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八十三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八十三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轿车行至一条相对安静的单行路时,后面一辆面包车突然加速,越过谢文东所在的轿车后,横在路中。

  单行道本就不宽,面包车横在当中,其他车辆根本就无法通过。给谢文东开车的司机也是北洪门里的老资辈,见过风浪,看出对方另有预谋。他先停下车,然后快速向后倒,正在这时,后面道路上又行来一辆面包车,同样横停在道路中央。

  这下,前后两条道路都被堵死,想要开车过去,基本上没有可能。

  高强双目一寒,晃动身行就准备下车,谢文东伸手两根手指,按在他的腿上。

  对方如果真是越南人,身上可能会有枪械,高强草率出去,遭到枪击可就麻烦了。

  “前面的车是怎么回事?”丁洁还没有看出来人图谋不轨,好奇地问道。

  既然丁洁不了解黑道的事情,谢文东也不想让这张无暇的白纸粘上污点。他笑眯眯地摇摇头,说道:“可能,开车的司机喝醉了吧!”

  丁洁浓密的眉毛皱了皱,说道:“真是讨厌。”

  说话间,前方面包车车门一开,从里面走出两人。这两人年岁都不到,二十出头的样子,长的又黑又瘦又小,但却很结实,眼睛大而明亮,谢文东只看一眼,立刻能判断出来,对方肯定出身于越南,缅甸一带。

  看到面包车下来两人,高强一手抓到刀把,一手握着手枪。任长风和司机也是暗中拿出武器,准备应战。

  谢文东倒是轻松,安坐在车内,至少从他笑眯眯的脸上很难看出来人是他的死敌。

  那两人走到轿车前,皆是单手伸入怀中,其中一人轻敲了敲了车窗。

  任长风回头看看谢文东,见后者微微点头后,他落下车窗,放在椅子下的手紧紧握紧唐刀,问道:“朋友有什么事吗?”

  “请问,丁小姐在车上吗?”一名青年开口问道。他的语调很怪,也生硬,让人听后感觉非常别扭。

  “在!”任长风冷笑道:“朋友想怎么样?”

  那青年听完,解开一衣襟,用左手一扶车蓬,撩起的衣襟露出下面暗藏的枪械,他笑道:“朋友,如果你够识相,就什么都不要问,把丁小姐交给我。”

  好大的口气,这些越南人,真是越来越嚣张,光天化日就敢包票,行经比在T市暗杀东哥时有之过而无不及。任长风气极而笑,小声说道:“把人交给你?朋友,你在和我开玩笑吧?人交给你了,我怎么交代。”

  “你不需要交代。”青年从容说道:“到时候,我们自然会先找上你们的老大韩非。”

  任长风一愣,听对方话的意思,他竟然会以为自己是青帮的人?他回头瞧向谢文东。

  他和对方说话的声音很底,丁洁似乎没听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但谢文东听得真切。他也奇怪,这曾经暗杀过自己多次的越南帮怎么会认不出自己了呢?

  他想不明白对方葫芦里卖什么药,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两眼眯缝成一条细缝。

  丁洁好奇地问道:“怎么回事?他们在说什么?”

  谢文东随口说道:“只是小问题。”

  任长风巡视两眼前后的状况,然后对青年说道:“如果我不交人,你们会怎么样?”

  “那我只能说很抱歉了。”青年伏下身,贴近任长风,低声说道:“你看看你前后的汽车,里面都是我们的人,他们身上都有枪,只要我们愿意,这辆车里的人会在瞬间被打成蜂窝。”

  “嘿嘿!”任长风冷笑道:“你在吓唬我?你信不信,我现在随时能让你的脑袋搬家!”说话时,他的手略微抬了抬,唐刀的寒光刚好映在青年的脸上。

  他对自己的刀法有自信,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他能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结果掉对方,虽然对方有枪,但却未必有掏枪的机会。

  青年听后,脸色变都未变一下,耸肩笑道:“用我一条命,换你车里五条命,我认为我值了。”

  任长风暗叹口气,碰上这种不怕死的越南人,还真是让人一点办法没有。

  看出任长风很难摆平来人,谢文东向高强使个眼色,两人一起从轿车里走出来。

  两青年见轿车里出来两人,纷纷站直身躯,上下打量他二人。

  谢文东走到对方近前,笑眯眯地问道:“朋友,你们不认识我了吗?”

