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369章_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_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全文阅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369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369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5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任长风为人高傲,但也确实有狂傲的本钱,别看身形魁梧的段海峰比任长风高半头、壮一倍,任长风丝毫不落下风。他二人的打斗激烈异常,围在四周的双方小弟们难以接近,纷纷后退。

  段海峰的身手不错,力气也大,若是打平常人,可以说是绰绰有余,但对阵刀法过人、经验老道的任长风,还是差了一大截,任长风刀法刁钻过人、又阴又快,正好克制刚猛有余灵巧不足的段海峰,打斗时间不长,后者以被逼的手忙脚乱,难以应付。

  看对方露出败迹,任长风抢攻更猛,半把唐刀在手,一招快过一招。

  段海波不敌任长风,南洪门阵营里又窜出一名中层头目,与段海波双战任长风。南洪门想以多欺少,北洪门众人不干了,纷纷上前准备助阵,任长风嗤笑一声,大声喝道:“都不要上!”他将手下众人喝退,单挑对方二人。

  以一敌二,任长风身手是好,但想短时间内解决掉对方两人也不容易,正在他暗暗琢磨如何能速战速决时,段海波和同伴的两把大刀齐齐砍来,分劈任长风的脖颈和腰身,后者反应极快,想也没想,身子向下一低,顺势向后滚去。

  他身后便是南洪门阵营,这一滚,直接滚进南洪门的阵营里。想不到任长风会咕噜到自己这边众人的脚下,南洪门帮众准备不足,本能的纷纷后退。这时,任长风像是一根弹簧,瞬间从地上窜了起来,随手抓住一名南洪门帮众,与此同时,眼角余光撇到段海峰二人再次抢攻过来,他嘴角挑起,冷然将手里抓着的那名南洪门人员向段海波二人推去。

  他这一手打出段海峰二人的预料,而其两人的刀已经抡了出来,再想收回,来不及了,耳轮中只听咔嚓两声脆响,再看那名南洪门人员,身中两记重刀,血溅三尺,当场毙命。

  “哎呀!”失手错杀自己人,段海峰和那名头目同是大惊失色,两人不约而同地愣了愣神。就在他俩愣神的瞬间,任长风提着半截唐刀反杀回来,他身如陀螺,提溜一转,闪到段海峰的身侧,唐刀由下向上,猛刺段海峰的软肋。

  当段海峰意识到不好,回过神来再想躲避业已来不及了,他庞大又笨重的身躯全力后退,可惜还是完了半步。扑!在闷响声中,唐刀的断口足足刺入他的软肋四寸多深,直将段海峰疼得在原地蹦起多高,肋下鲜血喷射,踉踉跄跄败回到己方阵营。

  虽然一刀未将对方刺死,但段海峰已暂时失去战斗力,任长风并不追杀,身形晃动,又向另名南洪门头目冲去。段海峰受伤而退,只剩这名头目伊人如何能抵挡得住任长风,二人只打了个三个照面,任长风一招海底捞月,唐刀正挑在那头目的下阴。

  命根子受到重创,正常人哪能受得了,那名头目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身子摇摇欲坠,趁对方失去战斗力,任长风一点没客气,臂膀运足力气,手起刀落,随着一道刺人眼目的寒光,唐刀正中那头目的脖子。

  太快了,任长风重伤一位,刀毙一位,整个过程只是石火电闪般的事。他傲然而战,目光鄙夷的环视南洪门众人,边甩了甩刀上的血迹,边冷笑说道:“还有哪个不怕死的尽管上来!”

  哗——南洪门阵营一片哗然,任长风的目中无人确实叫人气恼,可是他那出类拔萃又狠毒无比的身手更令人心寒,南洪门众人的气势彻底被他压了下去,无人敢跨前一步,反而脸色苍白的纷纷后退,像躲避凶神似的。

  一楼大厅的战况很快转到总部的顶楼,听说己方两名中层头目在任长风手里一死一伤,兄弟们士气低落,不敢迎战,南洪门和青帮众人的心头同是一震,韩非皱着眉头低声幽幽说道:“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啊!”

  如果南洪门顶不住北洪门和文东会的进攻,那不仅向问天以及南洪门完蛋,自己还有手下兄弟们也都得受牵连,死在南洪门总部里,韩非有些坐不住了,又想将青帮帮众调集过来。

  看出他的心思,萧方腾地站起身形,说道:“向大哥,我下去顶住任长风!”

