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58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58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4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那名南洪门的保镖将中药倒在碗里,加热好了,回到房间时,周福来已经开始为陆寇针灸。只见陆寇**上身,趴在躺椅上,录出满身结实高高鼓起的古铜色肌肉,还有栩栩如生、跃跃欲飞的青龙刺青。

  周福来在他身后,将一根根又刺又长的毫针慢慢刺入他背后的各个穴位。

  那名保镖来到陆寇身旁,毕恭毕敬的轻声说道:“寇哥,药已经热好了。”

  “恩!”陆寇闭着眼睛,眼皮都未挑一下,只是微微旁了下手,说道:“放下吧!”

  “是!”保镖应了一声,轻轻将药碗放到一旁的小平台上。腾腾冒着热气的中药散发着刺鼻的药味,一个劲的向陆寇鼻孔里钻。他皱了皱眉毛,说道:“今天药的气味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样哦····”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周福来捏着毫针的手随之一哆嗦,连带着,陆寇背上的那块肌肉也是一抽搐。

  周福来咽了口唾沫,干笑着说道:“怎么会呢?今天的药和往常一样,没有变化。”嘴上这么说,他心里也没底,虽然他明明知道光靠气味,是根本辨别不出来里面的氰化物。

  “哦!”陆寇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只是眉头皱的更深。他向来就讨厌吃药,何况中药也实在太难以下咽。

  过了四十多分钟,针灸终于结束。周福来将刺在陆寇背上的毫针一一取下。都弄完了之后,他在心里长出一口气。

  陆寇翻身坐起,活动了几下筋骨,接着神个大大的懒腰,感觉浑身上下,有股说不出来的通透感。

  他舒适的叹了口气,接着,他向一旁的兄弟招了招手,不用他说话,一名保镖立刻将他的衬衫递了过来,陆寇穿上,边系扣子边说道:“周大夫,我感觉今天的药味确实和往常不太一样,会不会是把药方配错了?”

  周福来两腿直打突突,不过嘴巴依然强硬,正色说道:“绝对错不了,药都是我自己抓的,又是我在旁亲自监督煎的,不可能出错。”

  陆寇别有深意的眨眨眼睛,耸肩说道:“难道是我嗅错了?”说着话,他拿起药碗。

  见状,周福来的心也跟着药碗提了起来,一直提到嗓子眼,好像一张嘴,就能从心里跳出来似的。他两眼瞪圆,直勾勾的看着陆寇,两只拳头握得紧紧的,掌心里都是汗。看他这副样子,陆寇将递到嘴边的晚放了下来,柔声问道:“周大夫,你哪里不舒服吗?”

  “没!没有!我····我好得很!”周福来的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似的。

  “呵呵!我还以为周大夫你不舒服呢!”陆寇笑了笑,再次将药碗放下,凑到鼻下,提鼻仔细嗅了嗅,摇头说道:“药味确实不对,周大夫,要不你先来尝尝?”

  一听这话,周福来两腿发软,差点坐地上,他身子哆嗦着,颤声说道:“陆先生,你……”

  不等他把话说完,陆寇双目突然射出精光,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的鼻子,向来灵敏,如果我没嗅错的话,这里面应该有毒药,而且是剧毒!”

  这句话,就象一个闷雷劈在周福来的脑袋顶上,他再坚持不住,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坐在地,两眼呆呆地看着陆寇,傻了!

  此时,周围的保镖们都是一楞,周大夫在寇哥的药里下药,这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不过看周福来木然的表情,又不像是假的。众人互相看了一眼,随后纷纷反应过来,呼啦一下,将周福来围住。

  陆寇向众人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紧张。他看着周福来,说到:“周大夫,就你个人而言,你是不会害我的,肯定是有人逼你这么做的吧?”

  陆寇不是神仙,当然不会只凭味道就能嗅出药里有毒。前两天,南洪门外出买东西的三名兄弟突然失踪,其中还有一名接送周福来的司机,那时陆寇就生出了警觉,担心文东会会找周福来下手。他让手下的兄弟去查过,只是没查出个所以然。今天,当周福来进入房间的时候,他就发觉对方的表情不自然。周福来虽然已一大把年纪,但他毕竟是名大夫,而不是城府深沉的老油条,他装得再象,也瞒不过老奸巨滑陆寇的眼睛。这时候,陆寇还不敢确信他有问题,直到当周福来为他针灸时,他出言试探,明显感觉到对方手指的震动,直到这时,他才肯定周福来带来的药确实有问题。结果他开口一诈,立刻就把周福来诈了个原形。周福来作在地上,老泪纵横,结结巴巴得说道:“陆先生,我……我不是有心害你的,是……是他们逼我的……他们说要是我不做,他要杀我的家人,我……我实在没办法了!”

