的银枪,林鑫很是喜欢,他知道,这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可单射亦可连发的半自动手枪,国内少见,是用多少钱都买不到的,但喜欢归喜欢,他却不敢收下。谢文东仰面笑了,把枪随手扔在林鑫怀中,说道:“以后,它是你的了。”

  林鑫咽口吐沫,小心翼翼地把枪别在腰间,怯声说道:“谢谢东哥。”说话时,他没有忽视左右众人那一双双充满羡慕,快要燃烧的目光。更有甚者,直接走到他身后,小声嘀咕道:“小林子,回国之后,请客!”

  谢文东走到甲板边,手扶船杆,向远处望了一会,转头问道:“我要在你们当中选出一名队长,林鑫,你说谁合适?”

  林鑫没有马上回话,暗中琢磨这话的意思,老大是想选我做队长,还是在有意试探我?他想不明白,更琢磨不透谢文东的心思,好一会,含笑说道:“东哥,我觉得赵辉比较适合。”

  赵辉一怔,想不到林鑫会把自己推出来。其他人更是奇怪,在众人看来,赵辉这人沉默寡言,总是冷冰冰的,不好相处。

  “哦?”谢文东笑问道:“为什么?”

  林鑫看眼赵辉,然后说道:“他是我们这些人中练习最刻苦的一个,而且为人冷静,不喜张扬,适合带领全队!”

  谢文东笑呵呵地并未表态,转头又问众人道:“大家的意见呢?”

  众人哪还有意见,既然林鑫都已经这样说了,他们也不想得罪人,相互看看,皆未说话。

  “那好!”谢文东道:“就按照林鑫的意思吧!以后,你们的名字叫做龙虎队,队长是赵辉,副队长由林鑫来做!”

  他简单几句话,使文东会又多出一个部门,龙虎队,以后,它也成为了谢文东的亲卫队,以骁勇善战闻名。

  未过几日,吉乐岛来了一位身份特殊的客人,东方易。这即在谢文东意料之中,也在他意料之外,他知道中央一定会派人来自己,只是没想到,派来的人会是他。

  做为谢文东在政治部的顶头上司,两人的关系太熟了,甚至,当东方易做出一个习惯性的动作时,他就能猜到他要说什么。

  比如现在。东方易是先到的澳大利亚,然后联系上谢文东,后者派飞机去接的他。见面之后,未等说话,东方易先伸开双臂,大步流星向谢文东走过去。“文东,好久不见,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谢文东小声地对身后的金眼等人说道。

  金眼几人没明白他的意思,等东方易走上前来,一把搂住谢文东的肩膀,然后动情地说道:“文东,好久不见,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之后,几人忍不住,纷纷别过头去,摇头偷笑。

  谢文东上下打量他一番,笑道:“东方兄别来无恙,真是可喜可贺啊!”

  他的弦外之音,东方易哪能听不明白,老脸一红,干笑道:“你近前生活得怎么样?”

  谢文东道:“东方兄应该能想象得到吧!”

  东方易笑道:“这里环境不错,住上一阵子,就当渡假好了。”

  “呵呵!”谢文东淡笑道:“刚开始到这时,我还有些不太习惯,现在,就算有人想让我离开,我还不干呢!”

  东方易脸上笑容一僵,马上又cha开话题,说道:“对了,我这次来,特意给你带了一件礼物,一件你意想不到的礼物。”

  “哦?”谢文东笑眯眯地问道:“是什么?”

  东方易向与他同来的那位中年人使个眼色,那人一身笔挺西装,年纪与东方易差不多,拿着一只小盒子走上前来,东方易接过,小声地说句谢谢,然后将其递给谢文东,说道:“打开看看,你一定会喜欢的。”

  谢文东搞不懂他在玩什么花样,接过盒子,上下看了看,伸手就要打开,后面的金眼忙上前一步,小声提示道:“东哥,小心!”

  “哎?”谢文东挥挥手,示意无防。东方易再笨,也不会送个炸弹过来,毕竟他就站在自己身边。

  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层薄纸,掀掉之后,下面摆放一支纯皮制造的刀套,而刀套里面,则是一把金光闪烁的刀子。

  金刀!这把刀,谢文东太熟悉了,它是金老爷子送给他的防身武器,曾经不知道救过多少次他的性命,但在离开中国时,他的金刀带在替身身上,随坠毁的飞机一起葬身火海,本来以为以后再也看不到它了,想不到今天竟然又重回自己手中。

  谢文东脸上仍然平静,但东方易能想到他此时的心情,在旁解释道:“刀套已经烧毁,但金刀却安然无恙,后来我让人按照以前刀套的模样又做了一只,不仅款式相同,颜色也一模一样,你带起来试试,感觉顺不顺手,如果不舒服,我让人再重做。”

  为了找自己出山,东方易也算煞费苦心。

  他摇摇头,合上盖子,说道:“不用了,做工很精细,质地也不错,我感觉很好。”

  “啊!”东方易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谢文东拍拍东方易肩膀,道:“我们边走边谈吧!”

  “也好!”

  谢文东和东方易走在小路上,不时欣赏岛上风光,东方易由衷感叹道:“这里的景色,确实不错,如果不是工作需要,我真希望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

  “你是来找我回国的吧?”谢文东突然一句话,打断了他的感慨。

  东方易愣了一下,苦笑道:“我就知道,什么事都瞒不了你。”

  “你认为,我会跟你回去吗?”谢文东嘴角一挑,眯缝着眼睛问道。

  “你会的,因为中国还有很多事情让你放心不下,比如,你的文东会。”

  “呵呵!”谢文东仰面而笑,道:“即使我不回国,在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同样都可以指挥它。”

  “可是,”东方易道:“你却阻止不了中央对它动刀子。”

  谢文东目光一凝,笑眯眯地问道:“你在威胁我?”

  不等东方易说话,和他同来的那位中年人突然开口说道:“也可以这么说。”

  糟糕!东方易听后,暗叫坏事,但是却不敢多说什么。

  谢文东举目看向他,问道:“你是谁?”

  中年人冷声道:“袁华!”

  谢文东仰面想了想,摇头道:“没听过。”

  中年人道:“你不用听过我的名字,只需要按我的意思来做。”

  “呵呵……”好狂的口气。谢文东没理他,转目看向东方易。

  东方易忙上前把他拉到一旁,小声说道:“他是政治部的副部长,我的顶头上司。”

  谢文东曾经是政治部的人,对其编制当然再了解不过。政治部是直接向总理负责,最大的上司,当然是总理了,不过总理日理万机,根本没时间管理政治部的事情,所以,政治部一直都是由副部长来管理,名义上他是副部长,实际上他就是政治部的一把手。谢文东也是第一次听到副部长的名字。

  难怪有这么大的派头!谢文东哈哈大笑,说道:“原来是袁部长,失敬失敬!”

  袁华冷着一张脸,说道:“现在,国家需要你回国处理一些事情,你的意思如何?”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