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83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83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4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太慢了!太慢了!你的动作太慢了!”辛丑边疯狂的出刀边连声喝喊。

  任长风何时受过如此羞辱,肺子都快气炸了,怎奈实力确实比不上辛丑,被后者连续抢攻,一直逼退到己方阵营的边缘。

  这时不用张一和孟旬下令,北洪门的兄弟哗啦一声,纷纷抡刀冲上前去,将任长风护住,辛丑暗皱眉头,任他身手再高强,也拼不过如此众多的北洪门帮众,无奈之下,只好抽身退回己方阵营。

  北洪门众人再看任长风,身上大大小小的口子得有二十多处,伤到皮肉的也是四,五处之多,鲜血顺着外衣的裂口流淌出来。众人心惊不已,齐齐出手,将任长风搀扶住,七嘴八舌地问道:“任大哥,你怎么样?任大哥……”

  任长风挥手将身边的众人推开,一张白面此时变成了大红脸,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也不知道他是累的还是气的,两眼死死盯着站在南洪门阵营前面的辛丑,拳头握得咯咯作响,良久说不出话来。

  他身上的几处伤口都不严重,最大的伤口也未超小手指长,而且仅仅是划伤了表皮而已,这倒不是辛丑有意手下留情,恰恰相反,他非常希望自己能杀死任长风,或许能将其擒下,不过任长风的反映太快,辛抽在短时间内根本拿他无可奈何。

  任长风憋了好一会,方重重地哼了一声,不再冲动地去和辛丑单挑,将手中的唐刀响前一挥,喝道:“杀!一个不留!”

  北洪门众人就等着他这句话了,任长风话音刚落,周围响起一片呐喊声,北洪门的帮众如同潮水一般,直向南洪门帮众涌去,向上看,一把把高高举起的片刀在月光下散发着幽光,组合到一处,好象一面巨大的镜子。

  辛丑暗吸口凉气,未能干掉任长风,又没把他擒下,这战想要尽可能多的拖延时间是不可能了!想罢,他振作精神,侧头喝道:“兄弟们,为了保护向问天,为了社团,我们今天只能拼死一战了,上吧,和北洪门的兔崽子们拼了!”

  、“拼了——”人就是这样,当恐惧超出极限之后便不再恐惧,看着眼前铺天盖地地冲杀过来的北洪门人员,南洪门在二百号人也豁出去了,非但没有被吓退,反而主动冲杀过去。不过,这也是自杀式的主动出击。

  南洪门这二百号人,和北洪门那边刚一接触就被淹没在人家的人海之中,举目观望战场,到处都是身穿黑衣北洪门兄弟,而身穿白衣的南洪门人员被困在人海当中,只能听到喊杀声,却看不到任何的人影。

  双方的人数,实力甚至斗志,气势都相差悬殊,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战斗开始的快,结束的也快,前前后后加在一起只用了十多分钟,当北洪门众人退下去时,再看场内,留下满地的南洪门伤员和死者,痛苦的哀号声,求救声此起彼伏,声音之惨烈,仿佛来自地狱。

  任长风向身边的那几名北洪门头目一甩头,喝道:“给我把辛丑揪出来!”

  几名北洪门头目齐齐领令,在南洪门的伤者与死者中仔细查找了一番,却没有发现辛丑的踪迹,几人又重新找了一偏,仍一无所获,随即相互看看,纷纷返回到任长风近前,说道:“任大哥,我们没……没发现辛丑!”

  任长风面露茫然,正要亲自去搜查,张一和孟旬同时将他拦住,异口同声地说道:“不用找了,辛丑甚是狡猾,他刚才肯定是趁乱跑了!”

  “跑了?”任长风一惊,仰头向公路的左右望望,路边都排满了高大的树木加上现在又是深夜,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清楚。他气得直跺脚,怒声叫道:“这***混蛋,跑得倒快,我去追他……”说话时,他把目光看向张一和孟旬,似在询问他俩的意思。

  张一和孟旬相视而笑,双双摇头,后者说道:“长风,你知道他是往哪个方向跑的吗?”

  “这个……”长***塞。顿了一下,他又说道:“那我们继续去追杀向问天。”

  张一看眼手表,摆了摆手,说道;“我们已经耽搁了差不多半个钟头的时间,现在向问天早已经跑远了,而且就算追上也没有用,南洪门其他地区的援军很可能已经赶过去支援向问天了。”

  任长风记得一拍巴掌,说道:“张兄,你怎么不早说,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和辛丑单挑耽误时间了!”