  果然!陆寇皱着眉头,打断他的话,问道:“他们是谁?”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不过,他们身上带着枪,对了,其中还有一个人自称叫姜森!”

  “姜森!”陆寇咬紧牙关,冷声说道:“原来是他!”

  周福来睁大眼睛,惊讶地问道:“陆先生认识他?”

  “怎么可能会不认识!”陆寇扭过身去,走到沙发前,慢慢坐下。这时,周围的众保镖们一起看向他,等他如何发落周福来。周福来也知道事情败露的严重性,颤声说道:“陆先生,看在我为你治病这么久的情分上,你……你就饶了我吧……”

  “若是这么放你走,我如何向下面的兄弟们解释!”陆寇面无表情得垂下头,抽出香烟,点燃,默默地抽起烟来。

  他不说话,别人也都没言语,房间里只剩下周福来呼哧呼哧喘粗气的声音。烟过一半,陆寇将半截香烟按死,拿起外套,边向外走边说道:“喂他喝药!”说完话,他人已经离开房间。

  听闻这话,周福来的脸上顿时加上一层死灰色,呆了好一会,他才回过神来,嚎叫着向外跑去,可是周围众多的南洪门保镖哪里能让他跑得出去,其中快步上来两人,一把将周福来按倒在地,有一人将药碗拿了过来,翘开周福来的嘴巴,将碗里的中药一股脑地硬灌进他的肚子里。

  听闻这话,周福来的脸上顿时蒙上一层死色,呆了好一会,他才回过神来,嚎叫着向外跑去,可是周围众多的南洪门保镖哪里能让他跑得出去,其中快步上来两人,一把将周福来按倒在地,有一人将药碗拿了过来,撬开周福来的嘴巴,将碗里的中药一股脑地硬灌进他的肚子里。

  刚把药灌完,周福来就开始剧烈的呕吐起来,同时呼吸困难,瞳孔放大,时间不长,人就没了呼吸,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几名保镖相互看看,其中一人蹲下身子,摸了摸周福来的勃颈,顿了片刻,冲着其他众人摇了摇头,说道:“死了!”

  “啊?”众人无不倒吸口凉气,这刚把药灌了进去,人就死了,可见其中的毒药之猛。众人唏嘘的同时,心里又忍不住一阵后怕,如果不是寇哥鼻子灵敏,嗅出其中味道不对,那后果还真就不堪设想呢!

  他们不了解实情,还真以为陆寇是靠鼻子把毒药嗅出来的。

  周福来被迫去毒害陆寇不成,结果谋害不成,反被他自己下的剧毒毒死。很快,暗组的兄弟就把消息传回谢文东那里,称周福来进了南洪门的堂口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而南洪门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波动。

  谢文东听完,摇头苦笑。

  周福来只进未出,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他把陆寇毒死,被南洪门帮众所擒,要么是事情败露,被南洪门的帮众所杀。不过陆寇若是死了,南洪门的堂口得闹翻了天,怎么可能还是风平浪静,如此来看,陆寇肯定是没事,那么不用问,定然是事情败露了。

  姜森、刘波、孟旬等人也都明白,纷纷低下头来。沉默了片刻,姜森没好气地骂道:“这没用的东西,有那么还的机会都杀不掉陆寇……”

  谢文东没有发怒和惋惜,反倒是笑了,说道:“杀不掉陆寇很正常嘛!如果周福来真把陆寇杀了,那才叫奇怪呢!大家都别忘了,陆寇可是南洪门的八大天王之首啊!”

  话虽然是这么讲,但错失一次除掉心腹大敌的好机会,众人心里还是觉得不舒服。

  谢文东环视众人,笑道:“我们现在的人手越来越多,要杀陆寇,也不需要再使那些小伎俩,可以正大光明的打过去。”说着话,他停顿以下,对孟旬说道:“小旬。一会你去帮我写张请贴,我想约陆寇出来吃顿饭。”

  “啊?”他此言一出,众人皆惊,异口同声地问道:“东哥,你和陆寇吃什么饭?”

  谢文东笑眯眯地随口说道:“陆寇是个难得的人才,如果他能和我们成为兄弟,那就再好不过了。”

  众人相互看看,心里皆不以为然,陆寇是什么人?那是对向问天最最忠诚的死党,如果他能背叛向问天,那南洪门里任何人都可能会背叛了。虽然心里觉得谢文东这么做是多此一举,不过众人也没有多说什么。

  孟旬笑道:“只怕陆寇不敢出来和东哥吃饭啊!”

  谢文东幽幽说道:“陆寇一定会接受邀请,有机会近距离接触我,他一定不会放过。”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11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