  “小方”向问天哪能放心让萧方出战,现在他身边的老牌兄弟只剩下萧方一人,如果他再有个三长两短,那不用谢文东来打,他自己就得崩溃。

  萧方苦笑着看口气,说道:“现在谢文东还没有出现,北洪门和文东会也没有出动全部主力,我们必须得把他们引出来,由我去比较合适!”

  向问天沉思片刻,皱着眉头说道:“小方,小心一点!”

  “知道!”萧方答应一声,笑了笑,随后快步向外走去。

  萧方的到来可以说正是时候。

  此时一楼大厅内,南洪门人员虽多,但却被任长风的气势所压倒,心生惧意,发挥不出全力,被北洪门一众打的节节败退,眼看着南洪门要不行了,任长风更是卯足力气冲杀,冷然间,南洪门阵营的后方突然传出断喝:“任长风,你的死期到了!”随着话音,南洪门众人下意识的纷纷向左右闪躲,放出一条通道,紧接着,从人群中甬道中快步冲出一人,年岁与任长风相仿,相貌堂堂,白面无须,一脸的英气。

  看到此人,南洪门阵营的骚乱立刻稳定下来,上下无不长出口气,一各个脸上皆露出笑容,任长风举目观瞧,原来来着不是旁人,正是老冤家对头,萧方!

  任长风毫无惧色,反而哈哈大笑,说道:“原来你也在这里!好好好,不用问,向问天一定在楼上了,我先取你的脑袋,然后再去取向问天的向上人头!”

  “哼!”萧方从人群中走到任长风的近前,冷笑说道:“谁要谁的脑袋还不一定呢!”

  “哈哈!”任长风仰面大笑,傲气十足的说道:“周挺也经常说这句话,不过现在他在哪里?!”

  听任长风提到周挺,萧方身体里的血立刻***起来,血向上撞,怒由心生,毫无预兆,他猛然一吼,抡刀直取任长风,萧方是难得一见的文武全才,不仅头脑精明过人,身手也是出类拔萃,

  称得上是个中高手,只是由他亲自出手的机会不多罢了。

  南,北洪门是死敌,而萧方与任长风算是死敌中的死敌,让二人有太多的兄弟死在对方手里,日积月累的仇恨早已深的不能再深,现在所有的积怨终于有了爆发出来的机会,其两人打斗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两人一交手便各使杀手锏,拼了命的强攻,只是任长风在体力方面吃了大亏,毕竟他与南洪门已激战许久,加上武器破损,发挥的威力大减,而萧方则是全盛状态,交战时间不长,萧方已稳稳占据上风,打起来也十分轻松,反观任长风,气喘连连,汗珠子顺着鼻凹鬓角直向下淌。

  见状,南洪门低落的士气马上变得高涨起来,上下帮众齐声呐喊,为萧方加油助威。

  人借声威,萧方越战越勇,见任长风渐渐不支,他将牙关咬紧,猛的高喝一声,唰唰唰连出数计重刀。

  任长风以半截唐刀勉强招架住,哪知萧方的刀只是虚招,真正的杀招在下面,萧方右腿抡圆了,直向任长风的脚踝扫去,萧方是练家子,出手的力道极大,任长风若真被他着脚扫中脚踝,踝骨都得被踢碎。

  他暗中大惊,来不及细想,尽量抽身而退,只听沙的一声,萧方这脚没扫中他的脚踝,倒是扫中了他的脚面,即便如此,任长风还是觉得脚面上火辣辣的疼痛,如同被无数只钢针扎了似的。

  任长风连退数步,身子不由自主的连连打晃,周围的北洪门人员吓的急忙抢步上前,将任长风搀扶住,关切的问道:“任大哥,你没事吧?”“任大哥,你怎么样?”“……”

  一招占了便宜萧方得理不饶人,抡刀又冲上前来,看萧方勇猛异常,任长风不是对手,数名北洪门人员迎上萧方,想把他逼退,可是他们哪里是萧方的对手,刚一照面,就有两名北洪门人员中刀倒地。

  南洪门帮众趁机一拥而上,喊杀声彼此起伏,“别让北洪门兔崽子们跑了,杀啊!”“杀——”

  这回,双方的形势来个一百八十度的逆转,南洪门那边变得士气如宏,而北洪门这边则是阵脚大乱,人们纷纷后撤。

  北洪门的一名头目见敌人士气提了起来,而己方的老大任长风又是萧方的对手,这仗不能再打下去了,他高声叫喊道:“撤!全部撤出去!”

  可是这时候再想撤出南洪门总部,已然来不及了,任长风一众被人山人海的南洪门人员围困在总部大堂之内,打不能打,退不能退,其形势危急到了极。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13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