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九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九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谢文东决定首先拿小刀盟开刀。

  三眼向他提议,在进攻小刀盟的同时,一并把林海帮也给做掉。林海帮的老大韩国庆可是二十四帮的盟主,把他的家打没了,韩国庆肯定受不了,到那时,二十四帮必定大乱。三眼的建议很有道理,但谢文东听完后却笑眯眯地摇摇头,说道:“只打小刀盟。”

  小刀盟在D市北部一带共有十五家场子,但看场的人却寥寥无几。

  周缘早已经把主力派调走,却攻打其他帮会,内部空虚,哪能顶得住文东会的进攻。

  无须动用其他帮会的力量,只文东会出动百多号人,便将小刀盟的余部打得哭爹喊娘。

  几乎在一夜之间,小刀盟留在D市的势力就被彻底打散,十五个场子要么被砸得残不忍睹,要么落在文东会的手里,损失司惨重。

  自己的老家受到攻击,在外征战的周缘可坐不住了,他连夜去找韩国庆,要求他筹集人力,支援自己。

  韩国庆当时没有表态,来个顺水推舟,把二十四帮的老大都积聚在一起,开会讨论。

  等二十四帮的老大都到齐之后,周缘耐着性子,将家中被袭的情况讲述一遍,然后说道:“大家看这事怎么办吧?”

  北联帮老大李永新说道:“周兄,我们现在节节胜利,已拿下将近二十个大小帮会,每人分得的场子也差不多有十多家了吧?我看,你也就不用回去求了,干脆在外面再打下一片江山。”

  周缘眼眉一挑,怒道:“放你妈了屁!感情被打的不是你,你他妈在这大言不惭地说风凉话!”

  李永新也不理他,耸耸肩,笑呵呵道:“反正这是我的意思,你爱听不听吧!”

  永发帮的老大房卫忠插口道:“周老花眼弟,李兄弟的话也有道理啊,我们二十四帮联合,横扫东北,无人可敌,气势正胜之际,回D市救你的场子,不仅耽误了时机,也让下面的兄弟们泄气啊!”

  “哈哈!”周缘怒极而笑,直着房卫忠的鼻子说道:“老房,你他妈当时拉我入伙的时候怎么说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再者,你不是告诉我,文东会不敢主动找麻烦吗?如果不是你拍着胸口保证,我当时能把大半的兄弟拉出来跟着你们征战吗?现在我的家快被人端掉了,难道就让我眼睁睁看着吗?”

  房卫忠笑道:“周兄弟,你这话就不对了,拉我入伙,韩大哥可是给了你好处的,八百万啊!当时可没人逼吧!

  周缘深深吸了口气,压住胸口怒火,点头道:“对!你说的对,是我刚才说错话了。老房,韩大哥,我现在恳求你们了,帮帮兄弟这次吧!”

  他的脾气,众人都了解,那是又臭又硬,周缘能主动求人,还真是不多见。

  韩国庆终于开口说道:“小周,你慌什么,不仅仅你一个人的家在D市,别忘了,我的林海帮也在D市,文东会发动进攻,难道我不急吗?可是,现在我们确实走不开,以我们当前的实力,还不足以与谢文东相抗衡,我们必须吞并更多的帮会,收纳更多的兄弟,才可与文东会一争长短,如果此时回去,恐怕凶多吉少啊!”

  周缘心急如焚,哪还能听进别人的劝告,听完韩国庆这番话,他只明白了一个意思,韩国庆并不打算救援他。他咬了咬钢牙,狠声道:“韩大哥,你真的就见死不救吗?”

  “不是不救,“韩国庆苦笑道:“而是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救!”

  周缘喘着粗气,环视一周,问道:“各位兄弟也和韩大哥一个意思吗?”

  众人皆未说话,但脸上冷漠和幸灾乐祸的表情已显示出他们的真实心意。只有六常帮老大杨帆面露难色,不时叹着气。杨帆和周缘的私下关系不错在没成立二十四帮聪明的时候,两人就是朋友,只是杨帆的为人和周缘刚好相反,后者冲动脾气火暴,而杨帆则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他此时想为周缘说话,可又怕得罪韩国庆和其他帮会老大,虽然在椅子上坐立难安,却始终一言不发。

  周缘沉重地点点头,面带狞笑,怒声道:“好样的,你们都江堰市是好样子的!你们不帮我,好,那我自己回去,从今天开始,我和你们一刀两断!”说完,他转身就往外走。

  “哎呀!”杨帆再也坐不住了,急忙站起身形,快走两步,追上周缘,拉住他的衣袖,低声说道:“周兄,冷静一下,不要冲动啊!”