  张一苦笑,幽幽说道:“你根本就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

  是啊!任长风和辛丑刚碰面,话都未说上两句就打到一处,当时张一要喊他回来,以任长风的性格哪里会听。他老脸一红,看着张一,不好意思的搓手干笑两声。

  任长风和辛丑一战,为南北洪门在上海的争斗画下一个句号,向问天虽然成功拜托任长风的追杀,但那也是*牺牲二百兄弟性命的代价换回来的,好在辛丑比较机敏,在争斗的刚开始就逃之夭夭,没有成为牺牲品、

  南洪门撤出上海,最忙的就要属北洪门了,上海太大,场子也多,要想彻底清空南洪门的残余势力,也得破费一番手脚。张一临时从己方的其他堂口抽调来大批兄弟,全面接收南洪门流下来的场子。

  只干这一件事,北洪门就足足用了三天的时间。

  至此以后,上海地区的一山二虎之势已经不复存在,只剩下北洪门一家独大。上海对南北洪门双方来说不仅是地域要点,而且也是经济重地,上海的失败,对南洪门本就不太乐观的经济来说无疑又是一次雪上加霜的打击。

  上海一战也成了南北洪门的对决转折点,南洪门从局部占优势的局面开始逐渐转变成全面的被动,而且这种被动的局面直到南北洪门一统之前也再没有逆转过来,成功占下上海之后,谢文东似乎没有任何想要回来的意思,仍逗留在T市度假,北洪门这边还是由任长风全权负责大局。

  好在有张一和孟旬两人助他,任长风倒是也不怎么劳累,但有件事情颇令他感到头痛。

  谢文东和任长风都曾在召集上海本地黑帮老大的会议上许下过诺言,称一旦将南洪门的势力逐出上海,起地盘和场子全部交由上海本地的黑帮去瓜分,北洪门一寸不要,但庆幸的是南洪门还真被北洪门和文东会打出上海,各地黑帮老大也顺理成章的找上门来。要求分得属于自己的那块地盘,当然,他们不会去找文东会要,几乎每个老大都不约而同的找任长风。

  任长风嘴讨厌的就是应付这种要费口舌的事。

  这天,任长风是在被络绎不绝找上门来的老大们烦的快发了疯,他请来张一和孟旬,直接了当地问道:“现在南洪门的地盘都已经被我们接收了,而东哥曾经许诺过,打下南洪门地盘都分给那些上海的各黑帮,你俩说,这地盘到底给不给他们?”

  张一眨眨眼睛,笑道:“东哥说给,当然就要给了。”

  任长风直勾勾地看着张一半晌,说道:“南洪门的地盘,可是我们和文东会兄弟用血,用汗硬拼过来的,白分给那些乌合之众的老大们,对不起,我做不到!我想东哥也做不到这一点。”

  “哈哈!”孟旬突然哈哈大笑。

  任长风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十分客气地疑问道:“孟先生,你笑什么?”

  孟旬反问道:“现在我们打下上海,长风你说东哥应不应该回来主持大局?”

  “当然应该回来!”任长风想也没想地说道。

  “那为什么东哥没回来?”孟旬笑问道。

  “哦……这个……”任长风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为什么,琢磨了一会,好奇问道:“孟先生知道其中的原因?”

  孟旬点点头,说道:“东哥是承诺过要把上的地盘分出去,不过那只是为了拉拢黑帮老大向我们倒戈的一张空头支票罢了,实际上,东哥非但不会把我们手里的地盘让出一分一厘,而且还会反把以前给出去的那些地盘连本带利的拿回来。但东哥是一帮之主,说话不能言而无信,否则难以服众,也会让社团的名誉扫地。不过,若是有下面人私自做主,把事情搞定了,那性质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不会影响到东哥和社团的声誉。”

  “啊!原来如此!”听完孟旬的分析,任长风恍然大悟,喃喃说道:“孟先生的意思是……”

  “不是我的意思,而是东哥的意思!”孟旬用手指指任长风,笑呵呵说道:“长风,你就是那个人哦!”

  “我明白了!”任长风连连点头,说道:“那我就再召集一次各黑帮的老大们。”

  孟旬含笑点头。

  任长风冷声说道:“如果还有人向我索要地盘……”

  孟旬接道:“那你就再用你的刀,砍下他的脑袋!”

  “哈哈……”任长风仰面大笑。

  看着笑得开心的任,孟二人,张一暗暗摇头,他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并不恰当但又贴切的词:狼狈为奸!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http://www.huaidan2.com/1108.html