  两青年一怔,仔细瞧瞧谢文东,再互相看看,莫名其妙地摇摇头。刚才说话那青年问道:“我们见过吗?”

  “呵呵!越南的朋友真是善忘啊!”

  青年脸色一变,接着又恢复正常,只是脸上的神色不再象刚才那么自然。看出谢文东的身份不简单,但一时又认不出他是何人,青年问道:“请问,你是谁?”

  “我?呵呵……”谢文东轻笑,说道:“让你们的头目过来和我说话。”

  好狂!青年以为自己够狂了,看来他错了。他冷笑道:“你凭什么想见我们的领队?”

  谢文东展开双臂,伸了伸筋骨,没有答话。

  就在他伸展臂膀的瞬间,街道两头马达声大响,又有数量黑色轿车出现,将谢文东的轿车及两辆面包车,全部围在当中。

  紧接着,车门齐开,从里面走出无数名大汉。这些人,衣服是黑的,裤子是黑的,鞋和手套也同样是黑的,浑身身上仿佛被一层厚厚的黑色迷雾所围绕,唯一有些不同的颜色是围在脖子上的红色围巾。带头的一位汉子,身材不高,却健壮敦实,梳着整洁的寸头,相貌平平,但两眼亮得很,整个人看上去给人一种剽悍又精明的感觉,他正是文东会旗下,血杀堂的老大,姜森。不用问,和他同来的,都是血杀的兄弟。

  血杀的行动一向很快,如果再配合上暗组情报,更是迅捷无比。

  谢文东仰面无声而笑,柔声说道:“现在,我有没有资格见见你们的头目呢?”

  青年环视周围,眉头紧锁,他能看得出来,来的这些黑衣人都不简单,虽然没有亮出家伙,但身上弥漫的肃杀之气已能让人心寒。正在他不知该如何是好时,从后面那辆面包车里走下一人。

  这人年过半百,两鬓的头发霜白,岁月在他脸上留下深深的痕迹。

  他大步向谢文东走过来,高强怕他来者不善,晃动身形,挡在谢文东的面前。

  谢文东拍拍他肩膀,微笑地摇了摇头,示意高强不用紧张,他能感觉到,对方身上没有杀气。

  “你是谁?”当中年人走到谢文东近前后,用标准的普通话文道。

  谢文东心中咦了一声,听口音,这人象是中国人。他笑道:“我也想问你同样的问题。”

  中年人笑道:“你们,不是青帮的人?!”

  谢文东敲了敲额头,叹道:“难道,你们才看出这一点吗?”

  中年人疑问道:“既然不是青帮的人,那你们为什么要接韩非的女朋友?”

  “呵呵!”谢文东笑道:“恩……我也正想问你们,越南帮和青帮明明是联盟关系,你们抢他的女朋友是什么意思?”

  “看来,我们都有很多疑问。”中年人看了看周围,又说道:“你的人虽然多,但未必能保护住你的性命。”他看得出来,面前这青年是这些黑衣人的头头,只要能把他吓住,黑衣人就不敢妄动。

  他猜得很对,但有一点错了,谢文东不是那么容易吓住的。

  “是吗?呵呵……”谢文东笑道:“那我们可以来试一下,看是你的人枪快,还是我的人枪快;看是你们死的快,还是我死的快。”

  他的笑容,很灿烂,也很天真,但却带有一股血的味道。

  中年人目光一凝,愣愣地看着谢文东。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青年,他身上流露出的强大气势,几乎能压得人喘不上气。

  “怎么?不敢吗?”谢文东双眼眯成两条弯曲的细线,冷笑道:“既然不感,就少在我面前说那些没有用废话!”

  中年人暗暗点头,他并没有被谢文东吓倒,他曾经所见过的敌人甚至比谢文东疯狂百倍,千倍,只是,他是真心佩服这个青年人。

  他笑问道:“我想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谢文东哈哈大笑,一字一顿的说道:“那你就得记清楚了,我的名字叫,谢文东!希望,这个名字不会是你的噩梦,前提是,你不要是我的敌人!”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