  “我他妈还冷静个屁啊!”周缘气得直喘精气,说道:“老杨,别拉我,要么就和我一起走,要么,你就继续陪他们玩!松手!”

  “唉!”杨帆暗叹口气,回头撇了一眼众人,低声说道:“周兄,在这个节骨眼上,你认为韩国庆能放你走吗?”

  “嗤!”周缘嗤笑一声,大声喝道:“不然还能把我怎样?杀了我吗?那来吧,我周缘还没怕过谁呢?”他这话,表面上是说给杨帆听的,实际上,是向韩国庆说的。

  杨帆吓得一哆嗦,差点坐在地上,抓住周缘袖子的手也下意识地松开。

  周缘冷冷哼了一声,一甩袖子,扬长而去。

  房卫忠见状,欠起身形,眼中凶光一闪,对韩国庆低声东击西说道:“韩大哥,此人不足以为谋,当……“说道话,他五指合拢,手掌向下挥了挥。

  韩国庆微微一笑,摆摆手,道:“算了!有人要去找死,就由他去吧!”

  韩国庆这人不简单,表面上看不显山露水,实际上,精明得很,谢文东的意图,他能看出一二,打小刀盟的老家,其本意就是想分化二十四帮,如果自己现在放周缘走,也就罢了,如果杀了他,只怕其他帮会的老大会寒心,会怨恨自己心狠手辣,会产生隔膜,如此一来,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他别无选择,对周缘,只能放,不能杀。等周缘走后,他闭上眼睛,心烦地摆了摆手,说道:“时间不早,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仗要打呢!”

  众人纷纷起身,拱手告退。

  等房中只剩下房卫卫忠一个人的时候,韩国庆苦笑道:“谢文东这人不简单,事情恐怕有些不受我们的控制了。”

  房卫忠皱了皱眉头,问道:“韩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做?”

  韩国庆深思片刻,拿出手机,说道:“我先给小非打个电话,问问他的意见吧!”

  周缘脱离二十四帮,单枪匹马杀回D市,准备和文东会拼个你死我活。

  他带着小刀盟的数百兄号兄弟回到D市之后,立刻奔赴自己的场子,想先看看那里的情况如此。

  很快,他与被打散的兄弟联系上,仔细一问才知道,文东会共抢占了己方五家场子,可是,在今天上午,不知出何原因,文东会的人从场子中撤走,现在,五家场子成了空场子。

  周缘的第一反应是这又是谢文东的诡计,肯定是想把自己骗进去,然后在外面包围自己。他放出眼线,在五家场子周围打探,看文东会暗中埋伏的人藏在什么地方,结果,直到中午,探子一一回报,没有发现文东会埋伏的人。周缘奇怪了,谢文东怎么可能把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场子又让给自己呢?

  一个探子兴奋地说道:“周大哥,不会是谢文东看你带着大队人马杀回来,害怕了,就先把人撤走了吧?”

  周缘想也没想,挥手一巴掌拍在那探子的后脑勺上,怒道:“操你妈的,长没长大脑,你当我是谁啊?谢文东会怕我?”

  他还真是有了一回自知之明。

  谢文东当然不会害怕周缘。很快,文东会派来一名大汉带着谢文东的口信,要见周缘。

  周缘想了想,还是接见了这个人。

  这大汉见一周缘,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切入正题,说道:“我是东哥派来的,东哥让我转告周先生,大家曾经都是同一战线的兄弟,不要为眼前的利益伤了往日的和气,东哥希望周先生能弃暗投明,不要再与韩国庆等人的合作。”

  周缘面无表情的听着,目光漂浮不定。

  大汉又道:“东哥想明天与周先生见一面,时间。地点都可以周先生来定。”

  “见面?”周缘眉毛挑起,冷笑道:“对不起,我现在不想见他,要打就打,少和我来这一套。”

  大汉微微一笑道:“东哥说了,周先生不想见他也没关系,那你以后再想看望你的亲人,只能却地狱或者天堂找了。”

  周缘面色一变,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大汉笑道:“周先生为什么只关心自己的场子,而不去看看自己的家人呢?”

  周缘握了握拳头,目露凶光,掏出手机,给家里打去电话。

  半分钟过去,电话无人接听,一分钟过去,仍无人接听。顿时间,周缘的冷汗流了出来,大步走到大汉近前,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吼道:“谢文东把我的家人怎么了?”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